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2009-10-03 16:25 | 作者:落破书生 | 散文吧首发

躺在床上,蜷着腿以竖立我那笨重的电脑本,百无聊赖的吃着床头柜上的一盆葡萄,随便用那粘满果液的手敲着油腻腻的键盘。国庆貌似也很无聊,在鏖战了一游戏后打开电视心情澎湃地收看我们伟大祖国宏壮的阅兵式以来,我便一直浑浑噩噩的躺在床上,无所事事。我觉得我已经脱离了人的生活,对于偶尔起来搞点食物充饥的行为,我觉得我与某种动物越来越有共同之处了。

假如看到这里,你还不明白我为什么在这无病呻吟,那么请继续看下去吧。

二十多年来,我的觉悟便有着非同常人的提升速度。

小学时,老师让用“更……更……更……”造句。我便写到“***牌卫生巾更干、更爽、更安心”。

中学时,我再也忍受不了像卫生巾一样粗俗的现代文,便转攻诗词文言。却是喜欢看看《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或是吟吟“二八佳人体似酥”的金瓶名句,倒也算不上有什么建树。

大学,发现我的思想更是超脱。当看着平民群众们还忙碌地穿梭在教室与食堂之间时,我悠悠的躺在床上,懒懒的点开万里生活网,随便叫了份外卖,趴在床上边吃边看站里的万里动态。什么宿舍死人,什么国庆车票停售,我却只睁着一副惺忪的臆眼,如同一位梅妻鹤子的闲者,无情地注视着整个万里学院。

也许,这便是生活。

有人说,生活像那些奔走在课堂与图书馆的学子们,是需求为断的过程,而非享乐的旅途;

有人说,生活像那些毕业后却又恋恋不舍的学长们,仿佛一颗洋葱,一片一片剥开,到最后你终于泫然泪下;

还有人说,生活像那些沉浸在虚拟网络的男女,现实中无数烦恼念珠已使他们逃避不及。

而我的生活,像是摆放在床头的那个果盘,盛着无尽收获与失落;我一颗颗的吃下,不管酸甜,却仍然淡淡的敲着键盘。

但是,单单一盆葡萄怎又能让我明白生活的含义,于是我默默地点开了玛德莱尼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