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与诗

2010-07-13 23:42 | 作者:夏沫 | 散文吧首发

女人与诗,好比树与风,树附风声,风依树起。古往今来,大多的诗句都会与女人有关。女人好比一颗露珠,诗好比

初起的太阳,不会炙热,只有璀璨的光芒,于是露珠便有了晶莹的色彩。每一颗在诗句里凝成的露珠,都会让牛羊看上整

整一个早晨。玲珑的角檐下,有女子妍姿巧笑,妩媚起舞,这是便有诗人在水中小舟之上与禽一起延颈鼓翼,悲鸣相

求。“双将来时,有人似,旧曲桃根桃叶。歌扇轻约飞花,峨眉正奇绝。渐远,汀洲自绿,更添了,几声啼鴂。”见到美人就想起自己的昔日情人,美人走了,就只剩几声凄惨的鸟叫了。所以女人走进诗歌,便如玉树临风,每一片树叶都在押韵,所有的枝条都在抒情。“顾盼遗光彩,长啸气若兰”女人顾盼之间,启迪了诗人的灵感,女人的光华滋润了诗歌的生命

翻开唐诗三百首,便有关关雎鸠悦耳,窈窕淑女悦目。所以女人选择了诗歌,也就选择了永恒

女人的忧伤,女人的幽怨,更是诗词中的不可欠缺的主题,便为诗词平添了极佳的感人效果。深闺中女人幽问“庭院深深深几许?”只怕横风狂,春季留无计,终日以泪洗面,无限的悲哀,无限的痛楚溢于言表。于是乎“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何也?因花有泪,因泪问花。人愈伤心,花愈恼人。幽怨中增添一份迟暮的苍凉,令人扼腕。“来是空言去绝踪,月斜楼上五更钟。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浓。”痴等的人不来,梦里梦外伤心不断。情苦,思长,恨悠悠。古道边,十里长亭,佳人遥望路的尽头。兰舟独上,月满西楼,依然阻挡不了花自飘零水自流。眉间,心上,愁。

飘雨的江南,西子的香溪,一路浅吟低唱,一路吟咏风华,多情的女子润泽了多情的诗人一生的灵感。

瑶色行应罢,红芳几为乐?女人的青春又能持续多久。女人如花,青春易逝。生命娇艳时她们歌尽桃花,舞低杨柳。

可花无百日红,红衰翠减后伤感开始熏染。“熏笼玉枕无颜色,卧听南宫清漏长”诗为女人而怨,诗为女儿而歌,话到沧桑俱悲痛。红颜已去,往事悠悠,空留余恨,叹!

回望古韵,每一首诗词都是在天空下凝成的水滴,女人作为是的灵魂永远是一枚晶莹的晨露,随着初起的太阳,成为蓝天上飘浮的白云,让后来的我们品了又品,依然余味未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