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

2010-05-14 16:08 | 作者:月凉花袭人 | 散文吧首发

1

胡可在食堂用10分钟的时间,就简单的食物填充了胃和肠道,路过门房眼睛瞟到的是18.15分,走出公司大门,色早已将暮色的帷幔挂在天上,薄薄的青纱过滤了白天的喧嚣,初夜的清凉扑鼻而来,夜风扬起穿透发丝,积集在脑中的那些表单数据,被擦身而过的清风带走,工作中的紧张在暮色中消解。

她喜欢静静地穿过城市的街道,于繁华中披一袭浅浅的寂寞,微笑地看人群如鱼一样的从身边游走,想象着写在脸上的故事,街灯卖力的渲染城市的妩媚和柔和,美容院里辐射着幻的灯光,淡雅的香味揉合了深沉的萨克斯,流泻而来的迷人夜色,吸进体内舍不得吐出。隔着朦胧的玻璃门,可儿在想,店主定是个优雅感性的美丽女子,她有着怎样的一双纤手,调制出来的夜色光影撩人,暗香浮动…

穿过小巷就能看见自己的住处了,这里是居民区,房主们把多余的房间格出来租住给别人,可儿就在挨着楼道的第一层,像鸽子笼的一室一厅,歇息着她所有玲珑的心事。

刚进门电话响了,是同学娟子的,应该是计算着她此刻已经到家了。耳边娟子哭泣哽噎的声音,就知道一定是出大事了。娟子说“男人被检察院带走了,有人揭发挪用公款了”可儿问道“可有此事?”

娟子哭哭啼啼从头道来,她男人家在农村家底薄,供养个大学生已经是不易了,父亲又在两年前诊断出头部有肿瘤,急需一大笔钱等着手术,妹妹也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都是迫待眉睫,四处求助无力时,就把目光伸向了公款,私下用借的方式,日后偷偷偿还的方法,把窟窿补起来,这几年,他们已经还上了3万多元,没想到还是被人发现了…

可儿知道娟子说的都是实话,她熟悉娟子的一切,看着娟子结婚生子。目前供房的首期还找可儿拿了3万元,是她全部的积蓄。生活的磨难,家境的贫寒,嗷嗷待乳的孩子,让夫妻两背负的很重,都是同龄人,命运却这么的不公和颠簸。可儿除了怜悯还有心痛

这个城市不灭的灯火,唯一让可儿觉得温暖亲切的就是娟子的窗口,它分担了可儿异乡的欢乐和失落。时常在周末去蹭一顿饭打打牙祭,沙发的缝隙里还能找出大笑时滚落的泪珠。娟子四处热心地帮可儿物色对象,虽然最终是没入可儿的眼帘,却是用心不少。

一次的腹痛,折磨的大汗淋漓五官变形,待娟子夫妻知道后,心急火燎地送往医院告知是阑尾炎,手术后并在住院期间一直陪伴在左右,贴身照顾.....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可儿眉心沉沉,隐隐不安,决定明早去娟子住处一趟

2

胡可早早醒来,窗外还是鱼肚白,拉亮灯光洗漱后坐上公交车,买了几份早餐,按响门铃,门内的娟子一脸的疲倦,看着娟子眼角的湿润、凌乱的发丝,就知道这几天寝食难安,四处寻找门路,

娟子说,最近打击反贪反腐之风很强劲,法院的经济专案组接手这事,外面的人根本无法通融和说情。这几天能找的人都找了,该说的话都说尽了,依然是没有任何转机。

男人不得已的苦衷,家的责任亲情的责无旁贷,导致他走向这一步,娟子只有深深的,未有过多的责备,男人在眼前被带走,却无能为力地做些什么,说道动情处泣不成声。可儿的心柔软的像海绵,只要轻轻一拧,就能湿润一片。

娟还说,她查了相关的资料,挪用公款是要负刑事责任而且会开除工作籍的。

娟子的眼神露出欣喜之色,急切的说:可儿,我打听到了,这次主审的法官是你认识的,叫林。上次我们在餐厅吃饭时,他帮我们买单的那个人,定是和你熟识。实在是没有任何人帮我了,可儿,你要帮我,最后的希望就看你了。

娟子留着泪的眼,紧紧握住的手,目光里折射出来的乞求和怜悯,碎了可儿的心,在上班路上的车上,她一直在回忆着和林相识的一点一滴,不漏过一丁点的细节,希望从回忆中提取他们交往熟识的程度。

胡可的家在另一座城市,除了长假和家中有事才回去,亭亭玉立素颜淡淡的她,生活简单、透明、自律,平时打发多余的时间,除了去娟子家就是大众舞厅了。

可儿腰姿柔软,细细高高、绵柔纤手,是舞厅的宠儿,但她只和舞艺娴熟,人格高雅的男士共舞,在一次次挑选,一次次的起舞中,她有了一个固定的舞伴,对方儒雅,谦和,气宇昂扬,不俗的谈吐,能看得出男子的优越。舞步逐渐默契,话题也广泛了,从舞步的节拍谈到工作和生活,他叫林,是一位法官。妻子最近半年在外地照顾女儿做陪读,也便多了一些空闲的时间来。林不喜欢游离于酒楼的杯盏交错,饭前牌桌,饭后洗脚的生活方式,有时间有心情就在舞池中舒展身体,舞曲中陶冶情操。

在日渐熟悉中,林叫她“丫头”双方交换了手机号码,几日不见人影,他会发来信息“丫头,最近还好吗?”信大抵如此,因为他们之间除了舞步,生活不会有交叉点。

可儿偶尔会和他吃吃夜宵,喝喝冷饮,也会默认地让他送到住处的巷口。可儿给自己设置了一道底线,不轻易让陌生人夜里送她回家,距离保持在巷口处,她不想给自己惹不必要的烦恼。

在工作进行之前可儿得出的结论:从林关切的眼神,温暖的手心能感知他对可儿的怜惜和在意,这能成为叩门砖么?

3

上班空闲时,胡可就四处打听“现在有求于人,需要一些什么代价?”众人口说不一:好烟好酒好招待,送了票子送美女,而且还要做的巧妙和隐蔽…“

胡可的生活像一张透明的白纸,没有任何的人脉关系,同事们口中的官场规则,社会的复杂,声色的隐蔽,搅得脑袋生疼,她是娟子汪洋中的一根救命草,她应该怎么样做?

请那人吃一顿饭倒是没问题,最多半个月的工资不作数,可送礼的金额该是多少呢,信封瘪瘪的身子对方兴许鄙夷的一瞥,说不好还弄个贿赂的罪名。

送美色?同事们一致认同最可行的一条,这事更是要隐蔽,送美女的方式和途径,可儿只是在电视上见过和听别人津津乐道的描述过,她真后悔没有仔细地听清楚事情的来去,据她对林的了解,他并不是一个贪图美色的登徒子,这样做岂不是侮辱了别人….

可儿在床上不停地调动着思绪,想象着各种场景,各种方式的可行性和否定性,娟子期待的眼神,湿润的眼眶,多年的友谊,无时不刻的闪现在脑海,更加坚定了她要破釜沉舟的决心,,自己一无所有,用什么换取别人的帮助,自己除了青的身体,还有什么?

一闪而过的念头,她被自己吓了一跳,,汗毛直竖睡意全无,似乎一念之间昨夜临睡前,那个清清爽爽,未谙世事的女孩蜕变成一个有心机,有城府的女子了。

她想的很多,经历过的,听说过的,未预见的事情,在脑海里穿插、交杂、放映着,直到窗户上爬上了一抹鱼白,她才昏昏睡去。

这一夜,太长太长….

4

顶着晕沉沉的脑袋,拖着沉甸甸的身子,恍恍惚惚地结束一天的工作。依然是这一条路,汹涌的人潮暮色把心越收越紧。挑了一些平时少吃叫不出名的水果,买了两包中华香烟,胡可沉重地推开租住小屋的门。

她把齐腰的青丝高高盘起,耳根洒了些香水,穿上最喜欢的那条黑色束身连衣裙,峨眉淡扫,镜中的自己在今晚多了成熟的妩媚和妖娆。她拉上房间的窗帘,打开床前的小灯,把光线调的比往日要暗淡一些,用虚掩的门隔开了睡房内弥漫的暖色。

看了看时间,可以给林短信了

“嗨,今晚有空吗,我在家”

“嗯,好的,来看看你”

短信马上回复,如预期的一样。

可儿不停地做这做这做那,来分散扰乱的思绪,渗透在心的有一丝恐惧,一点的悲哀,她偶尔站到屋外,瞟着巷口过往的行人。

这晚的夜色拥挤,雾霭夹着局促和不安挤压过来,林的脚步越来越近,越来越重,一步一步踏在可儿紧绷的心弦上。

推开门,桌子上有价格不菲的水果和高级香烟,窗帘严实,睡房里暧昧的灯光,可儿今晚妩媚的成熟,林职业性敏感的嗅到:今晚的夜色里有诱惑的味道。

林眉宇轻轻拧起,神情严肃道“丫头,你是有事约我来的吧!”内心被窥透,可儿心中羞愧不安,尴尬地小声说,是有一事要打听,调低了电视的声音,将事情娓娓道来…

楼梯口的人上上下下,不时有咳嗽声、喧哗声打断可儿的思绪和语气,林感觉到可儿的窘迫和慌乱,道:到我家去吧,在这里我和你一样的不安

5

林像招待客人一样接待了可儿,泡来一杯绿茶,拿出水果和零食,打开电视挑了一个合适的综艺节目,欢快的气氛按压着可儿跳动不安的心。

侧身上楼时,不时有人驻足招呼,

“有客人啦”

“嗯,我之前的一个学生来看看我”

“我在N市检察院工作了,这次回来看望老师,也请教一些专业知识”可儿乖巧地配合着。

林的从容不迫、处事不惊,让可儿明白岁月、历练、沉淀,这些词的深刻。可儿沉甸甸的心事和夜色一样凝重,要和这夜色怎样的对峙下去?

墙上的钟指向11点时,林拿出一件女士睡衣给可儿“换上吧,时间不早了,该睡觉了”

本来就已经在手心的夜晚被攥紧,房间内的每一种声音清晰入耳,每一次的呼吸清晰可闻,可儿觉得自己的心脏很大,如果拿出来定像个充了气的气球。

每一次的呼吸里,吐出来散在空气的气息都能找到紧张的因子,林的身体挨了过来,可儿感觉自己的肢体像冰一样凉,机械一样的僵硬。

可儿对于情事仍像少女一样懵懂,羞涩。当异性的体温和气息袭来,她的思维已经停止了转动,呼吸紧促脉搏错乱。她又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试着模仿电视里出现过的一些镜头,她温柔地把身体靠近林,颤抖的手放在林的身体上…

林明显的感觉到可儿的青涩、惊慌和刻意的主动,他怜惜地搂紧了她“跟我仔细地说说你朋友的事情”可儿理了理错乱的思绪,细细道来不漏任何的细节,林认真的听着,不时地提出一些问题….

可儿后来问起“你工作的时候,是不是穿着法官袍,像香港电视剧里的?”林说“是啊,有时间你可以到法庭旁听席看我工作的样子”可儿就歪着脑袋想象着:林着长袍,法官帽上的卷儿,会不会随着头一晃一晃地,她偷笑出声来。房内的气氛深渗了语言、词句、声音,似乎流畅灵动了些许。

夜已浅睡,房内的灯也暗了下来,可儿预期的事情也在进行之中。她玲珑的身影如月华一样的晶莹,似巫山神女般迷离,林温柔地牵引着战栗的可儿进入,完成…

6

西下的月白在窗前叫醒了可儿,她迅速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在晨曦之前离开了这栋房子,林远远地跟在身后,目送了一程。

昨夜的紧张、战栗、不安,秘密,被夜色包裹完整,待今早寻觅不露痕迹。昨夜紧紧攥住的夜晚现在撒开了,清晨的露水在叶片上晶莹的跳跃,微风入袖一丝清凉入心田。

可儿如重释负,她知道这一夜或许什么也换不来,或许还将失去很多,如自尊。但她觉得,能为娟子做的就是这些了。

回到住处洗漱的时候,林的短信来至“丫头,我想给你送一套衣服,钱在包里你自己买去”

包里有一沓钱,应该是她睡熟后,林偷偷放的。可儿的思绪又乱了:他为什么给我钱,是我昨夜的报酬和价值么?她想起林的深厚和老道,不露声色地将夜色下她战栗的身体,廉价的自尊换作一场投怀送抱的金钱与美色的交易。

可儿无泪的哀嚎,不停地用冷水拍打着自己的脸,她决定将心事深藏,把昨夜遗忘,假装不曾来过,不想再过问娟子的事情,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关在房内看电视。

林依然会发来短信,

“在忙什么,今晚请你吃饭可以么?”

“哦,我这几天要加班”

“丫头,怎么不见人影了,在忙什么?”

“一直在加班,最近”

“你最近出了什么事,能见见你么”

“我家中有一些事情,要呆上一些日子”

可儿一直婉转地拒绝着林的问候,那一夜,那一沓钱,像一把尖刀不是地挑起她纤细敏感的神经,她一直坚持的高贵自尊、傲气、矜持,在那一夜换成了一沓钱。

7

正在上班娟子的电话来了,她兴奋的话音一扫可儿心中的阴霾“可儿,真是谢谢你了,你帮我大忙了,他今天刚从检察院出来,林法官之前私下简短地、暗示性地提示”可以把挪用公款转化成借用公款,要大量的人证、物证、还款凭证等单据。庭上林法官用人性化的语言带动庭审人员的思绪,把审判结果定为借用公款,限期内必须归还,只是违纪没有犯法,单位的领导酌情依然接纳他。

可儿欣慰地说“真好”

娟子又说“你还没告诉我,是怎么接近林法官的”

“只是请吃了一顿饭”

“哦,不会吧,现在的潜规则都少不了美色,可儿,是不是你亲自….”娟子在话筒里压低了声音。

像被黄蜂蛰了一下,可儿脱口而出“什么啊,我只是给他安排了一个小姐”

娟子的电话轻轻就挪开了压在心中的巨石。这晚心情不错,可儿决定到公园走走,好久没到舞厅去了,她怕见到林,她要将那一晚的夜色和真相,用沙子将其掩埋在心海,把那一晚轻微的迷醉终止在记忆里。

晚风摇曳,树影婆娑,秋虫呢喃,公园的灯光下,可儿悠闲地散步想着一些心事。

“丫头”一个声音拦住了脚步,

是林,可儿一阵惊慌。

“你不是说在家么,怎么在这,是在回避我吗?”

可儿想解释,话题不知从何处开始,

“帮你全当你是我朋友,并不是因为那一夜,事后你这样的回避我,你这样做伤害了我,知道吗?”

见可儿沉默不语,定是默认事实,林心中恼羞成怒,言辞激烈越说越急,

“原来你处心积虑认识我是有目的,现在才知道我被你利用了,之前喜欢你的善良纯洁,原来是个心机重重,让人害怕的女子…”

泪水顺腮滑下,她跑开了,在僻静的巷子里俯身痛哭,用眼泪洗刷了这些天的积郁、委屈、矛盾、纠葛缠绕,哭罢她轻松多了,可儿不再去想林真的想法了,无论林当她娇羞的身体是一种交易,还是迷离夜色下男女之间的暧昧情感,可儿想这已经不重要了,或许她的敏锐也许真的伤害了另外一个人。

她给林发了一条短信“谢谢你,对不起。我是个固执的丫头”

8

远处,夜色正浓,城市的灯火迷离,一股微凉倘佯在周围,可儿觉得自己该找个人恋爱了。

评论

  • 颜亦雪:故事很感人,一种现实的写照,一个女孩最高贵的灵魂,只是竟有些许怜悯林。
    回复2010-06-05 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