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之旅

2009-10-19 04:36 | 作者:南洋雨 | 散文吧首发

如果说“灵山”是山,不如说灵山就是你追寻的

如果说《灵山》是小说,不如将它看做这个社会的另一面;

敢说的不一定敢写,敢写的也不一定成为作家,正如本人凌晨2点看完这部小说,凌晨四点爬起来唠叨,所写的和这之间再床上辗转反侧两小时所想的不可同日而语。

谈到小说,本人一如既往的来者不拒,越是长的小说可能用得时间,仅仅关注的只是故事本身,至于故事所包含的文学价值,一概不与关照,那些有头有尾的,有头无尾的,无头有尾的,无头无尾的故事无一不诱惑着我,好比女人对于男人,男人对于女人,女人对于女人,男人对于男人,这之间的错综复杂从始至终的困惑着我,引导着我。现在看来,你之于他,也全然一样,你引诱了她,同时她也同样诱惑者你,究竟是谁引诱着谁已经没必要去分的那么清楚了。

话说回来,再谈这本小说,本文主要围绕寻山为线索,直到最后才道出:山就在河的那边。当河那边成为河这边的时候,河这边又成了河那边,永远无法抵达。灵山是无法亵渎的正如我不敢亵渎小说一般,再谈本书,文中的你、我、他----你是我的影子,而他又是你的影子,当我倾听我自己你的时候,我让你造出个她,因为你同我一样也忍受不了寂寞。你之诉诸她,恰如我之诉诸你,他派生于你又反过来确认我自己。

文中提到小说是感性的不同于哲学,哲学处于数学和实证学之间,感性的到底是什么,感性的作者?感性的故事?感性的读者?。。。

小说的存在必有他存在的意义,对于意义本身的理解又如价值、思想,感情......又如灵山一样,无法用语言确切地说是文字来描述清楚的。我之所以看完就来写,其本身并不是为了炫耀,究竟为了什么,也无法可说,用现实一点的看法来说是为了摆脱辗转反侧的缘故罢了。

再说诺贝尔,因为此书得了诺贝尔奖,因为得诺贝尔奖的是中国人。哦,说错了,他早已不是中国人了,仅是华裔的,因为这些我才来读这书吗?不免又生出一种难以启齿的感情,论坛中也看过许多人对此书的评论,得奖是洋裁判对灵山的怜悯,或是对作者的怜悯,又或是对....

现实总喜欢把一些东西分的很清楚,而社会又把很多明明清楚的东西搞得含糊不清,这个大染缸一经染上便总也洗不干净,而又无法避免不跳进这个大染缸。

愤世嫉俗我谈不上,沉默不语更无法做到,仅以此聊以自慰。

09年10月19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