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收的故乡

2009-11-03 09:51 | 作者:宁言 | 散文吧首发

收秋的季节又到了,我在工作之余,挤出两天时间回了一趟家乡,一来想看望一下父母双亲,二来想帮忙收秋,实际上回去也帮不上什么忙,但自己总想在农忙的季节回去,能帮多少就帮多少。

秋收对于农民来说,是一年中最忙最重要的季节,不但要抢收,还要抢种,不但要把秋天的果实颗粒归仓,还要抓住墒情把小麦种下去,两个环节都至关重要,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就会影响收入和吃饭问题。如果能把果实保质保量的收回来,小麦又如期种下去,那不但今年可以收入丰厚,而且明年也可以过上丰衣足食的日子。因此,所有村民都眼睁睁盼着这一天呢。

今年,按村民的话说是“暖秋”,霜冻还没光顾万物,所以路两边的杨树及远山的树林还没有完全的凋零,但已渐次成为壮丽的金色,变成了一道连绵不断的金色屏障;远处山岭上黄腾腾山菊花竞相开放,透着青的灿烂,透着妩媚和娇艳;南岭上的杏树叶变黄了,黄的是那样的璀璨;北岭上的柿子红了,红的象小红灯楼一样挂满枝头,让人馋涎欲滴。

我们的车子行走在驻村工作队刚刚给俺村新修的水泥马路上,我悠闲的欣赏着故乡美丽的画卷,一块块玉米地呈现我的面前,齐刷刷的玉米,果实饱满,像一排排威武的士兵在接受检阅,我下车走进地头,抚摸着一尺长颗粒饱满的玉米棒子,从心底发出由衷的高兴和陶醉。熟透了的芝麻裂开嘴冲着我们傻笑,我看见后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了,像小时候那样赶快俯下身去吸芝麻角里的芝麻,逗得身边的几个同事都笑了。几块干透了的大豆,像女人的爆炸头,在秋风的吹动下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由于这几年农村政策好,农民种田的积极性高涨,庄稼在他们勤劳双手的摆弄下,年年家家都是获得可喜的收成。你看,一个个农家漂亮的平房上摆满了金黄金黄的玉米棒子,院子里堆满了大豆高粱。当你遇见每一个父老乡亲,他们的脸上都推满了幸福的笑容,满意的笑容,自豪的笑容。

看着眼前的丰收景象,真让人兴奋,让人陶醉。有人说,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也有人说,秋天是一个使人陶醉的季节,是否有道理,只有你亲临其境了你才会体验它的真假。你才会被真实所感动,所陶醉。

到了晚上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手里剥着玉米,嘴里开始七嘴八舌议论今年的收成和收入,大兄弟说:“托政策的福,今年我估摸着余粮可以卖它万儿八千,经济作物最少也卖个一两万元,加上外出打工,今年能弄这个数,”说着话大兄弟伸出那粗壮的手,在我面前晃了两下。我心里明白至少年底大兄弟可以收入五万元。估计这还是保守数字。其他几个兄弟姊妹都一一向我“汇报”了家庭的经济状况和收入,我听着一个比一个收入高,这时倒觉得我这个拿工资的哥哥有些寒酸了。

深了,但我们在一起聊得还是热火朝天,一个个精神饱满,毫无睡意,还是父母提醒我们早点歇息吧,明天好要干活呢,这时我们才余犹未尽的各自散去。我躺在松软的床上,回味着一天的所见所闻,聆听着秋虫此起彼伏的鸣唱着“丰收歌”,慢慢进入了甜美的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