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香

2010-08-02 10:34 | 作者:紫妗香蔓 | 散文吧首发

屡次路过地铁站旁卖栀子花白兰花的小摊,屡次一边前行一边后悔不曾停留,终于有一天买了一小束栀子花,以慰自己久已麻木的嗅觉。卖花的老妇人很讲究,编成扇形的铁丝上串着八个花骨朵儿,欲放未放,干净的白,花瓣上还点缀几颗护花的水滴,小型喷雾器的功劳。不忌讳什么,回家顺手把花束放在相框旁,我的毕业照,顿时有一种祭奠的气氛,关于青,关于那些逝去的岁月工作不算忙碌,但也不清闲,每天偶然瞥一眼花束,总有惊喜。开始的时候花瓣由白转紫,浅浅的紫罗兰色,一样的美,不及薰衣草妩媚,却别有少女纯情的羞涩;第二日起,花瓣的张开伴随着边缘淡紫色的腐朽,一种黄,像秋日的落叶;三日尤甚,黄色几乎成为主色,只有最居中的部分尚且稚嫩,紫中见白;第四日,突然想到很久未闻栀子香气,拿起花束,已然是一阵超过期限的怪味,像变了质的香水,不复当日容光。 相框里自己拙劣地微笑,戴着学士帽,一脸拨穗之后的迷茫,栀子花开,栀子花谢,原来,真的不早了。人们约定俗成的在墓碑前献花,大概不是为了美观,想来也只有离了土壤的花束和人生最相似,不知不觉就绽开了,还没意识到美好的定义,又缓缓落下帷幕,诗人把花开花落当做一番哲学,无非是想说,时光飞逝,世事无常,我们终将失去的人生啊,且行且珍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