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的猫

2010-01-26 17:05 | 作者:默北 | 散文吧首发

2月14日,我失恋了。

咔咔带回的玫瑰花插在桌上透明玻璃花瓶里。耀眼的红色充斥着我的眼睛,然后渗进心扉,满是苦涩。

然后,我一只猫。蜷缩在门口的地毯上等到了天明。咔咔把我忘了……

阳光从房间的白色窗帘上渗透进来,这是个多么美妙的早晨。咔咔总是拉开窗帘,然后坐在那橘色的沙发上惬意的喝着咖啡,我睡在她的身旁。就这样很久很久,直到在音乐里我们两个昏昏欲睡。

我的餐旁已经空空如也,而我丝毫没有饥饿的感觉。整整一天一我呆在房间里,我知道我失恋了。那个该死的男生抢走了我的咔咔。

我要离开这里,离开咔咔还有这个我生活了2年的家。我想带走我的那块小毛毯可是我不能携带过多的行李,否则我翻不过那堵高墙。我叼走了我的小毛球玩具,然后伤心的从窗口爬出去。

去哪呢?一只猫总不好在白天游荡。况且是一只伤心的猫。我怕遇到咔咔,怕遇到那个该死的男生,怕被别的猫欺负。我躺在了屋顶上,然后晒着暖洋洋的太阳,心里想着咔咔找不到我该怎么办。

就这样一天过去了。又是夜晚

为什么咔咔没有出来找我。我的心冰凉。

我准备回家。因为寒冷、因为饥饿、因为我想咔咔了。

我爬到窗户上,然后在窗帘的缝隙里看到咔咔座在橘色的沙发上甜蜜的讲着电话。脸上堆满了笑容。咔咔,你不知道我出走了吗?

突然间不想回去了,心情很不爽。我把毛球扔在窗台上,然后悄悄地转身跃下了。我去公园的小树丛里,想找一个临时的窝。终于在一棵矮树下面的杂草上躺下。我孤寂并且落寞着,怎么也睡不着。

来了两个家伙。我不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它们发现了我,然后靠近,接着走开了,我听到它们叫我可怜虫。

2月的夜依然寒冷。卧在草丛中,我的身体依然发颤。就这样我睡着了,在寒冷和饥饿、伤心中昏沉沉的睡去。我做了一个,梦里躺在咔咔的身边,她用手抚摸我的毛发然后自言自语的说:茶茶,我上了一个男孩。

我看到了那个抢走咔咔的男生,我被吓醒了。用爪子挠着眼睛,已经接近中午了。旁边的小树底下躺着脏兮兮的流浪猫臭皮球。他看着我说:茶茶,你怎么了。我站起身,走了。不知道失恋的猫心情不好吗?

我决定回家。我爬上阳台,然后小心的穿过花盆和其它杂物,我跳上窗台,悄悄地走进客厅。沙发上扔着还没有盖上瓶盖的香水和打开着的口红,还没有看完的美容杂志杂乱的堆放在茶几上。垃圾桶里有我的餐盘和毛毯……

门铃响了,咔咔从房间里跑出来开门,然后那个可恶的男生冲了进来拥抱了我的咔咔。

门关上了,屋子里只有我、还有我的影子。

我转身,跳上窗台。也许我该去找臭皮球聊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