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的印象七: 小船

2010-01-02 14:14 | 作者:识字的清风 | 散文吧首发

、流水、人家,不是真的江南,起码不是活的江南。

鲜活的江南,必须有船,小船。被一山的翠绿托着,船儿破开如镜的水面,在如髻如簪的山峰间。河水汩汩,船儿荡漾,让人忍不住幻想。

温州的山多路少,所幸有很多河,大的,小的,终年不枯。于是,河便成了这片土地上大大小小村落的交通命脉。乐清、永嘉、瑞安、平阳,都是船来舟去,甚至连地处山区的泰顺、文成也可用拉纤或背滩的方式坐船到达。

江河上的船只,整年来来往往,手划船、舴艋舟、小拖轮四通八达,只要没发大水,天天河上,都会有船开动的声音和乘客上船的吆喝声。

净洁的小河,绿波柔柔。随处可见朝南临水、竹木周布、前埠后园的大屋广宅,点缀在村野水乡之间,真是“舍南舍北皆水,但见群鸥日日来”;河中轻轻划动的小船儿,码头上提着篮子叫卖的小贩,河埠头上淘米、洗菜、洗衣服的妇人们,虽然有点杂乱,但仍不失水边人家的风韵。日积月累,年复一年,自然形成了独具河乡特色的风土人情。在温州,这种气息几百年来,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温州的江上有两种船。温州人把那些尖头、带蓬、撑篙的小船叫“蚱蜢船”,或“将蜢船儿”,就是李清照“载不动许多愁”的舴艋舟。另外一种就是平头、没蓬、双浆或单浆划的舢板船儿。

温州的河面上,船的式样就更多了。最为普遍使用的是“小船儿”,或称“河满溜”,可前后划浆,可载客运货,速度快捷,沿河的村民几乎挨家挨户都有。其次是“盘汤”,船首方形,如古代履式,中三舱宽敞,可带蓬,供游人玩乐之用,过去用浆划,现大多安装了柴油发动机。还有“航船”,又称客轮。安装机器动力,往返于较长距离两地的客货运输。另外还有几种特殊用途的船:园形的“黄菱盂”,种养菱角的专用小船;四方形的“渡船儿”,用于无桥两岸之间的摆渡,用绳系在两岸,上客后拉绳过河;窄长形的“龙船”,专门用于端午节期间竞渡娱乐。

我来温州的时候,已经不大时新乘船了。我们一般只是在学校组织春游,到远郊的风景区茶山、仙岩,或者岷岗去,才有机会乘船。乘船要去公共码头,就在人民路三角城头东首。我们坐得是客船,温州人叫“轮船儿”,大约是六、七十年代才出现的,就是拖轮后面挂上几艘没有动力的驳船,行驶起来像一列水上火车。

学校组织学生去郊游,多是在春天。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大家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船从公共码头开出,就看到水心的桔树,转过吴桥、三板桥,沿温瑞塘河南行,水面渐阔,两岸栉比鳞次的民舍和青翠欲滴的林木渐渐抛到了后面。

一路上,沿途的农民,担箩筐的,拎鸡鸭的,在自己住家附近的河埠头上船,下船。船舱通常都很脏,光线也不好,人也很多,加上还有不少的小贩,我们学生是不愿意坐的,大家都爬上了船舱的顶部,那里宽敞。只是有些危险,老师是不允许的,要偷偷摸摸的。

风轻轻拂过航船,吹着聚在船背上的孩子们。只见他们一簇一簇的分散着,有些人在闲聊,有些在玩牌,有些就纯粹在乱跑,像一群放飞的小。只是沿途的桥很多,有的桥拱度不够高,过桥时,大家便大呼小叫爬在船背上,一路上好不热闹。

大约就是春游的印象,我始终认为,三垟附近是塘河最美的一段。远望,常绿的山岗点缀着火红的杜鹃,河边,柳枝在吐露嫩芽儿,瓯柑在默默地挂果。深深地吸一口气,充满生机活力的空气。

其实,这里的秋天还要美丽。小岛上片片的瓯柑满载的枝头,好似波动着的绿浪中泛起了金黄的浪花,凭添了几分丰收的颜色;河道窄窄,小船急急地载运着金黄的瓯柑;划动的船桨,搅纹了清清的河水,也搅动了悠游的鱼虾,不时跃出水面……

村口河叉的大榕树下,就泊有这样的小船儿两三条。一孔青灰色的石板桥,横越河上,那是小村的出入要道吧。小村的东面,是一带深绿的大罗山,为小村的存在作着背景似的衬托。一派“家家户户皆有船,屋前、树下、埠畔泊位满;年年月月船伴行,农耕、渔猎、劳作落日归”的景象。

晚上呢,宽阔的河中央伫立着一棵苍劲的大榕树,树冠下水莲宫前,是一座三面临水的戏台。碧水荡漾,树影婆娑,在皎洁的月光下,人们摇着小船,围着水中戏台,听千秋世事,看金榜提名,如诗如画,其乐无穷……这不是鲁迅先生笔下的绍兴,也不是现代江南水乡刻意打造的旅游景点,这曾经是温州人娱乐生活一景,现在三垟一带仍常有此景。

还有天,在缓缓行驶的船上,你可以仔细地看。雾样的田野,河边的小村庄变得愈加美丽起来。说是小村,其实也就是五六户人家,几间瓦房或二层小楼,掩映在一片竹林之中。但雨丝中竹影摇曳,一切又朦胧了。

温州的船因河而生,温州的河因船而活。但在今天的温州人,特别是年轻人心目中,“出门一步要靠船”的历史也已变得模糊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