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诺

2010-03-01 04:03 | 作者:夕阳断桥 | 散文吧首发

的背影在浓绿中逐渐模糊。日的阳光大张旗鼓地钻过层层浓密的树荫,蛮横、张扬的搅碎春的最后一丝境。夏风吹拂着整个天空,每一片树叶都充满情的甜美。虽然,无度的燥热和风无常使得整个夏天显得空寂和寥然,而那个夏天却是永远属于我的。那个夏天的记忆却是深情的、柔和的。

那个二十岁的夏季永远静静的凝视着我的心灵,并将温馨我一生的情怀。

爱情生活中消褪了最初的浓烈,当爱情被婚姻打磨成一个又一个琐碎的日子,当从前的一个个夏季沦落而去,当悲哀地发现自己内心坚守的纯真于世事的纷繁中几近淡然。那个许在夏天的诺言,在这些年里竟是如此忠实的陪伴我一路风雨。那个因许下诺言而美丽的夏天,竟成为心灵旅程上一份刻骨的记忆,一个永远的证据。

那年夏天,我二十岁。一个活力四射、单纯、敏感又多情的年龄。那时我已经参加工作,并投入的恋爱着。那时我负担着家庭牵挂着多病的母亲想念着长城脚下、身在军营的恋人——翔,过着平淡却快乐的日子。

那是一个冲动和激情张扬的年龄。一方面我为母亲的病情忙碌着、担忧着。一方面我深深的爱着、刻骨的想念着。我是那样的自由,骄傲和倔强。虽然生活如一泓平静的湖水,波澜不惊,但我内心里埋藏着别人无法体察的渴望和煎熬。尘世上的一切,在我的眼里是那样的渺小和微不足道。

唯他,几乎占据了我的整个心灵。

是的,那时候爱情甚至是我生活的全部。我们彼此那样真实的牵肠挂肚,乃至于很多时候即使每天三到四封书信再加一个电话,也仍旧无法排遣我的相思的苦痛,寂寞哀伤。我在平静的表像下苦苦地挣扎,很无助也很悲凉。但是,翔不能来看我,部队有铁一般的纪律,而他,同时要为考军校争分夺秒。可我,被爱情深切的吸引着全部的身心,二十岁的我,强烈的感受着那份难以言喻的激动。

我甚至不再相信,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会比爱情更永恒更真实。

我至今都不曾改变。仍旧相信,爱情,对我有着那种令人折服的力量。年轻的心,怎么也不能够让相思深藏,那种想要追寻爱情的渴求,让我无法停止对他的念想。

在那个夏季,当我在这样一个午后,看着窗外恣意飞洒的雨滴,我平静的做出了一个决定,我要追寻爱情。没有犹豫和彷徨,有的只是坚定和激动。我收拾起简单的行囊,在我的背包里放入几大摞珍藏的信件,放入那个只属于我、属于爱情的夏天。我辞掉喜爱的工作,相伴的好友,踏上北去的列车。

我坚信,这个世界,只他,才是我的唯一,我一生的至爱。

背着那个夏天的记忆,我义无返顾,坚定的追寻自己的爱情。在一个微雨的早晨,我安静的出发。未告诉翔,我会去八达岭探望他,未想过要带给他什么样的礼物。我想,自己便已是他最大的惊喜。

当我终于与他面对,当我终于可以抛开旅途的疲惫依在他的胸膛,关于那个夏天的印象,就留下了最温情、最隽永的画面。当我终于可以和他手手相握,我就知道,这才是我期盼的最平凡却最真实的生活。这,才是我要的,最平凡却最真实的快乐。

那的确是我生命里最快乐、最幸福的日子。整个夏季,我怀揣着一个装满爱情的秘密缠绕在翔的身边。我们彼此真切的爱着并快乐着。

在又一个夏日回忆那个夏天的一切,我仿佛再次抚摩那种幸福。

于尘世里漂泊的这些年,面对太多的纷扰繁杂,心灵中有些很淳朴真实的感觉逐渐远去,但影子却愈加清晰。在那样一个炎热的夏季,一个同样飘着微雨的早晨,我们用沉默的方式,向天空许下对彼此的重诺。

其实,原本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们因为一点小小的误会产生争执。究其根源是因为我的敏感和多疑。可是,我的骄傲和倔强不允许自己低头。那一刻,觉得自己被这件事搅得头痛难忍(从小就常头痛,当时一直以为是生气的缘故,我不知道自己已经病得好重)。或许只因为根本无法给自己一个认错的机会和理由,我独自一个人在街上狂奔。

不记得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我醒来的时候已是第四天的早晨。我躺在翔实习的那家医院的病床上。缓缓睁开眼睛那一刻,奔入我眼帘的是一张写满焦急而憔悴的脸,一双满布血丝、充满爱怜和极度欣喜的眼。翔抚着我短的头发:“牛牛,你终于醒来,我等你好久……”不说他的担忧和焦急,不说他的心疼和挂爱,异样温和异样平淡的语言

翔告诉我,我因脑部肿瘤压迫神经而突然晕倒,已住院医治好几天了,那是几天以前的事情。他说:“牛牛,现在好了,你以后都没事了,不要怕,有我守着你呢……”。把手放在他宽厚的的掌心,我知道,这一生我再没有什么可畏惧的。

他,将是我一生的保护神。

没有精神也没有力量去想象,在我昏迷的那几天里,翔,是怎样应付过来的?于他而言,背负着怎样沉重的压力和负担?他是怎样担心着我的生命,承担着怎样的风险?多年后他告诉我,作为医生,他更清楚我当时的危险。要么,我会醒来回到他身边。要么,我永远的睡去,甚至不可以看他最后一眼!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如果我真的不能好起来,他不知道该如何给我的父母以完整的交代!

翔最终果断的选择了一种最为安全妥当的治疗方案。多年后他对我说,那是他一生中所做的最痛苦的一次选择。

这些年来去匆匆。风雨无常,带走了从前岁月里很多平常的日子。可是,那个夏天的记忆,随着流逝的时光更为醒目、更为清晰。

仍记得当时我躺在病床,虚弱的问翔:我得了这样严重的病,生命于我,是如此的不确定,死亡甚至可以随时随地接近我,我不敢肯定自己的人生究竟是漫长还是短暂,他为何还要对我这般的好?翔笑笑:“傻丫头,我们要在一起,是命中注定的,我既然选择了你,就会一生一世的爱你,即使你病得不能动弹,我也一样会照顾你”。末了又说:“傻丫头,你身体不好,命里注定是要嫁我这个医生的嘛,这是上辈子就定下了的……”。说这些话的时候,翔一脸的平静和安然。

在后来的这些年里,他确实做到了,就如他当初的承诺

不管我健康也好,疾病也罢,他终是一心一意的照顾着我,爱护着我。

被夏雨洗涤过的绿叶此时更为清目,缀在绿色枝叶上,是多年前那个夏天美丽的风景。这些年我泰然的接受着翔的呵护关爱,那样的平静自然,那样的心安理得。从不对他说生世永恒。

我想,有一种深情和默契不必言说。

生活无常,祸福无常,我们无法确定彼此生命的长度,便不能盲目的相诺永恒。我们不能拒绝死亡、疾病。以后的生命里,我与他,终究会有一个人先于对方走到生命的尽头。那个用生命许下的承诺却早已言明:我与他,不论哪一个先行,奈何上,望乡台前,终会有一个人,会在那里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