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2009-11-20 10:05 | 作者: | 散文吧首发

电话

有一次,我回到老家惊喜地看到一部电话。

长期在南方打工的哥嫂先是攒足了钱兴建了楼房,接着又是装修,把房屋装饰得宽敞而明亮、新颖而别致、经济又实用,年迈的父母亲住在里面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高兴得合不拢嘴。又过了几年,装上了程控电话,可随时与家乡的父母亲、上学的侄女保持联系,排遣乡愁,嘘寒问暖,全知家乡事。我久久地凝视着那部银灰色的话机,用手反复触摸着,情不自禁地接通远在异乡工作的哥嫂,话筒里立即传来他们那熟悉的话语,一股暖流顿时涌上心头,一些尘封的往事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记得小时候,我和哥哥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做作业,父母亲就常常在我们身边唠叨,“等你们长大了,能够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就好了……”这句话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留下深刻的印象,总觉得那是很缥缈、遥远、幻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可是想都未想到,没几年,上高中时,家中就用上了电,晚偏僻的小山村一片灯光灿烂,似点点繁星,煞是好看。更未想到,又过了几年,竟然安装了程控电话,千里相隔银钱牵,让人感受到现代化的气息已吹进寂静而古老的村庄,变得不再冷清和寂静,与外面精彩的世界息息相通,一同跳跃着时代前进的脉博。父辈们期盼已久的夙愿终于实现了,他们手握着话筒与远方的亲人们通话时,表情是十分舒畅和快乐,嘴上还喃喃地说:“这玩意儿真怪,这么远就像在身边,声音是那么真切……”亲人们那温馨的话语,亲切的问候,还有什么比这更能温暖老人的心?

古时候,相隔两地的人们表达情感方式通常是通信,“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一行书信千行泪,寒到君边衣到无”;“嵩云秦树久离居,双鲤迢迢一纸书”;“岭外音书断,经复历”……这些诗句表达着他们思念故乡、亲人或朋友的真挚感情,读来催人泪下,感人至深。如今,电话取代万里家书,哥嫂们思念故乡亲人只需打个电话,就能感受到故乡的山山水水、四季变化,亲人们的音容笑貌、酸甜苦乐。

现在,庄子上几乎家家都安装了电话,不少人还购买了手机,可随时随地与远在他乡的亲人通话聊天,这与小时候通信时代相比,真是方便快捷得多了。

老家的电话声声,不断传来远在他乡的哥嫂那急切欣喜清脆的声音,让父母亲在他们的幸福中而感受到绵延不绝的幸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