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与灵魂

2010-07-02 08:24 | 作者:依松听风 | 散文吧首发

理想与灵魂

依松听风

假期闲暇,和亲朋相约出游,在青山绿水间彳亍,玩味山林野趣,寻找童年记忆。林中草庐小憩,虽无煮酒论英雄的豪气,却也有品茗论人生的惬意。忆往昔岁月,品人生百味,茶过三品谈起理想。曰一君年方二十有余,此君无大的缺点,吃爱穿爱电玩,却没爱情,连感情的偶遇都没有。翻开此君的人生二十页,却也没找出丁点的优点,问此君将来意欲何为,君曰不知,四座皆无语。

将来想干什么,在我的记忆里,从小学到初中都是热门话题。我要当老师,我要当警察,我要当医生,我要当科学家……。

不知是学生的叛逆还是教育制度之弊,高考自愿报考师范类学院的学生不多,支撑师范类学院招生的是相对廉价的求学费用和比较健全的勤工俭学体制,当第一天踏进学校的学生已经深刻领会经济社会自己父母无奈,我不知道他以后会怎样面对工作,会灌输孩子怎样的价值观!在觥筹交错中一点点消磨老师背后的光环,我不敢向孩子推介蜡烛燃尽泪始干和待到山花(桃李)烂漫时他(她)在丛中笑的崇高,校园的功利色彩渐浓,学生的童真渐无,唯一声长叹而已!警察原是崇高、奉献、安全、阳刚的代言词,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酒店澡堂KTV成了他们的工作重点,耍特权、摆威风、凌弱小、迎权贵成了他们的社会定位。一个文强带出了一大片,而谁又敢保证我们身边的这些大盖帽没干那些事,只是媒体报道以后,人家可能马上抓差补缺!我们这些弱势的人群,能说什么,警察不高兴拔枪杀人,却不用偿命,我们能如何,唯有一声长叹而已!悬壶济世,医者父母心,一个崇高而关乎他人生死的职业。当一个个用薄厚、多寡不一的红包记录着的手术伤疤,不知留给患者的是什么?当高昂的医疗费和一张张冷若冰霜的脸,把我们赶到街巷的黑诊所时,我怎么对孩子说,我总不能说,孩子你以后当医生吧,多收红包开大单,很挣钱的,唉…!科学家肩负着人类的发展和未来,浓浓的书卷气息和严谨的学科态度曾经让人们像宗教信徒朝圣般的膜拜,但如今的学术造假和层出不穷的“科技创新”,污染加剧,化肥农药残留,苏丹红,三聚氰胺……,凡此种种,都不缺乏科技支撑。到现在却没人能回答钱老之问!唯有又一声叹息!

对事不可一叶障目,三尺讲台不乏辛勤耕耘的授业者,危难时医生,军警的无私奉献是有目共睹的,历史的发展,生活的改善,科技贡献巨大、影响深远。但上面这些社会之弊,也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的。在迷茫中,失去了很多想象和希望,负责任的老师在孩子幼小的心灵种下希望的种子,却遭到现实一次次无情的摧残,以至于像我们茶余品评此文开端那位仁兄一样,不知未来为何者渐增。而灵魂,居于人的躯体内而主宰躯体的一种灵体。不少宗教认为人死亡是灵魂离开躯体而他往的结果。原始人认为人在中的行动是灵魂暂时离开肉体所作。各种宗教的灵魂观念在具体形式上不同:有的认为人死后灵魂下到静止的休憩之处,有的认为还将转托别种生物身躯而生,有的认为将享天堂永生或受地狱中永罚等。灵魂在事物中起决定和主导作用。

玉树地震是天灾,却让我们的手握得更紧,让我们学会了坚强面对,因为有希望,对生活有着良好的愿望,因为有不屈的灵魂在支撑,所以我们敢面对,我们能克服!最近几起校园伤害案是人祸,人祸让我们看到了更多谁也不愿看到的脆弱、卑微、丑陋和没有灵魂的人,这不单单是校园事件,已经成为社会事件。我不同情这些行凶者,但也不能不面对现实。其实凶手本身也是一个个悲剧,从郑民生滑稽荒诞的“上诉”以及“死不瞑目”言词可以看出,这些凶手对社会有着很深刻的负面认识,他们针对的其实不是孩子,不是学校,是什么?无语!问题关键在于,在社会强势面前,他们自认自己为“弱势们”,对现实的不满无从表达和发泄时,他们将罪恶的刀伸向了另一群最弱势的群体——孩子们,这才是这些事件最为悲惨的地方。而今校园安保升级,我不知道这种亡羊补牢的做法是否有效,但我知道大禹治水是用“疏”而不用“堵”。

理想和灵魂与我们的生活如此接近,没有理想是可悲的,失去灵魂是可怕的。“有志之人立长志,无志之人常立志”,且认为是有无理想的现实状态,没有理想、没有追求,我不敢考量如此生活的人,以后人生中面对挫折的承受力。我不敢想象郑民生之流,丢失灵魂以后把利刃挥向一个个稚嫩的身躯时这些脆弱卑微者有无忏悔之意。我不知道这个民族还有多少血泪可流;我不知道那些从死亡边缘回来的孩子们,摸着蜈蚣爬行一样丑陋的伤疤,他们如何看待这个社会……

呜呼,此时!呜呼,此世!

活一点尊严,给一点空间,留一点理想,别丢了灵魂。唯此,我们才能拉着一双双小手踏步人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