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2010-06-04 10:31 | 作者:肖羽 | 散文吧首发

??本来是这样的,却成了那样。

??母亲去世十周年,我返回了老家。

??早上姐姐对姐夫说:“老兄弟回来了,你到市场上买只家养的笨鸡回来,中午好吃?”我说:“我去吧,过去我回来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次有时间出去看看。”姐姐说:“那也好,你知道市场在哪吗?”我说:“不知道。”姐姐说:“还在原来那个老地方。”我说:“呵,知道了。”说完就走出了家门。

??我老家的小镇并不大,用过去老百姓的话说,也就是“九十一条街”(就是一条街),“七十一个楼”(其实一个楼)。那个楼是当时百货商场一个小二层楼,坐落在那条南北长街中间,在百货商场的后身,有一块开阔地,那就是过去的自由市场。

??每到逢五(每个月的初五、十五、二十五)附近的农民把自己生产的蔬菜瓜果,自己养的猪、鸡、蛋,自己编的筐篓、炕席等产品拿到市场来卖。镇里的、附近农村的人们都来赶集,市场上人来人往热闹极了,如同过了年一样。但平时,市场上没有几个卖东西的,来往人员也寥寥无几,显得格外冷清。

??现在不同了,市场开阔地上建起了一排排商业小楼,挂起了各式各样的广告牌子,一眼看去琳琅满目。沿着一排排楼房中间摆放着各种商品,真是“应有尽有”,用当地老百姓的话说:“现在只要你有钱,想吃什么都能吃到,想买什么都能买到。”

??卖鸡的在市场边上一个角落里,十几个大桶放在火炉上,在零下五、六度的气温下,冒着热腾腾的气雾,大桶的四周散落着一片片鸡毛,穿着粘满鸡毛脏兮兮衣服的卖鸡人,伸着冻得红红的手在不停地拔鸡毛。

??我走到一个卖鸡的笼子前问到:“同志,你的鸡多少钱一斤?“七块。”“是家养的吗?”“是,不是我不要钱!”“那好,你给挑一个最大的吧。”“好吧。”

??卖鸡人熟练地从鸡笼子里抓出一只鸡说:“你看行不行?”我说:“可以!”卖鸡人用称一称说:“五斤,三十五元钱。”

??我把钱递给了他,他很麻利地用刀把鸡杀了,然后放在热水桶里说:“你先等一会,我把这个鸡的毛煺完,再给你煺?”

??入以来,气温第一次从零上降到零下,我还没有适应过来,感觉到手、耳、脚都很冷,所以在那里不停地活动着。看到卖鸡人被冻得红红肿肿的手,感觉有点心痛便问到:“你怎么不用胶皮手呢?"“那多费钱呀,再说也带不惯,干活不方便。”“你们赚这几个钱也不容易呀?”“没有什么,已经习惯了。你要是冷,就到那边楼里躲一躲,好了,我叫你?”“不了,我在这儿看着你煺鸡毛,我们又可以说说话,挺有意思的。”

??“我一看你就是城里人,到这儿走亲戚来了?”“是,我是从沈阳来,到姐姐家串门。”“你姐姐叫什么?”“肖楠”他抬起头来看看我说:“你是肖羽”我说:“是啊!你是谁?”“肖羽,你认认,我是谁?”

??这时我才仔细地端详他:“中等身材,健壮的体格显得略瘦了一点,黑黝黝的脸上已刻满了皱纹,嘴边还留着有好几天没有刮掉的胡子,只有那沧桑的眼神里透着一种自信的光芒。这目光在哪见过?我的大脑像微机一样开始搜索着,当定格在儿时最好的伙伴时。

??他说:“我是言”“你真的是深?”“是我!”

??我一把抓住他冰冷冷的手,眼里浸出了泪花。

??言是我儿时最好的伙伴,也是我儿时的偶像。那年我六岁,父亲从镇供销社调到另一个公社所在地的供销社,我的家也随着搬到了父亲工作的地方,深的家与我的家就成了邻居,言比我大一岁,我们俩也就成了好伙伴儿。

??言的父亲是当地中学校长,“国高”毕业,知识渊博,文采横溢,在当地是一个小有名气人士。言从小受父亲的熏陶,就会背唐诗宋词若干首,和我一起玩时还常讲一些我没有听到过的故事,有时他还当起小老师教给我识字和算数。他八岁那年,到了上学的年龄就上了学,可是没有人领我玩了,于是就哭着闹着父母也要上学,父亲没有办法,只好到小学找到了校长,校长说你先把你儿子领来,我让老师给他测验一下,如果能跟上我们就收。因为言教过我一些字和算数,也就顺利地通过,从此我和言又成了一个班的同学。

??言喜欢读书,家里的藏书也多:《红楼》、《三国演义》、《水浒》、《十万个为什么》等,书里的故事和事,都是深讲给我们听的。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言的学习成绩在班里总是名列前茅,算数成绩没有低于九十五分的。他的作文老师经常作为范文,让同学们学习阅读。同学都很佩服他,把他作为学习的榜样,当成一个学习的目标。老师也经常讲,你们要好好向言学习,如果你们中有一个人能考上大学,那就是言。

??然而,天有不测的风云。那场轰轰烈烈文化大革命蔓延到学校,烧到了言的父亲头上,什么地主的狗崽子、国民党特务、刘少奇资产阶级教育路线忠实执行者等,各种高帽,劈头盖脸的戴在言的父亲头上,批斗大会浪潮一浪高过一浪。言的父亲性格倔强,怎么批斗就是不认,于是招来各种惩罚,最后把全家下放到了一个偏远的农村接受劳动改造,那时起我与言就失去了联系。

??言一手抓着鸡毛一边地说:“那年到农村后,父亲白天下地干农活,晚上收工回来还要到生产队去接受批斗,虽然不像在学校那样又打又骂,但毕竟从体力上到精神上已筋疲力尽了,不久得了病就去世了,母亲领着我和弟弟妹妹。我是家里老大,没有办法,只好到生产队里干活去了,直到弟弟妹妹都出去工作并结了婚,我才通过别人介绍找了个媳妇,有了一个小男孩,已上了高中今年高考。去年我母亲也去世了,考虑孩子考上大学需一笔钱,我和你嫂子一商量,我们就来到小镇卖鸡,不管怎么的要比农村强,一年有不少活钱,够孩子上学用的了。”

??“你还读书吗”我问到。“读呀,你是知道的,哥哥喜欢读书。文化大革命时把家里的书让红卫兵烧了,但这些年,只要有点余钱,我都买自己喜欢的书,说实话吧,也亏了这些书了,陪伴着我渡过艰难的岁月。白天干活累了,有想不通的事了,遇到一些难处了,只要一读书就全给忘了,从书中我获得了精神上的安慰。十里八村只要有个大事小情都来找我,给出出主意,写写文书,有时也会在县报上发表点小文章,虽然这几年苦了点,累了点,但我过得还挺充实,挺快乐的。命运的轨迹自己掌握不了,但命运的行程还得靠自己走,我不与命运抗争,但我可以寻找自己的生活。”

??这样的一席话,他就那么轻松地从嘴里流了出来,那沧桑的岁月,那崎岖的路程,在他的眼里就是那么的不屑一顾,坦然地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

??站在我面前儿时的伙伴,我生活中的大哥,你又一次当了我的老师,你又一次成了我的榜样。

??“好了兄弟,煺完了,你拿走吧!”“大哥,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顿饭,我们哥俩好叙叙旧。”“不用了,你没看你大哥很忙吗,只要你别忘了大哥,有什么好书给大哥拿几本就行了。”“大哥请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能做到的,谢谢今天你又给我上一课。”

??我接过鸡,向姐姐家走去。

??路上我脑海里总出现那两句话:“命运轨迹自己掌握不了,但命运行程还得靠自己走,我不与命运抗争,但我可以寻找自己生活。”这话说得多好啊!

评论

  • 颜亦雪:呵呵,拜读,作者一定是一位文学渊博的老师。
    回复2010-06-05 13:02
  • 水纹中的月亮:一件小事,在笔者手下却成了趣事。
    回复2010-06-06 12:04
  • 季末:情感真挚。 ------但造化弄人啊。。。
    回复2011-04-11 22:41
  • 英雄: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3-07-21 1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