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痛苦

2010-06-23 20:52 | 作者:朗夜 | 散文吧首发

清晨,丈夫进货归来,儿子眼尖看见车上有一盆盛开的鲜花。忙不迭的追问着:爸,哪来的花呀?丈夫刮了一下他的小鼻子说道:给你和妈妈买的!为什么给我们买花?因为今天是你妈妈的生日。丈夫笑盈盈的边说边搬花。噢!噢!妈妈,妈妈,爸爸给我们买花来了!儿子欢呼着雀儿一般扑进我的怀抱。望着眼前的情景,我心如大海,波涛翻滚。想我曾经历了怎样的痛苦,才拥有了今天的幸福泪水悄悄蒙上了我的双眼。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似乎已经久远的过去------

十四岁那年,身体向来很棒的我患了感冒。本以为小小的流感算不了什么,吃点药,休息几天就会好的。可是,随着体温不断的上升,病情不仅没有好转反而将我按到在床。从此,我就再也没有站起来。

慒懂中,我哭了。

再也记不清哥哥背着我走过了多少家大大小小的医院;再也记不清父亲颤抖着双手捧出了多少血汗钱为我寻医问药;再也记不清我哭了多少次、摔碎了多少碗,大喊着命运的不公平。然而,命运之神还是将我的一生定位在一间如囚牢般的斗室里,一张被皮肉磨得光亮的椅子上。高远的天,广阔的地,大千世界,生生万物与我只隔着一扇窗,一道槛,近在咫尺,却是永不可及的天涯------

痛苦是什么?痛苦就是面对着你要做的事情,却永远也做不到的那种感觉。而就在昨天,你还能轻而易举地做到。它就像砺石,一点一点的磨砺着你的心智;它又如药似酒,使你的灵魂麻木如死-----

我躺在床上,两只眼睛呆滞地望着屋顶。从白天望到黒,又从黒夜望到黎明。多少年,我似乎已经习惯这样默默地望着、等着------等什么呢?等待前途豁然开朗?等待幸福从天而降?等待华佗再现扁鹊重生------然而,岁月的风铃始终被无奈摇荡着,天的风除了吹给我无尽的痛苦,再就是黄沙和灰尘。

这是我曾经对自己生活的写照。曾几何时,当我看到同龄的伙伴骑着自行车说说笑笑地去上学时;当我看到那些熟悉的不熟悉的人享受着健康的快乐与幸福时;我就躲进内心的黑暗里,无数遍的问着自己:我是什么?我还算不算是一个人?这时就有一个冷酷的声音回答我:你不过是一个吸食着父母血泪的寄生虫!你生不如死------顷刻间,我血管里的血液就会沸腾起来,我的理智就会崩溃,我拼命地哭喊。我几乎要疯狂起来,我想到了死,想到了痛苦的唯一解脱方式。

然而,我最终没有疯狂,更没有死。就像一个弱水者,我本能的挣扎着呼喊着,希望有人扶一把。就在这时,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北董走进了我的生活。

在那些暗无天日的岁月里,北董的书是我唯一的拥有,读北董的书是我最为快乐的事。每次拿到北董的书,我都要读上一遍又一遍。书中主人公的英勇事迹深深地震撼着我。让我看到了在这个世上、就在我的身边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凭着坚强的意志就可以把一种事情做的非常出类拔萃。使我渐渐领悟:残疾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只要正确面对,养成重塑伤口的本领,仍能焕发出晶莹的光彩。我应该活下来,因为生命是宝贵的,我不能就这样轻易地抛弃这唯一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其实,能够来到这个世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幸运者,即使是一个不幸的人,生与死的真正区别也绝不仅仅是以心脏的跳动与否为标志,更取决于精神、思想和灵魂!

思想的门锁一旦打开,残疾又算得了什么呢!我躺在床上重又拿起了初中语文课本。不认识的字查字典,不明白的词问我可以接触到的每一个人。别人在学校几个课时就能学完的一篇课文,我要用几天甚至是十几天才能弄懂。我就像蚂蚁啃骨头那样啃完了六册中学语文课本,接着又自学了高中语文课本。为了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我还报名参加了鲁迅文学院的函授班。功夫不负苦心人!通过努力,我的作品终于开始见诸报端,并成为多家报纸的通讯员。去年还被《河北农民报》评为优秀通讯员。

感谢北董的书,给了我一个阅读他人,思索人生的机会;感谢北董的书,将我渡化成蝶,给我增添了转化生命创伤的动力!今生今世我是永远也忘不了北董的,他就象一轮明月照亮着我的信念。使我走在漫漫人生路上,即使是踏着荆棘也不觉的痛苦,即使是有泪可流也不觉得悲凉。

回顾这暂而又漫长的二十多年,我最大的愧疚就是对不起我的亲人。这么多年来,我就象一个沉重的阴影,一个无形的枷锁,笼罩在他们的心头。

忘不了那个晚秋时节,表嫂得知她们当地有个老中医曾治好过我这种病,便立刻赶着毛驴车把我接去。在治疗过程中,家务缠身的表嫂每半月一趟接送我做治疗。每次想起表嫂,我的眼前都会浮现出她挥舞鞭子驱赶毛驴的身影,泪水也一下子拥满我的眼眶------

忘不了我那年迈的父母,想我在少儿时,他们望着学习成绩优异的我,一定会想象着他们的女儿长大后会怎样出色的成为他们的骄傲。然而,他们长大后的女儿,给予他们的却是长久的痛苦和累赘。反而是他们对自己的女儿表现得那么出色,二十年如一日地用他们柔善的心呵护着我。最让我难忘的是医院查出母亲患了不治之症时,全家陷入了如死的悲痛中。一天清晨,母亲拖着虚弱的身体给我洗脸,洗着洗着一颗颗硕大的泪珠顺着母亲的面颊滚落。母亲呜咽着说,她不是害怕死,而是放心不下我------

安息吧!我伟大的母亲。如今您的女儿已经渡过了生存的危机,拥有了一个温馨的小家。

面对今天这一切,有幸生存下来的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说,生存在这个世上,不幸的我是幸运的。我真的好盼望会有来生,让来生的我们重聚一堂!

相关文章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