乡村的芳香与城市的陌生

2010-11-04 15:29 | 作者:因为 | 散文吧首发

乡村的芳香与城市的陌生

前几天,我中学一位很好的同学说,她很怀念我们一起上高中的那个四面环山的边陲小镇。

这个边陲小镇位于西北一隅。天,肥沃的黄土长出的庄稼、水果香气宜人,就连嫩油油的野草也争着释放芳香,在附近的山坡,辛勤的妇女每天可以采摘到新鲜的野菜和后肥胖的地软、肉厚色泽洁白的蘑菇;秋天,虫儿在田间飞舞,山上山楂、野葡萄、野梅里任你一筐筐提回家,那满山的野菊花,有白色的、黄色的、紫色的、还有米黄色,将边陲小镇装扮得处处迷人,远山深处泼洒而至的汩汩溪流永远清澈见底,如你有兴趣随时可以摸到小鱼、泥鳅和螃蟹;残,树木萧条、北风呼啸、一片银装素裹;乍暖还,偶尔还能听到猫头鹰的哀号和野猫们婉转悠扬地夜叫春。

转眼,我们已经告别了风华正茂的少年,在各自的城市生活工作多年了,边陲小镇仍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令人神往,令人留恋。夏天,它美中显得妖娆,冬天它惨淡中透出粗犷。

在城市,我们无不感到都市与广袤乡村的貌合神离。

我们将人生的理想和生命的渴望交给了陌生的城市,其实在城市的诱惑下,我们已经毫无察觉的将自己融化在了城市里。在城市里我们在踏访事业与生活,思想和智慧在与时空对弈中将自己变得陌生。

我们陌生的丈量着自己与别人的距离,丈量着自己与自己的距离。在这种丈量中我们将自己变得陌生,更将他人变得陌生,如果遇到交通事故要面对陌生的交警、如果生病要面对陌生的大夫。

陌生的城市,农民工建起一座座高楼大厦,装扮了城市,然后自己永远陌生的离去,而城市人却嫌弃他们衣衫褴褛,影响市容;乞丐向陌生人讨钱永远嫌施舍得太少;城市的老住户带着质疑的目光,责备乡下人来城市做生意掠夺了他们的财富,殊不知城市的繁荣和经济的发展正是这些乡下人辛勤的付出。在这里,用孤独寂寞、冷漠、无情这样的词语来描述城市,也许并不过分。

陌生的城市,也有温暖,这温暖包含物质享受、精神享受和灯红酒绿,呆久了城市我们开始徘徊,开始迷茫,开始堕落,也开始浮躁,懒惰,开始了贪图享受,甚至不思进取。

陌生的城市,是水泥和砖头堆砌的建筑,工厂、楼房、马路占据了人类的空间,面对四壁没有生命的水泥,我们无言以对。

城市的陌生,让我们失去温情,城市的陌生,让我们倍感孤独恐惧。

城市是陌生人有可能相聚相的地方,在这个万花筒景象的陌生城市,我们放飞理想,坚强的走下去,感受生活的滋味,感受生活的酸甜苦辣。

但城市永远缺乏的是乡村朝气、鲜活、芳香和生命的世代延续。

( 卢 路)

2010年10月29日星期五于北京

乡村的芳香与城市的陌生

前几天,我中学一位很好的同学说,她很怀念我们一起上高中的那个四面环山的边陲小镇。

这个边陲小镇位于西北一隅。夏天,肥沃的黄土长出的庄稼、水果香气宜人,就连嫩油油的野草也争着释放芳香,在附近的山坡,辛勤的妇女每天可以采摘到新鲜的野菜和雨后肥胖的地软、肉厚色泽洁白的蘑菇;秋天,虫儿在田间飞舞,山上山楂、野葡萄、野梅里任你一筐筐提回家,那满山的野菊花,有白色的、黄色的、紫色的、还有米黄色,将边陲小镇装扮得处处迷人,远山深处泼洒而至的汩汩溪流永远清澈见底,如你有兴趣随时可以摸到小鱼、泥鳅和螃蟹;残冬,树木萧条、北风呼啸、一片银装素裹;乍暖还春,偶尔还能听到猫头鹰的哀号和野猫们婉转悠扬地夜夜叫春。

转眼,我们已经告别了风华正茂的少年,在各自的城市生活、工作多年了,边陲小镇仍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令人神往,令人留恋。夏天,它美中显得妖娆,冬天它惨淡中透出粗犷。

在城市,我们无不感到都市与广袤乡村的貌合神离。

我们将人生的理想和生命的渴望交给了陌生的城市,其实在城市的诱惑下,我们已经毫无察觉的将自己融化在了城市里。在城市里我们在踏访事业与生活,思想和智慧在与时空对弈中将自己变得陌生。

我们陌生的丈量着自己与别人的距离,丈量着自己与自己的距离。在这种丈量中我们将自己变得陌生,更将他人变得陌生,如果遇到交通事故要面对陌生的交警、如果生病要面对陌生的大夫。

陌生的城市,农民工建起一座座高楼大厦,装扮了城市,然后自己永远陌生的离去,而城市人却嫌弃他们衣衫褴褛,影响市容;乞丐向陌生人讨钱永远嫌施舍得太少;城市的老住户带着质疑的目光,责备乡下人来城市做生意掠夺了他们的财富,殊不知城市的繁荣和经济的发展正是这些乡下人辛勤的付出。在这里,用孤独、寂寞、冷漠、无情这样的词语来描述城市,也许并不过分。

陌生的城市,也有温暖,这温暖包含物质享受、精神享受和灯红酒绿,呆久了城市我们开始徘徊,开始迷茫,开始堕落,也开始浮躁,懒惰,开始了贪图享受,甚至不思进取。

陌生的城市,是水泥和砖头堆砌的建筑,工厂、楼房、马路占据了人类的空间,面对四壁没有生命的水泥,我们无言以对。

城市的陌生,让我们失去温情,城市的陌生,让我们倍感孤独恐惧。

城市是陌生人有可能相聚相爱的地方,在这个万花筒景象的陌生城市,我们放飞理想,坚强的走下去,感受生活的滋味,感受生活的酸甜苦辣。

但城市永远缺乏的是乡村朝气、鲜活、芳香和生命的世代延续。

( 卢 路)

2010年10月29日星期五于北京

乡村的芳香与城市的陌生

前几天,我中学一位很好的同学说,她很怀念我们一起上高中的那个四面环山的边陲小镇。

这个边陲小镇位于西北一隅。夏天,肥沃的黄土长出的庄稼、水果香气宜人,就连嫩油油的野草也争着释放芳香,在附近的山坡,辛勤的妇女每天可以采摘到新鲜的野菜和雨后肥胖的地软、肉厚色泽洁白的蘑菇;秋天,虫儿在田间飞舞,山上山楂、野葡萄、野梅里任你一筐筐提回家,那满山的野菊花,有白色的、黄色的、紫色的、还有米黄色,将边陲小镇装扮得处处迷人,远山深处泼洒而至的汩汩溪流永远清澈见底,如你有兴趣随时可以摸到小鱼、泥鳅和螃蟹;残冬,树木萧条、北风呼啸、一片银装素裹;乍暖还春,偶尔还能听到猫头鹰的哀号和野猫们婉转悠扬地夜夜叫春。

转眼,我们已经告别了风华正茂的少年,在各自的城市生活、工作多年了,边陲小镇仍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令人神往,令人留恋。夏天,它美中显得妖娆,冬天它惨淡中透出粗犷。

在城市,我们无不感到都市与广袤乡村的貌合神离。

我们将人生的理想和生命的渴望交给了陌生的城市,其实在城市的诱惑下,我们已经毫无察觉的将自己融化在了城市里。在城市里我们在踏访事业与生活,思想和智慧在与时空对弈中将自己变得陌生。

我们陌生的丈量着自己与别人的距离,丈量着自己与自己的距离。在这种丈量中我们将自己变得陌生,更将他人变得陌生,如果遇到交通事故要面对陌生的交警、如果生病要面对陌生的大夫。

陌生的城市,农民工建起一座座高楼大厦,装扮了城市,然后自己永远陌生的离去,而城市人却嫌弃他们衣衫褴褛,影响市容;乞丐向陌生人讨钱永远嫌施舍得太少;城市的老住户带着质疑的目光,责备乡下人来城市做生意掠夺了他们的财富,殊不知城市的繁荣和经济的发展正是这些乡下人辛勤的付出。在这里,用孤独、寂寞、冷漠、无情这样的词语来描述城市,也许并不过分。

陌生的城市,也有温暖,这温暖包含物质享受、精神享受和灯红酒绿,呆久了城市我们开始徘徊,开始迷茫,开始堕落,也开始浮躁,懒惰,开始了贪图享受,甚至不思进取。

陌生的城市,是水泥和砖头堆砌的建筑,工厂、楼房、马路占据了人类的空间,面对四壁没有生命的水泥,我们无言以对。

城市的陌生,让我们失去温情,城市的陌生,让我们倍感孤独恐惧。

城市是陌生人有可能相聚相爱的地方,在这个万花筒景象的陌生城市,我们放飞理想,坚强的走下去,感受生活的滋味,感受生活的酸甜苦辣。

但城市永远缺乏的是乡村朝气、鲜活、芳香和生命的世代延续。

( 卢 路)

2010年10月29日星期五于北京

乡村的芳香与城市的陌生

前几天,我中学一位很好的同学说,她很怀念我们一起上高中的那个四面环山的边陲小镇。

这个边陲小镇位于西北一隅。夏天,肥沃的黄土长出的庄稼、水果香气宜人,就连嫩油油的野草也争着释放芳香,在附近的山坡,辛勤的妇女每天可以采摘到新鲜的野菜和雨后肥胖的地软、肉厚色泽洁白的蘑菇;秋天,虫儿在田间飞舞,山上山楂、野葡萄、野梅里任你一筐筐提回家,那满山的野菊花,有白色的、黄色的、紫色的、还有米黄色,将边陲小镇装扮得处处迷人,远山深处泼洒而至的汩汩溪流永远清澈见底,如你有兴趣随时可以摸到小鱼、泥鳅和螃蟹;残冬,树木萧条、北风呼啸、一片银装素裹;乍暖还春,偶尔还能听到猫头鹰的哀号和野猫们婉转悠扬地夜夜叫春。

转眼,我们已经告别了风华正茂的少年,在各自的城市生活、工作多年了,边陲小镇仍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令人神往,令人留恋。夏天,它美中显得妖娆,冬天它惨淡中透出粗犷。

在城市,我们无不感到都市与广袤乡村的貌合神离。

我们将人生的理想和生命的渴望交给了陌生的城市,其实在城市的诱惑下,我们已经毫无察觉的将自己融化在了城市里。在城市里我们在踏访事业与生活,思想和智慧在与时空对弈中将自己变得陌生。

我们陌生的丈量着自己与别人的距离,丈量着自己与自己的距离。在这种丈量中我们将自己变得陌生,更将他人变得陌生,如果遇到交通事故要面对陌生的交警、如果生病要面对陌生的大夫。

陌生的城市,农民工建起一座座高楼大厦,装扮了城市,然后自己永远陌生的离去,而城市人却嫌弃他们衣衫褴褛,影响市容;乞丐向陌生人讨钱永远嫌施舍得太少;城市的老住户带着质疑的目光,责备乡下人来城市做生意掠夺了他们的财富,殊不知城市的繁荣和经济的发展正是这些乡下人辛勤的付出。在这里,用孤独、寂寞、冷漠、无情这样的词语来描述城市,也许并不过分。

陌生的城市,也有温暖,这温暖包含物质享受、精神享受和灯红酒绿,呆久了城市我们开始徘徊,开始迷茫,开始堕落,也开始浮躁,懒惰,开始了贪图享受,甚至不思进取。

陌生的城市,是水泥和砖头堆砌的建筑,工厂、楼房、马路占据了人类的空间,面对四壁没有生命的水泥,我们无言以对。

城市的陌生,让我们失去温情,城市的陌生,让我们倍感孤独恐惧。

城市是陌生人有可能相聚相爱的地方,在这个万花筒景象的陌生城市,我们放飞理想,坚强的走下去,感受生活的滋味,感受生活的酸甜苦辣。

但城市永远缺乏的是乡村朝气、鲜活、芳香和生命的世代延续。

( 卢 路)

2010年10月29日星期五于北京

乡村的芳香与城市的陌生

前几天,我中学一位很好的同学说,她很怀念我们一起上高中的那个四面环山的边陲小镇。

这个边陲小镇位于西北一隅。夏天,肥沃的黄土长出的庄稼、水果香气宜人,就连嫩油油的野草也争着释放芳香,在附近的山坡,辛勤的妇女每天可以采摘到新鲜的野菜和雨后肥胖的地软、肉厚色泽洁白的蘑菇;秋天,虫儿在田间飞舞,山上山楂、野葡萄、野梅里任你一筐筐提回家,那满山的野菊花,有白色的、黄色的、紫色的、还有米黄色,将边陲小镇装扮得处处迷人,远山深处泼洒而至的汩汩溪流永远清澈见底,如你有兴趣随时可以摸到小鱼、泥鳅和螃蟹;残冬,树木萧条、北风呼啸、一片银装素裹;乍暖还春,偶尔还能听到猫头鹰的哀号和野猫们婉转悠扬地夜夜叫春。

转眼,我们已经告别了风华正茂的少年,在各自的城市生活、工作多年了,边陲小镇仍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令人神往,令人留恋。夏天,它美中显得妖娆,冬天它惨淡中透出粗犷。

在城市,我们无不感到都市与广袤乡村的貌合神离。

我们将人生的理想和生命的渴望交给了陌生的城市,其实在城市的诱惑下,我们已经毫无察觉的将自己融化在了城市里。在城市里我们在踏访事业与生活,思想和智慧在与时空对弈中将自己变得陌生。

我们陌生的丈量着自己与别人的距离,丈量着自己与自己的距离。在这种丈量中我们将自己变得陌生,更将他人变得陌生,如果遇到交通事故要面对陌生的交警、如果生病要面对陌生的大夫。

陌生的城市,农民工建起一座座高楼大厦,装扮了城市,然后自己永远陌生的离去,而城市人却嫌弃他们衣衫褴褛,影响市容;乞丐向陌生人讨钱永远嫌施舍得太少;城市的老住户带着质疑的目光,责备乡下人来城市做生意掠夺了他们的财富,殊不知城市的繁荣和经济的发展正是这些乡下人辛勤的付出。在这里,用孤独、寂寞、冷漠、无情这样的词语来描述城市,也许并不过分。

陌生的城市,也有温暖,这温暖包含物质享受、精神享受和灯红酒绿,呆久了城市我们开始徘徊,开始迷茫,开始堕落,也开始浮躁,懒惰,开始了贪图享受,甚至不思进取。

陌生的城市,是水泥和砖头堆砌的建筑,工厂、楼房、马路占据了人类的空间,面对四壁没有生命的水泥,我们无言以对。

城市的陌生,让我们失去温情,城市的陌生,让我们倍感孤独恐惧。

城市是陌生人有可能相聚相爱的地方,在这个万花筒景象的陌生城市,我们放飞理想,坚强的走下去,感受生活的滋味,感受生活的酸甜苦辣。

但城市永远缺乏的是乡村朝气、鲜活、芳香和生命的世代延续。

( 卢 路)

2010年10月29日星期五于北京

乡村的芳香与城市的陌生

前几天,我中学一位很好的同学说,她很怀念我们一起上高中的那个四面环山的边陲小镇。

这个边陲小镇位于西北一隅。夏天,肥沃的黄土长出的庄稼、水果香气宜人,就连嫩油油的野草也争着释放芳香,在附近的山坡,辛勤的妇女每天可以采摘到新鲜的野菜和雨后肥胖的地软、肉厚色泽洁白的蘑菇;秋天,虫儿在田间飞舞,山上山楂、野葡萄、野梅里任你一筐筐提回家,那满山的野菊花,有白色的、黄色的、紫色的、还有米黄色,将边陲小镇装扮得处处迷人,远山深处泼洒而至的汩汩溪流永远清澈见底,如你有兴趣随时可以摸到小鱼、泥鳅和螃蟹;残冬,树木萧条、北风呼啸、一片银装素裹;乍暖还春,偶尔还能听到猫头鹰的哀号和野猫们婉转悠扬地夜夜叫春。

转眼,我们已经告别了风华正茂的少年,在各自的城市生活、工作多年了,边陲小镇仍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令人神往,令人留恋。夏天,它美中显得妖娆,冬天它惨淡中透出粗犷。

在城市,我们无不感到都市与广袤乡村的貌合神离。

我们将人生的理想和生命的渴望交给了陌生的城市,其实在城市的诱惑下,我们已经毫无察觉的将自己融化在了城市里。在城市里我们在踏访事业与生活,思想和智慧在与时空对弈中将自己变得陌生。

我们陌生的丈量着自己与别人的距离,丈量着自己与自己的距离。在这种丈量中我们将自己变得陌生,更将他人变得陌生,如果遇到交通事故要面对陌生的交警、如果生病要面对陌生的大夫。

陌生的城市,农民工建起一座座高楼大厦,装扮了城市,然后自己永远陌生的离去,而城市人却嫌弃他们衣衫褴褛,影响市容;乞丐向陌生人讨钱永远嫌施舍得太少;城市的老住户带着质疑的目光,责备乡下人来城市做生意掠夺了他们的财富,殊不知城市的繁荣和经济的发展正是这些乡下人辛勤的付出。在这里,用孤独、寂寞、冷漠、无情这样的词语来描述城市,也许并不过分。

陌生的城市,也有温暖,这温暖包含物质享受、精神享受和灯红酒绿,呆久了城市我们开始徘徊,开始迷茫,开始堕落,也开始浮躁,懒惰,开始了贪图享受,甚至不思进取。

陌生的城市,是水泥和砖头堆砌的建筑,工厂、楼房、马路占据了人类的空间,面对四壁没有生命的水泥,我们无言以对。

城市的陌生,让我们失去温情,城市的陌生,让我们倍感孤独恐惧。

城市是陌生人有可能相聚相爱的地方,在这个万花筒景象的陌生城市,我们放飞理想,坚强的走下去,感受生活的滋味,感受生活的酸甜苦辣。

但城市永远缺乏的是乡村朝气、鲜活、芳香和生命的世代延续。

( 卢 路)

2010年10月29日星期五于北京

乡村的芳香与城市的陌生

前几天,我中学一位很好的同学说,她很怀念我们一起上高中的那个四面环山的边陲小镇。

这个边陲小镇位于西北一隅。夏天,肥沃的黄土长出的庄稼、水果香气宜人,就连嫩油油的野草也争着释放芳香,在附近的山坡,辛勤的妇女每天可以采摘到新鲜的野菜和雨后肥胖的地软、肉厚色泽洁白的蘑菇;秋天,虫儿在田间飞舞,山上山楂、野葡萄、野梅里任你一筐筐提回家,那满山的野菊花,有白色的、黄色的、紫色的、还有米黄色,将边陲小镇装扮得处处迷人,远山深处泼洒而至的汩汩溪流永远清澈见底,如你有兴趣随时可以摸到小鱼、泥鳅和螃蟹;残冬,树木萧条、北风呼啸、一片银装素裹;乍暖还春,偶尔还能听到猫头鹰的哀号和野猫们婉转悠扬地夜夜叫春。

转眼,我们已经告别了风华正茂的少年,在各自的城市生活、工作多年了,边陲小镇仍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令人神往,令人留恋。夏天,它美中显得妖娆,冬天它惨淡中透出粗犷。

在城市,我们无不感到都市与广袤乡村的貌合神离。

我们将人生的理想和生命的渴望交给了陌生的城市,其实在城市的诱惑下,我们已经毫无察觉的将自己融化在了城市里。在城市里我们在踏访事业与生活,思想和智慧在与时空对弈中将自己变得陌生。

我们陌生的丈量着自己与别人的距离,丈量着自己与自己的距离。在这种丈量中我们将自己变得陌生,更将他人变得陌生,如果遇到交通事故要面对陌生的交警、如果生病要面对陌生的大夫。

陌生的城市,农民工建起一座座高楼大厦,装扮了城市,然后自己永远陌生的离去,而城市人却嫌弃他们衣衫褴褛,影响市容;乞丐向陌生人讨钱永远嫌施舍得太少;城市的老住户带着质疑的目光,责备乡下人来城市做生意掠夺了他们的财富,殊不知城市的繁荣和经济的发展正是这些乡下人辛勤的付出。在这里,用孤独、寂寞、冷漠、无情这样的词语来描述城市,也许并不过分。

陌生的城市,也有温暖,这温暖包含物质享受、精神享受和灯红酒绿,呆久了城市我们开始徘徊,开始迷茫,开始堕落,也开始浮躁,懒惰,开始了贪图享受,甚至不思进取。

陌生的城市,是水泥和砖头堆砌的建筑,工厂、楼房、马路占据了人类的空间,面对四壁没有生命的水泥,我们无言以对。

城市的陌生,让我们失去温情,城市的陌生,让我们倍感孤独恐惧。

城市是陌生人有可能相聚相爱的地方,在这个万花筒景象的陌生城市,我们放飞理想,坚强的走下去,感受生活的滋味,感受生活的酸甜苦辣。

但城市永远缺乏的是乡村朝气、鲜活、芳香和生命的世代延续。

( 卢 路)

2010年10月29日星期五于北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