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9 13:21 | 作者:Aram | 散文吧首发

静静淌过岁月的渡口,总是一如既往的重复。生活若失去期待,也少了分眷念,依稀记得那份漠然,是不和谐的曲子掺杂。剩下的时光没有了欺骗,太过直白是失去伤心与愤慨,便也失去了思想。

无论是生活过分精彩,或是惨淡的岁月消磨。终究不在记得曾经是否也为某个人流过泪水,也有时会想起自己的余生怎样奢侈,一目目的情侣相伴,是在眼里心中刺痛的瘤,何曾未想荡击心灵的明眸,曼步轻挪的步子,玉洁冰清的笑靥。也在心中久久凝望苍痕,破碎的记忆却没有可以用来慰藉的场景,不在用仁慈的心去认识世界,是尘俗的背叛,眼睛愈加茫然,生活依须匆匆而过,终点愈加不会迟到,是流去的过多过早,岂是逝去单单了得?柔和的月光曾寄托多少骚人墨客的断肠别苦和思念,也不甚得晚秋之洁白无暇,是真正的不弃,好似银月,虽无常定,总有新望之分。岁月的年轮时光朔造,让人愈加懂得生命定律,无规则的变更方向的游动,也似有一份执著,是不舍的信念,是白雪幻化的圣物,伴着岁月消磨愈加洁白。

渐渐知道生命也需要取舍,很多时候过分拿来主义,不分规格的取得,也或许不知,可能也归属别人,是淡淡的日子继续游动。注定是死期的预兆。本不迷信却也相信缘分,也相信宿命。未曾上天对我有超过别人的恩赐,是简单的过于平淡,平淡中夹杂着虚无,渺小的只能闻得出一丝苦涩,也是香飘离落苦寒家,总有落得个实在处,也是沧海广阔,取三千东流水唯一瓢,甚难从心,当回首却是不值,望晓观夕也能体会人生真谛。有些人生来愿意用准则来规范自己的言行,到不求得一个德操高尚的雅号,但求与人为乐。却是与世不相称的价值观,也或被人嘲笑,也或被人愚弄,也或虚到自己也无法看清自己……

简简单单的岁月却没有了太多的过往,忘记也罢留恋也罢,是你有心,也或自己执著。淡淡的却不在彷徨,相知却却是不曾有得,掏尽心底是没有给所见到的一点合适的解释,最终明白我或许不解,只是一味的坚持,但有过聪明是当初的放弃,是当初在两难抉择中的一项正确选择,筑立一座虚假的城。无法包围的城池,是残破的古建筑,享受不到奢望的安全,只有伴作欣赏,却也失去价值,一次凌风暴的侵蚀,是城无法恢复使命的理由,或者城墙安在,但终是一个虚假的空壳,是里面香消玉殒的女主人打着残黄的灯笼在那里巡游,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住处,便在寒风里乱蹿,漫野的长啸夹杂凄凉的猩嚎猿鸣。午的钟声也会伴着死寂的尘世滴答作响,一次次仿佛死期前的杀伐与血腥。

好痛,那一阵阵的刺痛让我惊醒,在中遇到了那绮梦的明灯。生活不过是纷纷落雨,有闲杂,有纯洁。但求那朴古的瞬间,我睡梦中的们惊醒,去品尝这浮云咽咽的生活,这个世界还有值得我们去的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