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飘零,我依然为你画地为牢

2009-11-14 11:35 | 作者:诗人的眼泪 | 散文吧首发

岁月飘零,转瞬又是几个秋。西风依旧紧,黄叶依旧落,而我,也依旧困在那四年前的牢笼里,傻傻地守候……

北雁早已南飞,一行行孤寂的掠过天空,留下淡淡的身影,只残残的一片,想要抓住,不想又在下一秒被风惊破,消散了。悠悠的漓水亦从那方矮矮的山中流出,往南而去,悄悄地,不曾想要带走些什么。

呆呆地站在窗前,任冷风凌乱我的发,思绪亦凌乱开来,霎时溢满那方小小的心房。我仿佛再一次看到,那郁郁的黔水畔,绵绵北回归线上,那年的我以情丝为笔,画地为牢,只为你……

你我相识在拿遥远的儿时,远了的记忆只残留下几瓣凌乱的碎片,再拼不成那时的种种,只有你那丁铃的声音,破开历史的层层封印,依稀传来。

你我相知在那琥珀色的少年,堆放在房间角落里那尘封的日记记载着那一切的一切,你的话语你的笑,以及我那小小的心。只是,再不会有人去翻开,翻开那早已褪成黑白两色的记忆。

你我相在那明媚的花季,那年的风拂动你秀秀的发,也拂动着你我的心。我们漫步于春之细中、之树荫下、秋之落叶上,以及那之暖日里,一切的一切,恍如昨日。岁月的尘埃绵绵的落下,想要彻底尘封,不想又被那四年的轻风拂起,飘向了远方,消失了……而那记忆,也愈加的清晰……

你我离别在那梧桐叶落时,那场细细的雨淋湿那小小的城,昏黄的路灯眼里噙满了泪水,寂寂的黔水默然不语,只低低的吟唱着那忧郁的歌。你说,有开始,就注定会有结束,该是别离时候了。我无言,只望着你一步步远去。似水的柔情网不住你决意的脚步,你就那样远了,远了……惨然一笑,我唯有将那情丝收回,不想,它却化为一座囚牢,牢牢地把我困住,困在你我曾经的曾经。

画地为牢,我终究还是画地为牢,将自己困在了你的世界里。

我决意离开,离开那绵长的北回归线,离开那郁郁的黔水,来到这悠悠的漓水畔、雁山下,只为离开那段回忆

秋已经很深了,似乎随时都可能陨落,让冬给替代。那呼啸的北风或许正是冬的使者,匆忙而来,不想并未在这土地逗留片刻,就向南而去了。或许,它的目的地也是那遥远的北回归线……只是,一切都不得而知了。远处的漓水,潇潇暮雨,一叶扁舟横在了烟雨朦胧处,若隐若现,似极了你的身影。只是,那一叶小小的扁舟,怎能载得动,载得动我如许多的愁?

愁,终究还是愁,是李后主那“问君能有几多愁”的愁,也是范仲淹那“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的愁。而这愁,竟是从那小小的牢里生出,然后四散,弥漫于整个的世界,在后又聚拢起来,似那段段的丝,将这牢缠得愈发的牢了。而我,再无法挣脱开来……

画地为牢,如许多年后,我依然发现,心依旧在那牢中,只是已没了当年的光彩,而让岁月刻上了一道道的伤痕,在未明的角落里,黯黯的低泣着。

“这一生都只为你,情愿为你画地为牢,我在牢里慢慢的变老,还给你看我幸福的笑。”羽泉那首歌还萦绕耳畔,只是,心却比那年更痛了。四年,四年的岁月匆匆而过,想要见你一面却已是那样的困难。只记得只有两次,我只见过你两次。那两次,我都是淡淡的笑,不再说些什么,只偶尔的看一下你。你不会知道,那瞬间的目光承载了多少的痛,多少的泪,多少的思念。我只淡淡的笑着,给你看那幸福的笑,只是,心却在痛,寂寂的痛着,不让你知道。而你,也再不会察觉……

“这一生都只为你,情愿为你画地为牢,我在牢里慢慢的变老,还对别人说着你的好。”心已老,情犹在,回忆一遍遍醒来,一切的一切,似乎就在眼前。四年,时间之轮已转动了四个轮回,向要碾碎那记忆,不想却终究没能成功。随岁月逝去的,终究只是记忆的碎片,和那碎片上附着的尘埃,而记忆里你的美,你的好,却永远的留在了最深处,被那场雨细细的淋着,愈发的清晰,恍如昨日。原来,时间真的并不能让我们遗忘些什么,那远了的记忆,只会愈发的清晰罢了……

岁月飘零,转瞬已是秋去冬来,凛冽的北风终于无所畏惧,肆虐着,想要带走一切的一切。然寒风中,你的身影越来越远了,而我的心,却依旧困在那方小小的牢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