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春天不下雨

2010-04-24 15:02 | 作者:小白 | 散文吧首发

天天看新闻,许多地方都成了旱灾。这个天出奇的很少水,少了那一些风吹雨打的花事,没有了那一些底咛哀叹,过得反而有一些萧索的味道。还好没有写那一些忧伤情怀,没有那一些触物伤怀,因此也就没有人来说我又忧伤了又感性了。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天道四季轮转,多少枯荣?多少兴盛衰败?人道生老病死,多少生生死死?多少悲欢离合?天道有常,只是风云难测;人道悲欢离合总无常,然而人间总有真情。天无情,所以恒古,四季变换多少风花月都烟消云散,它犹如佛祖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人有情,所以一不过百年身,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总穿梭在人的一生,纠缠在那一些恨情愁中的却总是那一些小小故事。有多少人擦肩而过?有多少眼泪随风而去?有多少青春执着所蹉跎?

总听人说“人不轻狂枉少年!”只是,我不羁的放纵我的情怀,举杯邀月浅唱那前朝遗曲,低咛小楼旧作诗词,只是这一份风雅原也是一份遗世寂寞。我欲学那东坡豪迈,只欲乘风归去,然而那高处的风寒却比一个人的孤寂来得汹涌。寻寻觅觅,我找寻一份《牡丹亭》那样的情怀,亦或《西厢记》里面的段,只是结果却是冷冷清清的守着那一份窗台月光,彼此举杯伤怀,恍如那个李清照笔下那般凄凉孤寂。“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那个年少的轻狂,别人以为那个笔端稍微显露点才华的自己可以成为个才子,只是谁人知道那只是一份郁郁不得志的伤怀,借那笔端寥寥文字打发下无聊的时间。学那柳永,且把浮名换酒钱,只是柳永的低声吟唱,唱着他那被皇帝革掉的浮名。在庙堂里,他的才华得不到重视,只好把那“浮名”拿到青楼歌坊换来几壶浊酒。幸好他还得到了青楼歌女的了解,而我却得了个杜牧一般的结局,“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有一些寂寞是万古共通的,有一些愁绪是遗世而存的,最怕就是“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待与何人说!”

羡慕过庄子的逍遥;羡慕过陶渊明的悠然;敬仰过竹林七贤的清明;敬仰过范仲淹的天下为怀。我以为我能活得与众不同,以为自己能不拘物外,洒脱得活着。青春已经去半,知己半零落,突然发现那一份锐气渐渐消散,那一份年少的轻狂早已经成为回忆里面的一些感叹号。明月依旧,心境却已经不一样了,还好那一份洒脱没有消散……

没有雨的春天,少了那一些花开花谢的感怀。却让自己冷静的思考了一遍人生……再也没有那个书生了,留下的只是小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