吮痈舐痔

2010-03-20 23:29 | 作者:鲁公青夫 | 散文吧首发

这个成语是比喻卑劣地奉承人,“吮”是用口吸,“痈”是一种长在身上的脓疖子,给人带来很大痛苦,“舐”就是用舌头舔,“痔”就是痔疮。据历史记载“吮痈舐痔”的有三处,但这三处这样做得的目的却大不相同,有人这样做是为了钱;有人这样做是为了感恩;还有的是被迫无奈、不情愿这样做;还有人这样做深得将士人心,鼓舞士气。

《庄子·列御寇》:“秦王有病,召医,破痈溃痤者,得车一乘;舐痔者,得车五乘。所治愈下,得车愈多。”意思是:秦王有病召请属下的医生,凡能治好臭疮烂疖子的人可获得车辆一乘,舔治痔疮的人可获得车辆五乘,凡是疗治的部位越是低下,所能获得的车辆就越多。史料没记载有多少人为了赏赐去这样做了,但肯定有人为了钱什么肮脏的事都干得出来,这秦王看样子也是头顶上长疮,脚底下流脓-----坏透了。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记载:起之为将,与士卒最下者同衣食。卧不设席,行不骑乘,亲裹赢粮,与士卒分劳苦。卒有病疽者,起为吮之。卒母闻而哭之。人曰:“子卒也,而将军自吮其疽,何哭为?”母曰:“非然也。往年吴公吮其父,其父战不旋踵,遂死于敌。吴公今又吮其子,妾不知其死所矣。是以哭之。”这是说吴起做主将,跟最下等的士兵穿一样的衣服,吃一样的伙食,睡觉不铺垫褥,行军不乘车骑马,亲自背负着捆扎好的粮食和士兵们同甘共苦。有个士兵生了恶性毒疮,吴起替他吸吮脓液。这个士兵的母亲听说后,就放声大哭。有人说:“你儿子是个无名小卒,将军却亲自替他吸吮脓液,怎么还哭呢?“那位母亲回答说:“不是这样啊,往年吴将军替他父亲吸吮毒疮,他父亲在战场上勇往直前,在战场战死了。如今吴将军又给他儿子吸吮毒疮,我知道他也会在什么时候战死在沙场,因此,我才哭他啊。”。吴起的身份大概相当于现在三军总司令,这样的兵、这样的身先士卒,在什么朝代也堪称楷模,后世把他和孙子连称“孙吴”,著有《吴子》,《吴子》与《孙子》又合称《孙吴兵法》,在中国古代军事典籍中占有重要地位。吴起为战士吸吮毒疮的做法,大大的鼓舞了士气,战士对他的报答就是英勇的战死在沙场,这就是吴起所向无敌的法宝。

《史记--佞幸列传》记载:文帝做,想登天而不能,有一黄头郎在背后推他,文帝才得上天。文帝就要寻找此人,见了邓通衣服后穿,恰恰是梦中所见,文帝喜悦非常,对他恩宠也日甚一日。文帝常常去邓通家里做客,曾经数十次地赏赐邓通,并让他做官至上大夫。不过邓通确实没有什么才能,他的优点是老实谨慎,不好应酬,文帝赐他休假,他也很少外出。他就是靠这点获得了文帝的欢心。文帝找人给邓通相面,相士说:“他要贫穷饥饿而死。”文帝说:“我让他富贵,怎么会让他贫困?”于是就把蜀郡严道县的铜山赏赐给邓通,准许他铸造钱币。由此,“邓通币”遍布天下。文帝生疮,邓通为他吮吸脓水。可是文帝并不高兴,就问邓通说:“天底下谁最爱我呢?”邓通回答是太子。等到太子来看望,文帝就命他为自己吮吸脓水。太子面有难色,但只能照做。后来听说邓通经常这样做,内心愧疚,从此就怨恨邓通了。后来太子继位就是汉景帝,免了邓通的官。不久有人告发邓通,邓通被查办,家产全部没收,这样邓通就真是一文不名了。最后,他死在了别人家里。

邓通为文帝吸吮脓水,是报答文帝对他的恩宠,但无意中得罪了太子,而太子被迫作不愿做的事,也有情可原,汉文帝是刘邦的儿子,假如刘邦长了疖子,你汉文帝作为儿子也未必然能为父亲心甘情愿吮吸脓水,但却要儿子为他吸脓,实在有点强人所难,以至于汉景帝把怒火泄到邓通身上,这邓通实在有点冤枉。

“吮痈舐痔”大概是最让人恶心的事了,但还有更恶心人的事就是“吃屎”了。很多人都知道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当时吴越交战,越国战败,越王勾践只剩五千人被包围在会稽(今苏州),越国只得表示臣服。吴王夫差不听伍子胥彻底消灭越国的建议,《史记-越王勾践世家》记载:“吴王弗听,卒赦越,罢兵而归。”越王受到了会稽之耻,于是“卧薪尝胆”,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消灭了吴国,吴王夫差自杀。《吴越秋》记载越王勾践战败,到了吴国作了“囚臣”,住在石室,为吴王养马。越王在吴国卑躬屈膝,为彻底麻痹吴王,听从范蠡的计策,尝一下吴王的粪便,《吴越春秋》记载:“适遇吴王之便,太宰嚭奉溲恶以出,逢户中。越王因拜:‘请尝大王之溲,以决吉凶。’即以手取其便与恶而尝之。”当时,吴王病了三个多月,估计病得不轻,但范蠡却观察吴王的病不久就会好起来,因此献计让越王尝粪。越王尝了吴王的粪和吴王说:“我曾经跟老师学过,粪便的味道苦并且酸,味道是正常的,说明身体气顺,大王的身体很快就会好起来的”。过了没几天,吴王的身体果然好了,吴王被感动了就放越王勾践回越国了,这无异于放虎归山,二十年后越国消灭了吴国,越国成为一代霸主。《史记》里只有越王勾践“尝胆”的记载,并没有越王勾践吃粪的记载,因此这故事可能是外传。

历史上还有另一位自愿吃屎的人是唐朝武则天时的一位叫郭霸的。《资治通鉴》记载:“宁陵丞庐江郭霸以诌谀干太后,拜监察御史。中丞魏元忠病,霸往问之,因尝其粪,喜曰:‘大夫粪甘则可忧,今苦,无伤也。’元忠大恶之,与人则告知”。这个郭霸是靠阿谀奉承得了一个小官职,中丞魏元忠病了,郭霸前往探病,并尝了魏元忠的粪,高兴地说:“大夫的粪如果有甜味,病情就严重,现在,粪是苦味,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但没想到魏元忠并不领情,大为“恶心”,逢人便告诉。这郭霸拍马屁没拍在地方,今后还怎么做人?!

这“吮痈舐痔”和“吃粪”,大约是世上最低下、最肮脏的事了,但有人却心甘情愿地去干这种事情,这当然是有各自的目的。为了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为了钱财,免不了遗臭万年。韬光养晦,为了事业,为了复国大计,干常人所不能干的事,流芳百世也在情理之中。

2010.3.20

评论

  • 1451543020:akk扫描仪:http://www.akksmy.com/ 分析牌的仪器:http://www.pkpfxy.com/ 记号牌:http://www.wenying1.com/ 单人操作批发网:http://www.drczpf.com/ 九哥http://www.jgpaiju.com http://www.i7pj.com http://www.an7pj.com/ http://www.qzone.cc/u/2480561…
    回复2015-12-31 1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