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话

2009-11-06 00:28 | 作者:南山 | 散文吧首发

一户贫穷的家庭,一年麦收的季节里。

儿子毕业了,就要独自去城市里闯荡。临行前,母亲把儿子拉到床头,语重心长的说:“以后走向社会了,要学会低调做人,更要学会忍耐,小事不忍乱大谋啊……”儿子记住了母亲的话,但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血气方刚的他满腔希望的来到了一所陌生的大城市,到处是耸入天际的大厦,装饰豪华的酒店,各式各样的轿车,更看到了打扮时髦的男男女女。他有说不出来的惊喜。

这座城市里,人们的生活有序的进行着,摩肩接踵的大街上尽显和平的颜色。兴奋之余,他最大的问题也渐渐从心底浮了上来,像一个个七上八下的瓢,他必须考虑以后的路了。

在这满眼繁华的都市里,他举目无亲,也没有可以依靠朋友,他才刚毕业,学校里也没学到多少东西,他长的也不帅,也不够聪明和“狡猾”,还有点顽固不化。应聘了几家单位,都说“您的情况我们会考虑,到时候给您答复,好吧?”?这给了他满心的期待,还啧啧的赞叹城里人就是好说话,心想工作也不是很难找么。可以后的几天里,他总是三番五次的看手机,看是否有未接来电,然而始终是一个也没有。

母亲给的钱也差不多花没了,虽然他租住的地方很偏僻也比较便宜,他也没进什么餐馆儿去犒劳一下自己,他是知道的,犒劳是一种猛烈地打击。所以他每天就吃一顿饭,因为他听母亲说:人在不干活的时候,吃一顿饭是饿不坏的。可从家里的时候,妈妈从来没给他缺做一顿饭。

在空闲的日子里,他到处的发简历,希望有好心的人能够收他做学徒,虽然这只是一个神话般的想。他也想去做苦工,可到了工地的门口,他看到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被一个小伙子劈头盖脸的揪住嘲弄般的呵斥,他退缩了。老者斜射出的悲恋的目光像一只垂死挣扎的狗,深深地刺痛了他。

回来的路上,他思索为何大伯不敢反抗,换做是他,他是毫不客气的反击的,并且会把那小伙子的脑袋打烂。然而陌然的大街上,没人注意到他这个满腔怒气的愤青,只有路边时尚的音像店里飘出来的玄妙的音乐声裹扎着清洁工乖顺的扫帚,一扫,一扫的。

也许是他的命好,注定在困难的时候有救他的恩人。在一个即将陷入困局的下午,他的手机响了。“是夲先生么?我们这里是商王集团,有时间过来一下么?”他渐渐泯灭的心又燃烧了起来,半个小时就到了面试地点。

办公室里檀木的老板桌,沙发,显得很庄重气派;墙上贴着几幅很漂亮的毛笔字,字的内容没看清楚,因为面试他的中年人正专注地盯着他的眼睛询问着问题。

以前有过工作经历么?你的专业是?你能否胜任我们这份服务性的工作?”

“有过的。”

“学的管理。”

“能吧……”最后的回答他自己都听出了问题。

那双炯炯有神但很深邃的眼睛微微笑了一下。

“你也知道,如今工作不好找,我们的工作也不是很困难,你可以先干着,从基层做起,以后再求发展么。我看你小伙子也不错,有什么需要的我可以帮你。”

“帮我?”最后这两个字他听的格外清楚,这对于他万丈深渊的困境来说,无疑是根救命草。他的余光分明看到桌子上有个大大的章!

“与人为善,也是我们的优良传统么。”那双深邃的眼光在他的脸上搜寻着。

“恩,好的。谢谢您!如果您给我这个机会,我会好好珍惜的。”

这次面试是很顺利的,第三天他就去单位上班了。

工作还可以,管吃,管住,虽然工资很低,但对于他来说已经很感激了,他只想好好工作,年底的时候能多给父母买点东西。

同事们,男的居多,几天下来,关系还蛮融洽的。唯独一个叫小刀的,对人态度很不友好,总是对大家吆五喝六的,大家也有几分怕他,至于原因谁都说不上来。他也学着别人处处让着小刀,他让做啥就做啥,这样倒算相安无事。

几周过去了,小刀可能认准了他的软弱。把所有的事情都叫他来做,自己却是在无穷的乐和,态度变得像头捕杀猎物的饿狼。他是从没受过这种气的,内心里充满了积怨和愤恨,像座酝酿岩浆的火山。

终于有一天,那无形的力量爆发了。他和小刀吵了起来,公开的反抗小刀无理的要求,并对小刀苛刻的要求置之不理。他看到同事们眼睛里满是惊讶和担忧的眼神,几个好心的人赶紧来劝架和平息这场暴风。小刀不屑的眼神里流露出凶光,从背后提出了刀子,明晃晃的闪着寒光。

同事拉架的手松开了,大家远远地围成了一个圈。看见的是两个人一场混乱的恶战,最后的功夫看到了喷出的血柱,像一道鲜红的喷泉更像一道鲜亮的烟花,接着一个人麻袋般的倒下了,两个满身是血的怪物。惊呆的人群几分钟后才听见“杀人了!救护车!来人啊……”

他没死,最后被警察带走了。法院宣判的时候,他被赔偿受害家属100万,当母亲听到那个数字的时候问了一声旁边的人“100万是多少?”接着就昏厥了过去。他杀了一个领导的儿子。

等待的几天里,还有许多穿西装的人去他家传信儿“有人可以帮你……”母亲瘫在了床头,眼睛里没有了力气。

第二年,麦收的季节,一个放牛娃穿着破烂的衣服在两座坟前放牛,两座坟挨的很近,上面长满了绿油油的青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