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的信

2010-07-28 09:48 | 作者:暖客 | 散文吧首发

看门缝漏的光拉长屋子里重重的书影,对人事的失望左右着我的心怀。在如此适合倾述的黄昏里,我决定以温情润笔写一封昨日的信,给那个骑着风追的男孩。

醒在微熹的晨,一手撑开的眼界一片崭新的空白。空调机嘶嘶地响,冷气如丝地拍在手上,顺着细绳卷起千叶帘,青色玻璃外的世界宁在老镇的一个不起眼的岁月中。一穹清远的淡蓝苍幕,也许几丝涤云也许只是几缕缈烟,偷恋着清宁而醉在陌上。在负一万米的高空中看客机缓慢如蜗虫般滑过,引擎声嗡嗡空灵地碎在老镇瓦巷之尽,微细得柔软旖旎。

眼前景中的教堂金橙色望塔,晨曦射堂而过的宗教气息氤氲弥漫,有种说不出的平静伴着日息越发浓郁。飞旋塔而掠,群群离默向远,寻找有关自然的地平线。

倚窗默默,下巴磕在墙上。这动作似乎与生俱来又近乎陌生,同一个动作的背后藏着不同心思的脸。十岁的我十七岁的我中间隔着多远的光年,还是只是隔着一窗的距离?在这生命里几乎恒定的跨越十载的晨里我已找不到彼时纯粹的我。十岁的景放在十七岁的眸里,随景而变的眼神里充满了岁月的扑朔迷离和独有的随岁月推移沉淀的过去。那些沉淀倒映在眸里的故事,渐渐地埋没眼神直至深深难觅。

有一个安澜的下午,我坐在房门后,看着一本与苦难有染的书。午后的阳光伴我延伸到黑暗的尽头,回光返照的旭日撑不了多久闪耀,而后徐徐褪入雁界。

静坐,与黑暗相对无言的对话。清吝啬给一丝月光,风唐突地卷着窗帘飘忽,溽热的胸膛躺着翻滚的血液。路街的红灯绿酒车水马龙只属于意兴阑珊堕落自糟的人,那些纷扰的噪嘻弄潮般地冲刷安澜的世界。

很久很久,夜到月凝华成一种安澜的沉默的幽眸时,就着冷风涌上心头的不甘失望与意料之中的淡然练定,隔壁楼的破旧的楼廊和照不亮温暖的暗淡白炽灯此刻照亮了属于我的沉默青的岁月。

彼时我十六岁,趴在宿舍外的走廊栏杆上,望着冷夜幽幽的背幕上悬着隔江别墅的虚荣景饰灯依次在十一时熄灭,湘子的轮廓步灯的后尘消饵在夜畔,由远至近没有韩江浅吼的涛声,沙船的引擎在夜里嘶吼萦萦,整个眸里的世界只有三处不能依靠没有温暖的灯亮,长坝的冷淡霓虹灯,近在眼前的教科楼大白炽路灯,三个室外的的残盏,那么仓促而意味沉重的照亮我的世界。这样的景让我发呆了那么多的夜,经常莫名其妙地担忧路归何方,或者为前季飘絮的潇的灿然离去怀念……还有那些伤情内疚的事咽在心头,说与不说都显得那么矫情不堪,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有很多事都不能只是一厢情愿。

这样的发呆思考似乎没什么意义,因为从没有谁能在沉在过去开出希望的花儿。于是沉睡便成了解救我久久沉默的脚步。现在回想,那真是维系我当时意念的微妙姿态。

坐车驱往数十公里外的学校,终点是一张薄薄的毕业证书和一场深眸的告别。去时的路堆满整整一季的阳光,纯美地满盈。路野的屋舍旧了旧三年,建了三年新三年的一味两三层单色小楼藏不住大片嫩然孜享的稻田,淡蓝的天穹,眉目上粉饰着太平的云华。这样的景看了三年,物是人非了几轮又几轮。人事至此,早已看不透当时开始上路的美好心情到底是为了什么。任何无力的想象在现实面前总是不堪一击。

沿山梯拾步而上,寻过一间又一间斑斓过记忆的课室,那么多的梦即将落在山腰的课室里,曾经飞满廉价试卷的课室如今只剩下一个空壳。与一张张熟悉的青春扬动的面孔打着或许最后的招呼,浅侃半句而离。偶尔几位挚友,有千言万语却不知如何说出口,只能淡淡地说再见。一位又一位同窗,就这样即将翻过去。很奇怪这样异样的别离感觉——茫然局促。我沉在这种感觉中,在离家只有寥寥几里的梅林湖才发现,往事已与我相离别却,我再也回不去07、08、09。的岁月。而梅林湖依然潋滟粼粼,我的青春尾巴永远已落在金山。

才发现,如果当初的我没有珍惜你,那这次会是往事的我和你永远的别离。我们已在这条生命的河错过了十七年,错过了你我的少年,而我的青年中年老年时代,你又会在哪里河湾?

谨以此信留掂我的青葱异岁,期待在记忆里与你再相遇。

再见,昨天。再见,流年。

评论

  • 暖客:一楼的同学,我不是很了解《夜伊始》。可以Q上说吗?525506849
    回复2010-08-01 2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