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收印象

2010-06-08 13:29 | 作者:赵自鹏 | 散文吧首发

又是麦收时节,布谷不知疲倦地到处啼叫着。而我离家已有近二十年的光景了,所有关于麦收的印象,也只是儿时的些许记忆

记得我上学的时候,我们一年的只有麦、秋两个假期,麦收放假的时间较秋假的时间要一些,所以就显得更加珍贵一些,再说麦假的天气早晨比较凉爽,适合早起收割;中午天气最为炎热,却也为我们这些男孩子们提供了玩耍的藉口,所以麦收的印象自然也就深刻了。

早晨,当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我们便在母亲不厌其烦的唠叨和催促声中,很不情愿地起床了。因为天气较凉,我们穿得厚一些,有的甚至穿上棉袄,跟着父母一起去田里了。割麦之前,一般都是母亲给我们兄妹三人安排好任务,谁先干完谁先休息。命令下达后,我们便在毫无争议的前提下投入战斗。孩子总归是孩子,我们刚收割了一小会儿,就觉得腰酸背痛起来,于是边抽个空休息一下。等到别人有超过自己的,便又继续干起来。时间在不断地干干停停飞快地流逝,大约九点的功夫我们终于完成任务,随着一声声欢快的吆喝便各自玩自己的了。我顺着结实的麦畦肆意地奔跑着,不经意间惊动一只隐藏在麦地深处的野兔的幼崽,竟慌乱地向我窜过来被我逮个正着。其他的孩子听说我逮住一只野兔,不管是干完活还是未干完活的,都忙不迭地围拢过来,纷纷引逗玩耍起小兔,等听到有的孩子又逮住野鹌鹑,就又向另一边跑过去,霎时间,整个麦田都变成欢乐的海洋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因为天气的炎热,再加上割麦的缘故,我们身上仅存的小背心也早已被汗水湿透。每到这时,总会有一些男人们倡议着到麦田南边的小河里洗澡,我们自然也不怠慢一步跟着大人们来到河边。登时,整个岸边站着的人就像渔船两边站着的鸬鹚似的,一听到有跳下水的,便都像下饺子一样接二连三地跟着跳下去,孩子们则得寸进尺地打起水仗,将刚才的劳累忘得一干二净。一切的一切,仿佛是一幅动人的画卷,定格在那瞬间的永恒

转眼,二十年的光阴已匆匆而过。岁月也许能漂白我的黑发,但我相信,它永远抹不去我曾经美好记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