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岁当“校长”的杨忠

2010-04-07 23:32 | 作者:剑江之鱼 | 散文吧首发

十四岁,我们也是初中生,在爷爷奶奶,妈的簇拥下去学校上课,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无忧无虑;你的母亲却因为借不到钱,无法再供你继续上学,你因此被迫辍学。

我们和你一样都是青少年,我们在阳光下酝酿着七彩的,希望将来当科学家、工程师、作家或商人;你辍学后,白天你拼命帮母亲干活,晚上你仍然捧起课本继续温习功课。当你看到村里不少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却同样因为经济原因无法入学时,你“突然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于是,办学教孩子们识字的念头开始在你心中升起。

我们每天起床后,家里的大人们已准备好了牛奶面包鸡蛋,还有用之不竭的零用钱;而你呢,一个村民听说了你要教孩子读书,把自己的房子腾出来给你当教室,几户村民连忙凑了500元交到你手中,说那是你一年的报酬。只有初中文凭的你,在乡亲们的眼里,俨然是“大秀才”。后来,在乡亲们的支持下,一所简陋的学校办起来了,但买了课本和其他教学、学习用品后,你发现500元钱分文不剩。

我们的爸爸妈妈,不是当官的就是当老板的,再不济也是工人,钱不是问题,生活更不成问题;你的家人眼看村里的很多同龄人相继外出打工,不断寄钱回家,你一心当孩子王的举动让母亲难以理解。你母亲曾多次苦苦相劝,希望你到外面打工,挣点钱养家糊口,但你总是下不了决心,你说:“这里的孩子离不开我……”

我们在家从不干家务活的,洗衣做饭,家务活不是我们的事,爷爷奶奶干不了,爸妈没时间,我们家会花钱请保姆嘛;而你却随着村民们陆续把孩子送进学校,你感到在教学上日渐吃力。你曾经试图说服一些老师到学校里教书,终因每个月只有100多元的报酬,没人愿意留下。一些学生因贫困交不起学杂费,你不得不利用假期到山西、陕西、四川、浙江等地打工,挣钱为孩子们垫付相关费用。10多年来,面对种种困难,你一直在苦苦支撑,最终病倒在讲台上。2006年6月下旬的一天,你正在给学生们上课,突然感到胃部一阵难受,你几大步跨到教室门口,“哇”地吐了一地血,随即一阵天旋地转,在地上强忍着蹲了一会儿,拭去嘴边的鲜血后,你又回到教室继续上课。3个月后,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你到医院检查,被确诊为食管瘘,随后辗转到武汉住院治疗。按照医生的吩咐,原本手术后要住院疗养21天,但4天后你就回到了学校。“回去那天,学生们赤脚徒步到乡里接我,晚上还一直陪伴着我。”你很感动地这样说。

我们初中毕业后会上高中、大学,一路阳光露,一路欢声笑语;你却是今年4月份,贵州教育学院在获悉你的情况后,免费将你招到中文系专科班就读。在就读前,来自深圳的一位志愿者接替你到学校支教。你在教育学院,深知机会难得,学习格外勤奋。每个月,你靠着好心人捐助的300元生活费,顽强生活着。大病过后,身体上留下了不少后遗症,你还要定期到医院检查,经常为了医疗费四处借钱。如今,村里学校里已经有82个孩子入读,每次抽空回家,孩子们总是舍不得你走,而你再忙也要给他们上两节课再返校。特别令你担忧的是,学校里唯一的支教老师年底就要走了,到时孩子们怎么办?你说,现在他最牵挂的就是学校里的82个孩子,你要在教育学院读两年,但孩子们的学业不能中断,希望有更多的志愿者到学校里支教,为山村孩子奉献心。

我们只知道你是贵州省大方县沙厂乡仓上村人,姓杨名忠,当了十年的“校长”,现在可能有二十五六岁了。我们能为你做点什么?我们能为山村孩子做点什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