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扶苏

2009-10-20 09:49 | 作者:墨痕 | 散文吧首发

墨依着窗棂,默念着竹简上的诗经,扶苏在一旁愣愣的看着出神,是,很静。

墨打了个呵欠,这才意识到已经不早了,什么时候点上的烛火,呵,不由得看向那个嚷着要一起研讨诗经的人,四目相撞时,墨扑哧一声,咯咯的笑开。

明儿皇帝就要抽考了,检查他的儿子们德行以及品学,墨是扶苏的侍读宫女,来历不明,却又饱读读书。

在抽考前还发生什么,我不记得了,只记得两人眼睛对上后,就开始雾茫茫一片。

抽考的时候,墨男装陪在一旁,皇帝的抽考,居然跟古人考举时的情形一样,扶苏捧着竹简,拧眉思考的时候,墨难抑的轻笑,小声嘀咕着:真还有难到殿下的试题吗?

扶苏温柔轻笑,拉过墨坐在身旁。(是什么题目,我不记得了)

墨轻盈的笑着提笔,流畅的书写着心里面涌出来的答案,娟秀的字迹,让他轻叹,可惜你是女子

其实这个画面挺美的,不过被人发现了,监考的老头瞪了墨一眼,让扶苏小心些,待卷子做完后,墨收起竹简,起身往老头那去领罚去了。责罚好像不重,因为只是让她面壁。

不记得是过了多久,墨应该是陪扶苏去了长城,因为出言进谰,惹怒了始皇帝,皇帝下令扶苏协助大将军蒙恬修筑万里长城,抵御北方的匈奴,希望籍此培养出一个刚毅果敢的扶苏。

扶苏站在滚滚黄沙中,凝神望着一骑驿使渐渐远去,泪水漫过了眼眶。夹带着黄沙的风依旧凛冽,但却平添了几分寒意。北侧的长城还未建成,民夫的汗水使空气中充满了咸味,这令扶苏想起了从前伴始皇巡幸芝罘的情景:空气中弥漫着同样的味道。身后的夕阳将天空染成了血红色,也将扶苏的影子映得异常高大。

扶苏已忘却了来到上郡多长时间,但他知道,始皇将他贬为监军只是一时震怒,所以他一直在等。没想到,等来的第一道旨意就是:赐死。

墨赶到的时候,扶苏已经举剑自刎了。

自负如他,莫须有的罪名,叫他情何以堪。墨知道他会这么做,没有想过阻止,不管他到哪里,她都一定跟随他的。

墨赶到鬼门关,在黑白无常提着扶苏的魂魄进入地府前,先前一步,拉过扶苏,飘过一阵迷雾的林木,她要找一下躯体安置扶苏的重生,不可以再让他肩负天下苍生的重任,善良如他,怎能再经得起赵高等人铺天盖地的阴谋与算计,她要给他不一样的重生。。。。。。

。。。。。。

又一次以法术击退要暗算扶苏的人,墨开始觉得累了,仙法消耗的太多了,他有上天安排好的命运,自己逆天而行,也许哪一天,报应期限就会到了。

快要虚脱的时候,背后一阵温暖,才知道自己被人抱住了,抱得好紧,墨懒懒的靠着他,虚弱的抿嘴微笑着,有他在,牺牲掉自己的法力也没有关系啊。什么千年的修行,还不如做个凡人,情愿和他一生相守。可惜一个情字,她又怎么说的出口。奈何扶苏,似乎一直不懂她的心意。

身后高大的男子,穿着白色的T恤,夕阳下,身影显的特别醒目,像一座山一样。他低下头,柔声耳语:墨,有一句话想说很久。

墨只是嗯了一声,不管他说什么,她都会想听。

“我你!”像是在说着一个沉重的誓言,扶苏说的急切而有力。

墨脸不由的红了,夕阳照过来,整个脸跟夕阳一样的颜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