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墨天下

2010-02-12 21:57 | 作者:原非白 | 散文吧首发

泼墨天下

我也不记得了,不记得这到底下了多久……

很久没有动笔了,再次拿笔竟有种莫名的生疏,许久都没有写出一个字来,只余下笔尖的阵阵颤动,时不时的撩拨着我的心弦。窗外,看看天色虽已近傍晚,天还没有暗下来,竟是许久未见的水墨色,该是下雨的缘故吧!那些云朵的缬皱化开了一腔浓浓的忧伤,用不为人知的泪一寸一点一丝一缕地浸透着天幕深处,我不禁嗤笑它的顽皮,猛地才发现这唇角扯得好生硬,倒弄坏了好好一幅画,也罢,也罢,不去猜了。

独立窗前,白碧砚,无墨无毫,宣纸平铺,笔墨纸砚少了两种,这几笔折花枝又该怎么画?似乎想起什么,单单用手地空中做了个磨墨的手势,待将那天池水墨都磨均后,隐约还能闻到淡淡的墨香,在我心中兜了一圈又一圈,始终不肯散去,手腕轻轻一动,吸跑了天地精华的狼毫,斗然间幻化成千万匹骏马驰骋平疆,勇往直前,“轰隆隆”因为有了伴乐,行至半空中,笔速竟情不自禁急剧上升,一时无法控制,数箭齐发,万马齐喑,望透这沉沉雾蔼,前朝五代三国的恩恩怨怨,儿女情长犹在眼前,心灵的最深处不经意间被触动,于我,于天,这画卷也只剩下最后一笔,终究是没有先前君临天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浩浩大气,我只是凡人呢!浅浅地构勒了一池水,将我的柔情,前程旧,都淹没在里面,静静地等着它孤寂地向东流去,再也抓不住了。

琴音终落,金戈铁马,空余古之今朝,也只有此番无聊的我们尚才泼黑一试。

闲敲棋子,静听落花,跨越千年的灵魂蓦然听到花开的声音,再睁眼只余一纸空篇。矫首昂视,云烟之上。墨色渐浓,荡向天际。今有月,是圆还是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