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2010-10-21 14:56 | 作者:龙在江湖 | 散文吧首发

人生若只如初见

暖花开

艳阳三月,春暖花开

与你携手驾兰舟

漂流天地外

漂流天地外

漂流

落日照流水

往事浮面来

正是青春年少

无忧无挂碍

常划小舟采莲

莲花朵朵开

家乡山水多幽景

只因,只因有你在

落日照流水

往事浮面来

莺歌燕舞时节

欢笑开襟怀

人面桃花相映

欲近思徘徊

如今儿女已长大

往事,往事浮面来

当这首熟悉的曲子在耳边响起的时候,郁晚成陷入了沉思。他还清晰地记得十年前那个春暖花开的季节……

郁晚成走出紧张压抑的初三教室,独自漫步在田野间。田野间麦苗青青,花儿绽放,一条清澈的乡间小河在落日映照下自西向东缓缓地流着,河面上不时有几条金鲤跳跃的身影,落日的余辉,闪闪的波光,金灿灿的鲤鱼,这一切构成了一幅宁静温暖而又愉悦和谐的春江傍晚图。

郁晚成穿过一片乡野桃林,向一条清清的小河走去。就在他不经意抬头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正站在一棵柳树下看落日。一种好奇心催促着他向前走着,他想看清那个人的面容。当他走近时,人物明朗了,花一样的容颜,水墨似的青丝,翠柳一般袅娜的身段,一双如水的眼睛正凝视着金灿灿的流水呢!

“木兰舟!”郁晚成在内心深处呼唤着,“她竟然在这里欣赏落日!”

木兰舟是班级里一个学习很勤奋的女孩,更令人怜的是,她从头到脚蒸腾出一股不同于其他女孩的特有气质——温文尔雅又漫溢青春少女的活泼气。

一股暖暖的春意涌上郁晚成的心头,他是一个聪慧而有艺术家气质的男孩,而往常对一个诗意女孩的好感无疑扰乱了他现在的情思,他想叫一声“木兰舟”,然而,一向含蓄内敛的他还是控制住了情感的冲动,只是拿着随身携带的笛子,吹奏起一首清韵悠远的曲子来。

一曲未了时,垂杨下的女孩忽然转身,望着吹笛的郁晚成,脸上露出一阵羞涩的惊喜。待郁晚成一曲奏完,木兰舟惊奇地叫一声“郁晚成”,随又切切地低下头,心儿在嘭嘭地跳着。

“嗨!木兰舟!”郁晚成也有些害羞,傻愣愣地望着木兰舟。

木兰舟见他傻愣愣地看着自己,脸上燃起了红霞,但她又是一个聪颖机灵的女孩,于是说道:“郁晚成,刚才你吹奏的曲子好婉转悠扬啊!能不能为我再吹奏一次?”

听木兰舟这么说,他才回过神来,望了望木兰舟,又望了望落日下金灿灿的流水,又一次将笛子放在嘴边。悠扬的笛声穿过青青的杨柳在河流上浮荡着,同落日融合在一起化作一个幽美祥和的图画。随着悠扬的笛声,木兰舟也将目光移向金灿灿的流水上。

一曲终了,木兰舟不由称赞道:“郁晚成,你真是多才多艺,奏出的曲子如天籁之音,连河流也为你伴奏了!”

“木兰舟,你过誉了!”郁晚成收起笛子,继续说道,“木兰舟,你平日里学习很勤奋的,今天怎么有兴致到原野里来看落日呢?”

“呵呵!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吗?其实,我经常来这里看落日的。你看,眼前清清的河流,远方巍巍的青山,我为它们取了很多美丽的名字。”说到这里,她忽然笑了,反问道,“呵呵!高才生,你怎么有心思来此地吹笛子呢?”

“我这是第一次来这里,总觉得有某种神秘而美好的事物在召唤着我。”木兰舟听他这么说,脸上顿时起了红晕。郁晚成看了看她,继续说道,“为考试去学习是很枯燥的。当一个人心中春暖花开的时候,他所见到的事物,原野啦,河流啦,桃园啦,杨柳啦,青山啦,绿水啦……一切都蒙上了一层奇异而又美妙的色彩。”

“是呀!当一个人心中春暖花开的时候,她所见到的景象是多么美好啊!”木兰舟也感慨地说道。

“是的,花季里的人生总是充满着美好的幻想。我现在多么希望能把这些美好的幻想长留下来呀!”

“呵呵!写日记最好不过了。郁晚成,你经常写日记吗?我是经常写的。”

“是的,我也经常写日记。”说到这里,郁晚成又将目光投向金灿灿的乡间河流上,河流两岸杨柳吐翠,花儿在微笑着绽放。他继续说道,“一个人的生命就象这条清澈的河流,在经过鲜花和芳草丛间时,总希望能停下脚步,细细地欣赏着两岸的春色。可是,河流是不会停止流淌的,光阴也在飞快地前行,我只觉得应该在生命的春天里留下点什么,当长大后想起这段时光,一定会在美好的回忆中悄然微笑的。”

“郁晚成,你是一个聪慧而有内涵的男孩。这里的春天的确很美,不过,我觉得你不该过多地流连于路两边的风景,你不能辜负你的禀赋。”木兰舟忽而认真地说道,好象在一时间长大了。她盯着郁晚成,这使得郁晚成反而羞切起来。木兰舟继续说道,“我们今天可不可以有个约定,中考过后,一起再来这里看落日。”说完,木兰舟莞尔一笑,郁晚成也笑了,他是一个聪慧的男孩,自然心有灵犀。

二叶嫩花初

那天过后,两个年轻的心贴近了许多,但是,他们都没有表露出儿女情长来,而是把对对方的爱恋化作了学习上的动力,他们的学习劲头甚至比以前更大了。中考通知书下来后,两个人的成绩都是名列前茅的,然而,木兰舟得知郁晚成填报市里最好的高中时,她却突然间选择了另一所重点高中。郁晚成知道这件事后,他感到很困惑和苦恼。

“为什么你不选择填报市一中呢?你的成绩远远超过了一中的录取分数线。”

木兰舟笑了,她在顾左右而言他。

“还记得我们曾有个约定吗?春天过去了,却是绿树浓阴日长的时节,站在田野小河边看落日该是别有一番景象吧!”

说完,木兰舟主动拉着郁晚成的手向几个月前春暖花开的地方走去。来到一座长约二十米的旧青石拱上,两个人肩并肩地站着,望着西方三四点钟的落日。木兰舟欢声笑语,郁晚成则闷闷不乐。

眼前这条熟悉的河流在葱绿茂密的杨柳环绕中缓缓地流着,两旁是广阔的平原,几座翠绿的青山横亘在原野上,如同一座座垛头点缀在辽阔的的平原上。此时,落日正将热烈却不炙人的光芒洒在原野上,微风起处,落日的光芒同田野里金黄饱满的麦穗交相辉映着。河面上忽而驶来一条小木船,船尾站着一个活力四射的男青年,船头立着一位健康美丽的农家少女,他们正在荡舟采莲呢!小木船在莲花丛中缓缓地移动,少女用灵巧的小手采摘熟透的莲蓬,并且不时地回头望着摇楫的男青年,男青年也充满怜爱地望着她,从他们亲密而又甜美的笑容中可以看出,这是一对多么快乐幸福的恋人。

木兰舟兴高采烈地指着河流上的那条小木舟对郁晚成说道:

“看,他们是多么快乐自在呀!”

郁晚成随着木兰舟的手指方向望去,只见落日正将金灿灿的光芒洒在一对幸福恋人的脸上,他不由重复着木兰舟的感慨:

“是呀!他们是多么快乐自在!”

然而,不解的忧愁很快袭占了郁晚成的脑际,他盯着木兰舟的双眼,困惑地问道:

“木兰舟,你为什么不选择填报市一中?以你的中考成绩根本不用担心不被录取,你为什么不选择与我在同一所学校读高中?”

说到这里,郁晚成又将目光投向金灿灿的乡间小河,接着说道:

“这条无名的乡间小河能在浓郁的翠柳间穿行的时光不会太久了,或许前方还会有一片落英缤纷的桃林,抑或是一段芳草和鲜花点缀的两岸。然而,河水是永远不会停留的,即使日不停地欣赏着两岸的风景,它也会很快走过河段中最美丽的风景地带;即使它将身子化作千条万条波浪,一波接一波,可是,四季不会停留呀!秋天很快会到来,花儿也有枯萎的时候,芳草也有凋零的时节。人生是多么象这条河流呀!生命的年轮在一刻不停地流转,青春正是其间最美丽的一段风景。花季季已到来,很快就是十八岁的人了,难道就不能放慢脚步,细细欣赏两旁的风景?”

郁晚成说到这里,将目光投注到驾舟采莲的年轻人身上,接着说:

“看,他们是多么快乐自在!在最美好的年华中度过了最美丽的时光。我们都是读过书,乐于接受艺术和诗歌熏陶的人,为什么要掩藏心田中绽放的青春花朵呢?”

听到这里,木兰舟脸上的笑容在渐渐凝滞,忧郁的神情浮现出来,她很难为情地说道:

“其实,哪一个人不想与心爱的人携手驾兰舟,在欢声笑语中度过自己的青春呢?可如果她真的这么做,是要付出代价的。”

听木兰舟这么说,郁晚成望了望她那如水般清澈的双眼,忽然间发现眼前的人比自己要成熟许多。而木兰舟则继续说道:

“郁晚成,你是一个很有抱负的青少年,聪慧过人又才艺风流。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在花季雨季里,我们还是呆在同一所校园里,我真的不知道是否还能静下心来去读书!上一次,你同你的笛声走进我的心田后,你的眼神,你的才艺,你的理想就一刻不停地萦绕在我的脑际。谢天谢地!在这几个月来,我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感冲动。我经常告诉自己说,中考考个好成绩,拿到录取通知书后一定让你约他来此地重游。今天,我觉得这也许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故地重游了,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说,知道我为什么要选择另一所高中吗?因为我害怕,每当我看到你那双深沉而又流露出淡淡忧郁的眼神时,我就会意乱神迷,心旌摇曳,不能自持,我害怕随着情感的加深,恋情迟早要萌动。这样下去,我就再也无心念书了。”

郁晚成听到这里,忽而开怀大笑,说道:

“想不到我郁晚成能得到红颜知己如此垂青,死亦无憾矣!”

木兰舟一脸娇羞地说:

“郁晚成,我说的都是心里话,你还来取笑人家。”

听她这么说,郁晚成沉默了一阵子,接着感慨地说:

“木兰舟,你是一个很有灵秀气的女孩,但更是一个有理智的姑娘。”

木兰舟抬起头望了望郁晚成,而当郁晚成看着她时,木兰舟又羞涩地垂下头。郁晚成走上前去,对着她的耳朵诙谐地说:

“今天下午是你约我出来的,这个下午由我主宰,你可要听话。”

木兰舟小步从郁晚成身边走开,然而,郁晚成还是听到了她轻轻地允诺声。

“我答应你。不过,请先再为我吹奏上次的那首曲子吧!”

郁晚成欣然拿出身边的横笛,悠扬婉转的笛声穿过木兰舟凄迷的目光落在河流上,同金灿灿的波光一起跃动着向远方流去。

一曲终了,木兰舟评说道:

“真是天籁之音!不过,优美的旋律中带着些许凄凄地伤感。”

“知道曲子的名字吗?”

“好熟悉,不过,一时记不起来了。”

“这首曲子就是《梁祝》中的《化蝶》。”

“《梁祝》的故事,我读过。”木兰舟脸上的红晕又起了。

郁晚成放下笛子,用双手挽着木兰舟的后腰,把热辣辣的嘴唇印在木兰舟洁白的额头上,而木兰舟望着郁晚成那双深情而又略含忧郁的眼睛,干脆羞切的闭上了眼睛。

桥下乡间小河水缓缓地流淌着,落日正将暖暖的光芒洒在两个年轻人的身影上。

三十年相逢故人非

后来,两个人就读了两所不同的重点高中,期间,郁晚成经常给木兰舟写信,谈学习和理想,木兰舟也偶尔回信。当郁晚成谈及情感话题时,木兰舟就再也没有回过信。

“她是个灵秀如水的女孩,如何现在变成了一座冰山,难道她另有新欢?”木兰舟的箴默让郁晚成感到懊恼,似乎自尊心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当他的最后一封信依然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时,郁晚成干脆一门心思扑在了学业上。

三年苦读,当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后,郁晚成还有一丝寻找故人面的冲动,可三年沉闷的学习让他变得沉静了许多,更何况他一想到那十几封石沉大海的信件就感到寒心呢?就这样,两个人失去了联系。

就在最近,郁晚成携带着行囊回老家过新年。北方的天空刚刚落过,放眼望去,大地一片白茫,小城外的树林如同一个个的冰雕,可是,河面上的落雪则很快为流水吞噬掉,落日也正将金灿灿的光芒洒在白雪与河流上。

郁晚成下了公交车,背着行囊,踏着小路上的积雪,咯吱咯吱地向仅几步远的站台走来。站台上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而郁晚成的目光是懒散的,从一个身影转移到另一个身影,脑海里什么也没留下。正当他在人群中懒懒行走的时候,一个熟悉的面庞捕获了他的目光,他向那个面庞走去。读者一定知道那个熟悉的面庞是谁了,木兰舟,是的,她就是木兰舟。当木兰舟发现有人在注视自己时,随即朝那个目光望去,她脸上浮现一丝惊喜。当郁晚成走近时,两对目光相视着,沉默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木兰舟先开口叫出了对方姓名来。

“郁晚成!”

郁晚成呆呆地望着木兰舟,就是没有叫出她的姓名来,昔日那些石沉大海的情书至今让他感到难以释怀。

“我是木兰舟呀!你难道不识故人面了吗?”

“奥!木兰舟!想不到在这小城站台上遇见你!”沉默了一阵子,郁晚成才故作平静的说道。

“呵呵!是呀!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们有近十年没见面了吧!”

“是的,有近十年了。”郁晚成依然平静地说,显出瞒不在意的样子。

“郁晚成,你变了很多!”他乡遇故知的欣喜碰上郁晚成平静如水的神情,这使得木兰舟感到被人家泼了一头冷水。在她的记忆里,郁晚成是个热情如火的人。

“是的,岁月会改变一切的!”郁晚成俨然成了一个哲学家。

没交谈多久,列车便进站了。两个人上了车,在车窗前对面坐着,沉默了一会儿,又都朝窗外望着,不知说什么好。就在这时,列车上传出了《梁祝》之《化蝶》曲来,郁晚成按掖多时的情感潮水终于决堤了。

“木兰舟,还记得这首曲子吗?”郁晚成激动地望着木兰舟。

“《梁祝》之《化蝶》,如何不记得呢?”木兰舟不假思索地说。

“还记得十年前那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吗?落日正将金灿灿的光芒洒在乡间河流上,你站在河边垂柳下痴痴地望着流水。当白色的蝴蝶成双成对在花丛间飞舞时,我因羡慕它们的自由自在而不禁吹奏起这首曲子来。”

郁晚成的话勾起了木兰舟对那段青春岁月的回忆,她的脸上再一次露出了欢快的笑容。

“是的,那时候,我正望着流水发呆,忽然听到悠扬缠绵的笛声在身后响起,我感到一阵惊喜,回头一看,原来是你在吹笛子……还有那个夏始春余,叶嫩花初的傍晚,我们一起站在青石拱桥上看落日下一对新人荡舟采莲的时光。”

说到这里,木兰舟的脸上起了一丝红晕,她细望了望郁晚成,觉得他比昔日成熟了许多。而此刻让她心动的还是郁晚成那双美丽而又流露着淡淡忧郁的眼睛。

优美的《化蝶》曲在耳边回荡的时候,郁晚成忽而陷入了沉思。约过了五分钟,他抬起头来,神采飞扬地说:

“木兰舟,今天听到这首曲子,忽然间来了灵感,为它谱写了一首词,唱与你听。”

郁晚成动情地唱着,忘却了周围的人群及投射来的目光。木兰舟认真地聆听着,待郁晚成唱完,说道:

“郁晚成,其实,你没有变,还如昔日一般才艺风流!”

郁晚成象是没听到,支开话题,忽然问道:

“你现在还是单身吧!下车时,我想送你一程。”

听到这,木兰舟忽然低下头,说道:

“已经有人在站台等待接我回家了。”

木兰舟说完,脸上流露出不自然的表情来。聪慧敏感的郁晚成早已从她的话语和表情中捕捉到了什么,他那双原本忧郁的眼睛变得更加忧郁了,一种酸涩的感觉在体内发酵着膨胀着,他的心杂乱如麻,可他不想让木兰舟看出什么来,于是极力压制自己变化的神情,并将目光投向窗外的田野。

田野上,一棵棵大树在大雪的装点下孤独地挺立着,似在诉说着一个个强者的孤单和独立,更远处,一条白色的弧线消失在天际,象是在勾绘着一个永远也无法到达的境。

“郁晚成,你早已有女朋友了吧!”

木兰舟的话让郁晚成从潜在的情感意识中回过神来。

“木兰舟,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我一时走神,没听清。”

“你早已有女朋友了吧!”

“呵呵呵!女朋友!”郁晚成听她这么问,苦笑着,象喝醉了酒似的,开始说糊涂话了。

“有时候读纳兰性德的‘人生若之如初见’,读到第一句就不敢读下去了。不过,今天,我忽然有一种把它读完的冲动——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郁晚成还没有把这首诗诵完,木兰舟已经开始落泪啜泣了,她哽咽着说:

“当初之所以没有选择与你在同一所高中就读,是怕自己心头撞小鹿,误了学业。后来,收到你寄来的一封又一封情书,我也忍不住地写。可是,就在将要寄出时,我硬是忍受了相思的折磨,把信留了下来。你可明白我当时的心境,如果我与你继续通信下去,我的灵魂就由不得自己了。你可知道,每当我读到你写的缠绵悱恻而又玲珑动人的文字时,你的眼睛,你的面容,还有你吹笛时的悠远飘逸的神情,无不在攫住我那颗同样春暖花开的心房。我经常对自己说,现在失去他吧!高考以后,也如中考后的那个夏始春余,叶嫩花初的下午,他还会约你到原野上去看落日和乡间的小桥流水的,那时节,我会把你的整个身心都给他的。

“可是,当拿到录取通知书后,我再也等不到你来主动登门了。我不敢去想为什么,象你这般儒雅风流的人,该会迷倒多少女孩呀!也许你早已别有新欢了。

“人生初见的时候,那个春暖花开的下午,也许只是如昙花一般绽放而又陨落,只留下淡淡的朦胧的初恋的美,虽然现在依然令人难以释怀。

“郁晚成,你知道吗?我现在的男朋友在我刚进大学校园时就开始追我了,而我,其实,一直在等待着你能主动牵起昔日的美好回忆。我在大学里等了你四年,有时候,我真想鼓起勇气,主动走进你的家门。可我知道,一个女孩子不能表现得太过主动和张扬。你知道吗?我在大学里等了你四年,我的男友也等了我四年。”

待木兰舟说完,郁晚成有些懊恼,说道:

“你不是不知道我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当我发了一封又一封书信,在期待中等了又等,最终发觉自己就象是站在一个没有回音壁的峡谷,这是何等的悲哀!高考以后,我也想主动约你去重温青春少年的梦。可是,当我想到那一封封热辣辣的情书都泥牛沉海的时候,我的心顿时就凉了。”

说到这里,郁晚成望着涕泣涟涟,哽咽不成声的木兰舟,他的语气平缓了许多,感慨地说:

“人生若之如初见,也许那份清涩的朦胧的青春情怀只是生命中一道最美丽的风景吧!或许是因为那道羞涩的面纱羞怕人看透了才有了今天的命运。”

列车到站了,木兰舟的眼泡早已哭得通红,郁晚成陪着她走下车,同她的男朋友打声招呼,便去寻找另一班公交车回家了。

200712——2008-2-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