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红尘

2010-11-04 08:59 | 作者:月凉花袭人 | 散文吧首发

1

小艾被姑姑带进这间公司,一个称作“芳姨”的女子接待面试了她。

叫芳姨的女人,白皙的脸庞,精致的妆容,细腻的肌肤,镜片背后的眸子闪现的光亮,有洞悉别人内心穿透他人思想的能力。

“芳姨的美不仅仅在外表,还有一股优雅的风韵”小艾由衷的说。

“这丫头伶俐乖巧,高挑清秀,眼睛清澈,我喜欢”

“你要我帮你物色一个伶俐懂事的女孩,她就最合适了”姑姑接过话题。

就相关的问题小艾一一作答。

“嗯,真不错,那今天就算正式上班,用心做事我看好你的”谢芳上扬的声音连同发亮的眸光都昭示一件事,她很开心、满意。

“小艾,你的脸型更合适做一个卷发,会增加你的气质,可试着穿紧致的衣服,令你更职业化一些….”

谢芳踱着步子来回的打量,一只手在小艾的肌肤、肩头、发梢上移动,小艾感觉不自在,又有一种亲切感,她觉得谢芳身上有一股微弱的磁场,令别人的思想不由自主地靠拢。

“小艾,你先四处看看,”小艾听出了姑姑的话音,她们有话要说。

小艾退出了办公室,隔着玻璃看清了公司的全貌,这是一家食品公司。脚下的这栋楼是办公室、会议室、接待室。左右的楼层,分别是厨房宿舍,生产车间,仓库车库,楼层里进进出出,忙碌有秩。

小艾从虚掩的一扇门里看过去,一个男人正伏案工作,从坐立的高度和姿势看,男人个子中等衣着讲究,冷俊白皙的脸庞架着一副眼镜。这就是老板啊,像个书生。她瞟见了门牌“总经理室”。

小艾隐约的听到谢芳和姑姑有关于自己的话题,留意起里面的对话。

“老同学,你原来是想要我家小艾给你做眼线,监视你家的男人啊”

“嘘,别说的那么难听,不是监视是托付照管啦,他在外应酬多,有个人在身边,可以分担工作,替我照顾他,也可以回挡一些诱惑,你都不知道啊,现在的应酬场合里,莺莺燕燕,处处都有诱惑迷乱啊”

“那你这么不放心他,自己跟着不就行了嘛”

“哪有时常带着老婆出现在那场和的,会很尴尬,公司也有很多的事情要我处理啊”

“你这一份托付够重的,那说好了,可不准亏待我家小艾”

“这个自然,我定当亲侄女看待”

的托付”听着对话,原来那书生就是托付给自己的人啊,小艾自心底升起一股责任感来,忽地想起“镖师”一词。

一个着紫色丝锦镖服的女子,身形矫健敏捷的保护着一个惊恐爬满双颊的柔弱书生,手提银剑,挑、刺、削、剜、插、钩,步步紧逼威力惊人,有几个匪徒惨死在剑下,四周其她女匪不敢近身,紫衣女子越战越勇,众匪放弃“肉镖”四下逃散开去…

小艾沉浸在臆想的情境中,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猛地一抬头,书生正推起眼镜,好奇的打量着她,她调皮的伸出舌头急忙后躲,男人报以微微一笑。

“小艾,他就是你文叔叔”谢芳拉着小艾走到了文昊的面前,

“小艾,你好啊”文昊的嘴角划过淡笑

“我还是叫总经理吧“小艾有意识的保持着距离。

“嗯,这丫头伶俐,我想放在你的身边,有时间你也教教她”谢芳把目光转向文昊。

“嗯,行,你先带她熟悉熟悉吧”

2

受训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需要在时间内接受和吸收新的知识和信息。小艾按照安排的日程一一接受了各类的培训:公司内部的流程培训、专职机构的职业培训,社交礼仪的技巧、形象魅力的打造。

谢芳更是倾情相助,制造机会让小艾参加各种饭局应酬,一旁指点怎样周旋宾客之间,观察他人的言行举此,洞悉和掌握对方的心理。在学习中实践,在实践中摸索。化妆柜前,服装店里,都有谢芳审视观摩的身影,给小艾做化妆与着装的形象指导

历经三个月的训练,小艾要做第一次的远行,她做了很多次的形象挑选。临行时,谢芳拉住小艾的衣袖:辛苦了,遇事要沉着冷静,把所学的东西灵活运用,你要照看好总经理,晚上我与你联系。

“嗯,我知道”小艾从谢芳的目光里接过信赖与责任。

文昊一身裁剪适中的西服,穿在身上顿添棱角与锐气,俊朗成熟的脸上,嘴唇轻轻上扬略带笑意,眼神平和温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摩,小艾心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惊慌。

“小艾,第一次出门是不是有些紧张?”

“恩,还欠缺临场的经验”

“你才出来,大家对你不熟悉,你可矜持保守一些,在一些场合里尽量少喝与不喝。今天的是一次开业庆典活动,没有商业交易,主办方是多年的朋友很热情,饭局应该是不少,若我招架不住你再接手…”

小艾一一颔首点头。

中午的一场酒,让文昊充分领教了主人的热情和实诚。小艾只是象征性的举杯浅酌,文昊是远道而来的客人,在中午一场急风暴般的轮敬中,晚上表现得有些力不从心。

酒过三巡,文昊举杯已有拧眉为难之感,众人酒意正浓胆气豪壮,文昊几次推脱不过,小艾一旁静观其变领取眼色后,微笑端起酒杯行到主人身边,右手扼杯左手垫杯底,“谢谢主人盛情款待和精心

安排的佳肴,这一次西安之行收获颇丰,祝生意兴隆,事事如意,小艾为表诚意先干为敬”

桌上响起一片掌声。

小艾按时针顺序沿着桌面敬酒,杯身放低一一碰杯:感谢这次机会,让我认识在座的朋友,我喝完,您随意…..

“早闻其名今日得见,果真如他们口中的儒雅风趣,甚幸,甚幸,应该共饮一杯…”

“听起朋友这名,不由想起一哲人来,真是一个很好的解读…”

“哎呀,原来是我们公司的同盟啊,以后更要亲密合作携手共进哦…“

小艾的插入渲染了气氛,也缓解了文昊举杯的次数,看着小艾敬酒有序,语言得当,词汇丰富,轻松的应付自如,眼里有掩饰不住的赞赏,不禁暗暗为她的智慧和伶俐叫好。

“文昊兄啊,你培养出来的人才真是厉害,哪天有幸途径贵地,一定要小艾亲自作陪开怀畅饮”

“哪里,哪里,她其实不胜酒力的,对朋友们诚意是真,桌前再聚首,这愿望一定要达成,我静候各位佳音,备上好菜再把酒言欢”

在回敬与互敬中宾客尽欢,“让我们今晚的盛宴在小艾的祝福中结束吧,下面还有其它的节目”

众人纷纷离席,又到另一厅里,酒店经理带来一群美艳女子一一安排,文昊摆手示意,我已经有了舞伴无需安排,在一番挑选推让后有的落座,有的另行节目。

两人配合默契一首曲尽,听到一阵高过一阵的喝彩,双方优雅的回礼,对视一笑。兴致减弱,大家纷纷散去,刚冲洗完毕,谢芳的电话来至,小艾详细的做着汇报….

“总经理有人作陪吗,整个场面你都没有离开吗”

“没有呢,总经理不要小姐陪场,一直是我陪唱歌跳舞的”

“恩,做的很好,辛苦你了”

西安归来,小艾的表现受到了嘉奖,她的工资上调,谢芳赠送了一部款式新颖功能齐全的手机,理由是:为了保持后方与前方信息的及时,随时要做到动向的汇报,我与你联系,不需要上报总经理。”

小艾当然明了话外之音“嗯,芳姨,我知道怎么做”

3

蔚蓝高远的天空、褚白细腻的沙滩、淡蓝清澈的海水、四周一副色调平和安然的景致,能把大小的俗事、焦虑、困阻冲刷滤净,把紧张、疑虑、疲劳化为乌有。连续四天商务洽谈,运筹决策,酒会宴请,简直是一场战役,终于迎来片刻休闲,文昊带着小艾来到了海边。

卸掉职业装的小艾,一头长长的卷发和飘逸的丝质长裙,被海风轻轻的撩起,有种优雅浪漫的美丽,赤着双脚的小艾高兴的像个孩子,翻卷而来的浪花里有她兴奋激动的笑声,在沙滩上追逐浪淘过后的细沙里冒出是花绿贝壳,每一次的惊喜都写在脸上。

海滩的沙子像是筛过的均匀,文昊禁不住也脱下鞋子,靠浅水这边慢行,偶尔随手拣块偏平的卵石,学着儿时的调皮,弯腰甩出去看能打几个漂。文昊一路浅笑相随,一边静静的观摩着小艾。

这些年一直奋斗在事业上,生意场上的狡诈和人心的叵测,为了追求利益倾情表演,人性真善美都隐遁在笑容背后,多年的磨砺文昊感觉已经没有太多的真实性情,在喧嚣和匆匆中忽视和遗落了很多,消停下来却有着内心的空白与虚无。

小艾时有流露的率真与可爱,像一缕清风拂过他蒙尘已久的心灵,无形中也慢慢润泽起来。她甜美的笑容清澈的眼神,如一抹阳光洒在了他的心上。。

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小艾已经可以谈笑风生的纵横职场,熟知交际中的谋略,掌握了应变招数,曲中求他径的方法。这份游曳在宾客之间、进出与机场酒店的工作表面缤纷风光,实际上心机重重危机四伏,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来说是一种残忍,她必须得褪去单纯与率真,学会忍辱负重左右逢源,所以在一些的时候,他含着怜惜,含着不肯诉诸于口的疼爱,帮她回挡职场上的刀光剑影。

他们之间的配合已无需要语言的交流,一个眼神一个手势或一个凝眉,她都能准确的作出回应。甚至说他喜欢这种心灵深处轻轻的触碰,有一种不可言说的美妙,它有心灵的和铉,又有一种清风明月的朗然,轻轻的掠过心灵的表面不激动它的深处。

商务谈判时,他喜欢收到她点头微笑的注视,斛光交错间,喜欢看见她那双清澈的眸子投来的紧张与关切。也会有宾客尽欢开怀畅饮的时候,当他醉意朦胧脚步凌乱时,喜欢被她细微的照顾,喜欢她身上独有的淡香,温热的鼻息、微凉的指温,喜欢听她轻轻推门进来,蹑手蹑脚的给他掖被,倒水。

事务应酬中因为小艾的周旋,缓解了文昊的空间与精力,也给他的心情带来了愉悦,这种细微的变化令他精力充沛,对工作、对生活充满了斗志与热忱。

侧身玉立的小艾,手指绕着垂下的卷发,有几丝垂落在锁骨处,长长的睫毛安静地凝望天边残阳,偶尔的目光交织,她的眼神迅速的游离闪开。在对视里,文昊的眼神读到了小艾内心的慌乱,他没有用情感做回应,不想惊动那只胆小的麋鹿。他的眼神依然是平静似水无波无纹。

葱郁的海岸线,远去的白帆点点,优雅滑翔的海鸥,舒目远眺海天一色,太阳快要下山,他们似乎还没有欣赏够这天赐的美景。

4

沂蒙山之行已筹备和等待三个多月,是文昊同学伸出的橄榄枝,对方是一家田园特产公司,因生态和地理环境的优势,以种植、生产、加工、销售各类农产品和特产的专业公司,市场前景喜人需要他方的资金融入、经营理念和先进的管理模式。步入九月,对方说山中的作物已经成熟,满山的喜势,叫文昊择日启程安排接机。

各种合作章程,市场分析,权职利益的分配,都已经准备充足,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对方是多年的至交,作为实地考察初谈意向,沂蒙之行文昊只带小艾一人前行。临飞时,机场通知飞机延迟起飞,文昊不想对方在那边机场等候,就致电不用接机,二人坐车进去。

沂蒙的山路超乎想象中的曲折与颠簸,文昊一路讲笑话分散小艾的注意力,一边递水问切开窗透气。车行过半,小艾的五脏六腑已经翻江倒海,面色苍白无精打采。文昊叫住司机要下车步行。小艾连忙制止,还能支撑,这路程才行驶一半,下车了又如何是好。文昊决意已定,拿出行李把小艾扶下车

“先走一程吧,路上一定有办法的”

文昊背上电脑包,把两人的行李合成一个箱,让小艾轻装上路。

“总经理,真是难为你了”

“说什么呢,我一直被你照顾这么久,这次让我来照顾你,你看这群山起伏多姿多异,山山相连果木遍野,有泉水溪流,有石清风,有昆虫稻香,有狗吠炊烟,就当是一次旅行…”

小艾事先查阅了很多有关沂蒙的资料,唯独疏忽了它的山势路况会下车步行,依然是一副精致的着装,修身的衣裙玲珑精致的鞋子,不出一里脚已轻微的胀痛,摩擦的绯红。文昊看着小艾眉心的痛苦及身姿的重心不稳,打开行李,拿出袜子又把自己脚上的脱下,要小艾脱下鞋子穿袜子行走。

小艾推脱只要一双。

“哦,小艾宁愿割伤到脚都不愿给我送一双袜子吗?”文昊边戏侃,边俯身给小艾套上。脚下的舒适灵便,令小艾翻涌起层层的温暖,像吃了美味的甜品,那些积攒已久细细密密的心事繁衍开来。这是一份不可逾越的情感,这是一份不可表白的幸福。她真的愿意就这么和文昊一直走下去,她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

路途有司机停车,文昊摆手示意。一个老汉驾着马车和他的歌声在二人身边经过“远方的客人,你们是要到哪里去啊?”

文昊把情形简单的告知,老汉说:上车吧,正好顺路,我把你们捎过去。老汉挥鞭歌声又起,两人的情绪被感染双双来和唱,山道上传来:人人那个都说哎沂蒙山好,沂蒙那个山上哎好风光。青山那个绿水哎多好看,风吹那个草低哎见牛羊…..

马儿扬蹄,在歌声中愈加清脆。

9月的沂蒙山中,核桃,大枣,板栗,苹果,白果,杏仁缀满枝头。果树下,茶园里,养殖区、谈判桌前,小艾的眼睛始终关注着文昊说话、走路、做事的样子。文昊身上特有的笃定、优雅,这是生活与岁月获得的磨砺,已经蜕化掉身上的硬伤与毛躁,锤炼的波澜不惊通适自如。小艾越用心的观摩,心就会丝丝的疼痛,有时尽会落下眼泪

实地考察后,小艾辅助文昊修改了一些事项和数据,文昊步步为营,行为果决而有效应,他们已经定下了初步的合作意向。

“小艾,下次还来沂蒙山么”文昊侧眉,嘴角上扬。

“那你愿意多准备两双袜子吗”小艾抬眼,莞尔浅笑。

5

九达公司是最大的客户,旗下有多家的超市连锁店,双方一直合作愉快,眼下这一笔单子说好了下个月签单,忽地改了语气说减少订单数量,原本信誓旦旦的承诺,要一直长久的合作下去的,就不知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很明显对方想撤走合同,这个客户的走失会给公司带来沉重的一击。具可靠信息,原来是对方换了副总,另有同行向他们抛出了橄榄枝,看来联络情感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经过沟通,对方愿意出来见面,留言说现场要见到小艾,文昊携小艾和业务经理同行。对于那位黄总文昊早有所闻,对方生性豪爽霸气敢作敢为,嗜好杯中物更是情场风流客,行事喜欢在酒桌上定乾坤。在见到对方的那一刻,他身上的LouisVuitton,和硕大的钻戒贵显出他的气势和身份。

为了表示诚意,文昊他们就产品的价格、产品的质量、售后的服务等一系列做了合适的修改,对方已答应再次合作,至于订单季度的数量酒桌上再谈。酒桌上才是真正的战场,文昊准备全力以赴。

众人落座,又叫来几个妩媚女子作陪。黄总点名小艾入座身边,小艾含笑应是。酒桌上衣香鬓影,杯来盏去,文昊发挥着语言上的幽默与机智不时引来满堂欢笑,黄总用酒纠缠着小艾,眼睛游离在她的周身,那泛光的眸子像要在探寻什么,一双手在小艾的手臂、肩上游来游去,小艾机灵的躲闪着。

文昊见桌上已有几个茅台空瓶,谈起订单数量一事。

“早听说小艾伶俐乖巧,今日一见十分欢喜,不知文老板可否允应小艾留下,在此地游玩几天?”黄总收回了目光

小艾给黄总满上了一杯,接过话题“好啊,有幸能陪黄总游山看水是我的荣幸,只要我们今晚合作圆满,也就卸下我的任务了,明天一身轻松的陪各位山水间寻乐”

“文老板,我要你的应承,若你答应小艾陪我几日,今天一切好说”黄总抬起头目光射向文昊。

“小艾甚幸,深得黄总青睐,只是小艾虽身在职场,却从未涉及欢场,还是个雏儿,相对在座的美女们,小艾倒显得笨拙了,黄总若对在座的美女不感兴趣,我们再换几个上来”文昊按压着心中的不快,满脸赔笑。

“哦,文老板不舍得了,我们老总看上小艾是她福气了,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哦”一旁的看客们在拾柴添火。

“黄总生性豪爽,今日小艾陪你一醉方休,若黄总喝的畅快,自然不会少了订单的数量”小艾见局势已不在掌握之中,往日的那些谋略和技巧已经派不上用场,唯有酒量来救场。

以为唾手可得的猎物,却料主有护花之意,折花不成,顿生催花之心“好好好,我把订单分成若干份,每份50万的数额,一杯酒一份,看小艾你有本事拿去多少”

“黄总,我们一行三人小艾是女辈,这喝酒的事情当属男人来,这酒我来喝”

“文老板别心急,你要相信你的下属有这个能力的”

桌上换上中杯,马上有人满满的上了一杯,小艾杯面不改色的吞下第一杯。

“小艾,别喝的太急”小艾在文昊怜惜的目光中喝下第二杯。

第三杯下肚,已有头重脚轻之感,小艾感觉有一只手横腰拦抱,自己却已经无力挣脱,四周的看客们讪讪的起哄着。黄总肆无忌惮充满色情的眼神,快要把自己活活的吞下去;一旁私利的看客们,靠上权势为虎作伥;文昊隐忍无奈的眼神显得那么单薄。此刻她好想妈妈,想起那个温暖踏实的怀抱,在那痛快的哭一场,然后疲惫的睡去。此时自己就是一个在剑锋上的舞者,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全盘皆输。

她笑着,妩媚的笑着“黄总,这已经是第五杯了,你要记住哦…”

渐渐的她听不到四周的声音,她看不清文昊的脸,摇摇晃晃又举起了杯。

文昊眼镜背后一双冷冷的眼,掠过荧光灯下的张张笑脸,为什么有的人对喜欢的事物,就一定要想着办法来占有和掠夺,女人在他们眼里只是权利交换的一种物品。这荧光灯下的张张笑脸背后各有各的目的,自己亦是,他看着小艾流泪的表演,而此刻却无能为力,他的心被拧曲的生疼。

灯光下的小艾肤如凝脂,脸颊泛着桃红,眼神朦胧迷离,声音像在呓,撩拨着黄总的感官。“文老板,让小艾陪我一个晚上,订单在原有的基础上再增加200万”

“黄总,小艾已经醉的人事不省,你提这要求若是我答应了,那你我二人岂不是有乘人之危的嫌疑?”

“文老板,你一旁尽力袒护,小艾怕是你的小三吧?”对方咄咄逼人

“黄总,我与小艾只是上下属关系并无其它。的确,我很喜欢她,但从没有过非分之想”

“就算是文老板的女人,让给黄总一又能如何,可换来大笔的订单啊?”有人一旁助纣淫威。

文昊全身血液仿佛逆流而上,脸色青白不定,怒眉正色道“若一定要用小艾作为条件,让我出卖良知,这生意不做也罢”,说完,抱起小艾就要离开。

“文老板,且慢一步,黄某有话说,虽然黄某生性风流迷恋美色,但遇上重情重义,不卑不亢的汉子黄某打心里佩服,我们的订单款项暂时定为500万,今天有多得罪,希望不要挂记于怀…”

小艾落在文昊的臂弯里,疲惫的睡去。

含蓄冷静的男子啊,此刻心潮涌动滋生起细腻的温情,他一直握着小艾的双手,仿佛将心的温暖悉数传递。双眸噙满了怜惜与疼爱,宠溺无限的看着她。

小艾在文昊的怀中醒来,这眼神足以忘掉一切,给她无限的勇气,她轻轻吻上他的唇,一股让她浑身酥软的气息扑鼻而来。彼此感觉到渴望与火花,他们已经不满足唇与唇的接触….

阳光穿透窗幔,屋内覆盖了一层温暖的气息。

6

凯旋归来,这事件的版本就有了另一个:小艾酒桌上大显身手,抛却个人为公司拿下了大笔的订单。谢芳喜上眉梢封派了一个大的红包,又赠送了几套名贵时装。

只是小艾再也不和谢芳做倾心交流,目光也游离闪躲。小艾的心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挣扎与自弃。这是一场爱的托付,却演变成情感的侵入,爱的人就在眼前,却要刻意的保持距离,明明内心暗涌四入,表面要一平似水…当这些纠结牢牢的缠绕着她,却抵不住文昊一个温柔的注视,一个无人时深情的拥抱。好几次小艾想着要辞职和逃离,然她又担心,不明真相的谢芳,给文昊身边又安排一个女子。除了谢芳,小艾不希望还有其她女人分享文昊的情感。

小艾还是递上了辞呈,谢芳很诧异,

“小艾,是芳姨亏待你了吗?”

小艾摇头。

“那是你想跳槽,有了新东家?”

小艾还是摇头。

“哦,一定是工作影响了你的个人大事,我应该给你物色男友了”

小艾违心的跟男孩子见面、吃饭。每次听到文昊在电话里烦躁不安的声音,她就扔下对方,钻进等在街角处文昊的车内。

车子驶出了城市,也就解除了身心的束缚,他们手拉手地融入在另一座城市的人流。在小店里品尝风味小吃,在地摊前伫足停留。一个呵护备至,一个温柔可人。

“文昊”

“小艾

他们失神的回过头来,有千钟的借口也没法回避眼前的事实。

谢芳的双眼红肿,憔悴的面容,目光里的绝望和仇恨足可以把二人杀死。

姑姑无言,眼前所见到的真相击碎了她内心所有的坚持。

“对不起,芳姨,我辜负了你的期望,事情至此我选择离开,不再回来..”小艾忽然清醒些许,她知道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离去,离去,让事情变得简单。

一阵酸酸的痛,在踏上火车的那一刻。

7

在这座陌生的城市生存,在往来匆忙的街头,无人回头张望,没有人会突然叫起名字,可以用来忘记一段情感,可以剔除移植一些记忆

小艾的脸上每天挂着笑容展现着快乐,当记忆不被经常翻阅回放的时候,有一些人和旧事,就像与自己剥离开来。

“小艾,今晚我会来看你,望来接机”入夜,一个电话又让往昔复活,虽然一些情感经过时间的稀释,也会在适当的时机再次被激活。

这个怀抱的温度还是那般熟悉,他的眼神依然是那样让她惊慌,温热的唇袭来,她有意躲避。

咖啡店里,幽雅的灯光打的很好,音乐很舒适。

文昊告诉小艾去过她家,得到她现在的手机号码,这次出差在另一座城市,先来看看她,只呆一个晚上就走。

小艾问起公司的近况,“她还好吗?”

文浩说一切都很好,就是她的心情还没恢复,一谈及,情绪就不稳定。

“她给你身边现在安插了人吗?”

“恩,这次她的侄子,只是没想到你是她安排的人”

“呵。我没有完成好任务”

文昊给了一张卡“这是我的心意希望你能收下。我亏欠你太多,让你一人流浪在此…”

两人潸然,沉默片刻。

小艾推脱,我过的很好有能力养活自己。文昊把卡塞到她的包包里。

小艾只把文昊送到酒店门口,文昊的心头划过些许的怔然。

次日退房,服务员交给文昊一个信封,打开一看是昨日的信用卡,信封上有熟悉的笔迹:在那一场托付中,我对你的情感无需支付!

文昊的心尖上忽地一阵剧痛,他叫了一部计程车,头始终不敢往后看,或许转角处有她浅浅的含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