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随想

2010-02-19 06:33 | 作者:轻扫心尘 | 散文吧首发

秋日,我常坐在家乡的门槛上守望,看着村庄不断地凝结。侧身倚在陈旧的门框边,把头轻轻靠着那古木——听一段往事,嗅一丝泥香。淡淡的迷恋就如一杯浓茶,苦口却有醉人的回味,难以释怀。

我总是愿意静静地注视着那万类竞自由的风景,怕是在城里熏染多了的缘故吧,得花一段时间这闲暇。生活突然地平静下来,人就会感到一些孤单,好比一片云彩,被风吹散后便只剩下空洞了。也罢,说不定这样的心境才更适合欣赏风景呢。

院旁的小树,怕是和我一般大的年纪吧。记得儿时,爷爷握住我的小手,铲土,栽苗,浇水。虽落了个小花脸,但我第一次体会到了赋予生命的滋味。幼小的树苗已经变得高大,茂盛了,不变的是爷爷耕耘了一辈子的一双大手,一双粗糙而有力的手。从那时起,我有了自己的水壶与铁锹,人生的路会用它们开辟,浇灌,直至结出果实。

纤细高大的树哟,一切枝条都向上伸长,所有的叶子都面向阳光,焕发笑脸。它充满活力,满怀壮志。相比,身边的老房子要破败,零乱许多,老瓦土墙不知度过了多少年华。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一位历经沧桑的老者——真是格格不入啊。

起风了。

先是一阵飘飘的微风,从西北的竹林拂来,戏弄着田垄边的灌木,悄悄地翻起农人的衣襟。无际的旷野里奏起轻柔的簌簌声。不一会,风大了。麦子如骨牌,似琴键一般倾倒,屋檐上的老瓦片摇摆着,敲出叮叮的脆响,把一首明快的歌唱到了远方。一股幽远的澹香,一息滋润的水汽,摩挲着面庞,撩动着心弦。

谷子扬起来了,簸箕随着风的节拍上下舞着。老牛扯下垛上的稻草悠闲地嚼着。我抓起一把小米,冲到院中奋力一抛,看鸽儿咕咕咕地争着。偶尔有几个孩子,抓着一小把玻璃弹子,从院子这头玩到那头,从这个院子追到那个院子,没有人会去阻拦。我用力踏了踏脚下厚重的黄土地,想到这土地养育着世代的村民。

太阳,渐渐向西落下,那艳丽的红和灿烂的金色染媚了长空里的云霞,正如舞台谢下帷幕——群回巢,农人归家的时候到了。炊烟袅袅,隐约可以闻见饭菜的味道了。树,投下长长的影子,仿佛为我指引着家的方向。我转过身,凝视着这件老瓦房,一盏灯点亮了,四周堆满了玉米、花生。人们忙碌的身影晃动着……

我猛然觉得,这面前的庞然大物原来正聚集着力量,它默默地等待着阳光普照大地的那一瞬间,与阳光一同迸发活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