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祭

2010-05-13 20:38 | 作者:晓寒 | 散文吧首发

文/晓寒Q:552340956

自序

(一)

那天我生日,正值周六。同班二君要去买衣服,我便跟着他们一道去了,也顺便买点东西。说到此行目地并不在此,我本打算一个人去武大看樱花,但和他们一块去,有人陪又何常不可呢?

在旅途中,遇到了一些令我难忘的事,在这里姑且提一提,以示纪念。

那天非常不巧,又碰上了堵车。车走走停停,弄得人有种想吐的感觉。幸好我是坐着的而且靠在窗边,因此对我的影响并不大。假使自己是站着的,那后果就可想而知了。

随便向窗外看了看,满街都是车。其中有一排挂着彩带的轿车,分明是那家的婚车。结婚之日遇到如此之事也够呛的吧。我们坐的客车一直并排在那列婚车的旁边,伴着走走停停了半个多小时,或许这半个多小时是他们结婚二人一生中最急切的时刻吧。谁叫他们生活在这个堵车成家常便饭的城市呢?不管怎样在此祝福他们。

车开到了武汉客运港,我们便下车向着步行街走去。

在步行街的入口处,我无意中看到一对青年男女,他们恐怕是恋人或是夫妻?男青年推着那辆买卤菜的车,女青年跟在后面,也不时伸手去帮忙推。我留意了几分钟,一直没看见有人买他们的东西,或许他们一天中根本赚不了多少钱,但那一起努力过生活不离不弃的日子,再多的金钱也买不到。

步行街的东西着实贵了些,我们便灰溜溜地跑去了汉正街——那里的便宜多了。不到一会儿,该买的东西也都买好了。时值中午,请他们吃了饭,在我的提议得到赞同后,我们便搭上了去武大的车。

将近几十分钟的路程,车便来到了武大正门。下车便朝武大走去。其实先前也来过,只是当时正秋末,没什么可观赏的,现在再来一趟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走进武大,主干道的右侧是一块草坪,上面有很多游玩的人。草坪旁有几棵花树,花开得格外绚丽。我的心情也一下变得兴奋了,以为那便是樱花。后来听到游人说那其实是早开的桃花,心情也恁地失落起来。失落之时便听到有人大喊“不要践踏草坪”。顺眼看去,先是一惊,然后也便灰溜溜走开了,当然相片还是拍了几张。值得感叹的是那位敢站出来大喊的仁兄,他是否是武大学生?此时也终于明白了我辈之流进不了武大的原因了。

向前走便到了樱园,那是去武大必游之地。樱园其实是由路两旁的樱花树组成的,“园”便谈不上了。进入那条樱花树道,映入眼帘的便是路边那个刻有“樱园”二字的大石,当然此时已围满了人。走近发现一位眉清目秀的姑娘靠在樱石上,旁边不时有人拿起手机拍了起来。当然我也不会错过这个免费拍美女的机会。只是不经允许拍别人,是否有失礼貌呢?暂且不说了。

沿着樱园道走,路边的樱花有些许已经开了,但不是那么灿烂。怨只怨我的手机相素太低,定格不好这美丽瞬间。走着便到武大后门——凌波门(姑且这么说吧,是否是后门我也不知道),出去便是东湖了。

走在东湖的石板架上,吹着习习的凉风,心里舒坦极了。湖面上有很多停泊接客游玩的小船,游客也都络绎不绝。绕石板架桥走了一圈,又回到了湖岸边,那里也停泊了一艘小船,只是冷清了许多。坐在船头的是一位老人,悠闲地抽着烟,眼光望着远处,宁静而高远。是啊,他们毕竟不是年青人了,有时悠闲宁静比那微薄的钱财更重要,远处是年青人的世界,不属于他们。因为游湖不在我们此行目的之中,要不我们便可以“宰”那位老人一顿了。

玩累了,时间也不早了,原路返回到武大正门。坐上了车,踏上了回校的路。路过一家酒店时,看见里面摆满了酒席,是早上遇到的那对新人的酒宴吧。我们也算是他们婚姻的见证人吧,谨再愿他们幸福。同时也感谢同班二君在百忙之余陪我,也算给足了我面子,谨再谢。

(二)

其实写这篇文章的心情并不那么急切,可当在武大看到风过花飘落时,想到了情也会像花飘落一样逝去,心情便急切起来了,也终于觉得有写些东西的必要了。可拿起笔却迟迟不肯下手写,因为写这样的文字自己的心也会觉得压抑。

文中讲到了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故事,说不上唯美,也还只是悲伤罢了。他们的故事开始于花下,又伴随着花的凋谢而终结,也可以说花时他们“爱情”的见证吧,只是结果太过不了了之罢了。

对于文中的人物切不可对号入座,其实并没有必要对虚构的人物指手画脚。若非要说与真实生活有什么联系的话,也只能说所述之事可能在现实生活中曾真实的发生过,只是我在这里累述也不免多余了吧。

在此也谨提醒我们自己,好好的珍惜身边的人,不要等到失去了才后悔莫及。

最后想把这篇文章发到空间去,但不知是否写得下,呵,盼腾讯能增加空间一篇日志能写的字数,那样也许会产生更大的效益也未可知也。

仅以此为序

(一)

1女孩独白

前天,他又打电话给我,要我出去陪他。我没有答应。

他认识我是在开学之初的校文学社纳新大会上。说实话,我对他没什么感觉,虽然他还算是个帅哥,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富有气质的面庞,甜甜的嘴皮,属于女人缘超好的那种。但关于他怎么看上我的,这个我也不知道。

时节阳光明媚,春姑娘慷慨地赐予着大地以新绿,万物一片生机。

厌烦和他在一起的生活但不够残忍的我,始终没有当面拒绝他。

于是便逃避。手机经常是关着的,接到他的信,也只是寒暄地回了一些客套话,再么就直接说手机没电,然后继续关机。

我是否一直认为逃避也是避免伤害对方的一种手段呢?我也说不清楚。

A市春天气候温和,而且听说C大学里有樱花可赏,但凡赏樱花的都是热恋中的情侣,我还不够资格。

“这个周末陪我去C校看樱花好吗?”他的声音又在电话中响起。

“呃……这个周末我打算回家去,没时间陪你,你还是去找别人吧。”我口是心非地答到。

“这样啊……那我也不去了。”

我就是这样拒绝了他的邀请。

到了周末,自己却一个人去了C校……

2男孩独白

时间过得真快,来学校都有一个多月了。再过几天就是我生日,正值这个周六。

初春的天气让人心旷神怡。路边的小草绿了起来,柳树发出了新芽,青蛙哇哇地叫了起来,连风都变得温柔多了。

一个人在学校也怪无聊的。喜欢晚上独自一人散步,但大多是在人少的地方,足球场是万万去不得的,那里情侣太多,要是打扰他们私语,那我可担当不起。散步的时候喜欢听Jay的歌,哀伤的旋律,时而缓慢时而急速的节奏,就像两个人的爱情轨迹一般。

但散步的时候,从不奢望遇到一个像丁香花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那是我万不敢想的。遇也可能遇上,但一般不会有后事的。不会像某些无聊的人,走近说着一些无聊的话,然后也还是无聊地走开了。这个我是不会做的。还有就是无聊的时候喜欢写一些文字,大抵也都是体现哀伤的。然后放到自己空间里去大抵也只是自己看看,浏览的人本就不多,更别提评论了的。

于是乎觉得,大好春日,正值自己生日,不出去玩一回太对不住自己了。听说本校所在A市的C校里有樱花可赏,便开始打起到C校看樱花的主意了。当然也还是一个人。

(二)

C校赏花相遇

周六那天,天气格外的好。明媚的阳光照耀着被柔和春风吹抚的大地。草绿了,水暖了,花也开了。

男孩和女孩都同时来到了C校。

C校真的很美,树木葱荣,建筑别致,透着一种既古朴又现代的美。

走进校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主干道右侧草坪旁的那些开得正艳的花,乍一看宛如秋后晚霞一般璀璨夺目。

两人都向那花树走近。

女孩走到花树旁,用手触碰了一下花朵。花瓣红艳剔透,花丝浅黄高雅。淡香浮动,沁人心脾。

男孩也站在树的一边,不知是在赏花还是在看赏花的女孩。看着出了神,便拿出手机拍了起来。

女孩向树旁瞅了一眼,发现有位男生在拍自己,也就不动声色地站在那里,像在故意摆弄姿势一样。

这时风变大了起来,花瓣随着风飘落,像在下花一般。

男孩和女孩的注意力都转向了飘落的花瓣。

“这花太美了,但总会凋谢的,正如爱情一样。”男孩想。

“花是美,但总会飘落的,正像爱情一般。”女孩陷入了沉思。

男孩拿着手机继续边走边拍,一不留神撞到了在他前面走的女孩。

“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啊。——你一个人在这里赏花吗?”

“是啊。——这樱花很美…”

“樱花?你真有趣耶,这是早开的桃花!”

“啊!桃花啊…”说完男孩便傻傻地笑了起来。

“刚才拍你,注意到了没?”男孩接着说。

“哦,我很高兴啊,至少有人欣赏。”

“你抢了花的风头。”

“是吗?呵…”女孩浅笑道“有兴趣一起去看真正的樱花吗?”

“真的?我很乐意,走,一起去。”

樱花开得并不好,只有点缀的几朵。

“开得不是很很好啊,但它仍会继续盛开的……”男孩说。

“但是不可否认,它也会很快凋谢的……”女孩回应道。

“是啊,就像美好的事物一样,总是那么短暂。”男孩感叹道。

女孩沉思良久。

“今天我生日,谢谢你能陪我。”

“没什么客气的。眼看我生日也快到了,三周后又有谁陪我呢?”

没有过多的言语,更别提姓名、住处。两人就这样消失在窜动的人群中,甚至没有一句道别的话。

(三)

1男孩独白

回校之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后悔没和你道一声“再见”,是人潮涌散了我们,还是我们给自己的心筑起了重重樊篱?好想再回到那时,问你的姓名、住处,还有你的往事。但那样是否太冒昧了呢?我们顶多也只是偶遇的路人,仅此而已。

你还记得我吗,或者没有一点印象吧,就像生活中的很多过客一样,擦肩而过是唯一的选择。

但至少我是不会忘记你,那个在我20岁生日陪我赏花的女孩,那个我给她拍照却装作不动声色的女孩,那个被我无意撞到对之说了无数遍“对不起”的女孩,那个告诉我开得正艳的不是樱花而是桃花的女孩。我即使忘了A市,忘了C校,忘了樱花的模样,也不会忘记你那如玫瑰花瓣的脸颊。

你说过花是会凋谢的,正如爱情的逝去,缘分尽了,便是离开的时候。那我们的离开是否是缘分已尽呢?

终于耳畔又响起了那千年的咒。有些缘分是永远没有结果的,有些东西再怎么留恋也不属于你;有些爱情上帝忘了给他们交错点,所以他们永远只会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

仁慈的上帝请给我指引,我不甘心只是平行线。

三周后你生日吧,我该再去那里一次,些许会再碰到你。

2女孩独白

回校没几天,他又打电话给我,说要和我分手,我坦然地答应了。没有问原因,因为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没有刻意去伤害他,感谢他给我这个放手的机会。

C校赏花时,你说过花是会开的,但我们都无可否认,花也会飘零凋谢,正如我现在的爱情一样,祭奠是唯一的选择。

你会很快忘记我吗?一个你说过抢了花风头的女孩,一个碰巧陪你过生日的女孩,一个连一句“再见”也没说,就匆匆离去的女孩。

但至少我不会忘记,不会忘记你偷偷给我拍照片,还以为我不知道;不会忘记你撞到我时声声的对不起;不会忘记我告诉你那不是樱花而是桃花后你傻傻的笑。即使我忘了A市,忘了C校,忘了樱花的模样,也不会忘记你。

我是否是中了柏拉图的咒?当我还没得到的时候,就注定我终将失去?

三周后也该是我生日了,又有谁陪我呢?还是再去一次C校吧,随便拾起些回忆

(四)

故地重游,失之交臂

三周如一瞬。

女孩便怀着急切的心情踏上了重游C校之路。路上还算顺利,没过多久就来到了C校。

男孩此时正坐在车上,焦急地等待堵死的车,希望能快点开动。

女孩走了进去。还是那个校园,一样的美,但分明冷清了许多。游人少了,多的是匆忙的行人和一张张麻木的脸。向主干道右侧望去,再也见不到那些像秋后晚霞一般花的颜色;走近只看见飘落在地上无人清理的花瓣和树上几朵残花固执地开着,像在坚守着什么,更像是一种祭奠。

女孩依然绕以前站过的花树转了一圈,却没有看见男孩。

“他些许已忘了我吧。”

女孩随手摘下一朵固执开着的花,喃喃自语。随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C校……

走出C校的那一刻,男孩坐的车正好到达。

男孩进入C校,依然绕女孩以前站过的花树转了一圈,却没有看见女孩。

“她些许已忘了我吧。”

男孩随手摘下一朵固执开着的花,喃喃自语。随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C校……

后记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心情并不是很好。但断断续续地也竟写完了,也值得庆幸---毕竟自己也着实无聊。

其间停笔了几次,之所以停是因为自己也有一种不忍心写下去的感觉。我无意将这美好的际遇写向一个凄美的结局,毕竟人都是向往美好的。但生活就是生活,哀伤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以。倘使结果都是白马王子冲进城堡吻醒了沉睡的公主的话,那便失去了生活的真实性,也便索然无味了。

但我并没有一味的消沉,至少我给了他们一人一朵固执地开着不愿落下的花做纪念,有这些记念陪伴也就足够了。

花谢了,正如文中男孩所说的,仍会开;花开了,正如文中女孩所说的,仍会谢。

花开是短暂的成全,

花谢是永恒的祭奠。

祭奠爱情的终结,

祭奠逝去的一切……

———完

评论

  • 颜亦雪:你的故事那天我拜读了,今天居然还在我们学校的报刊上看到,你在成都?
    或者我们在一个学校?
    380465611我的Q
    回复2010-06-01 18:54
  • 假装深爱的少年っ:很美 也许我们都在等 等那个能懂我的人
    回复2012-01-19 1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