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若梦 秋淡冬凛

2009-09-15 21:33 | 作者:带伤逃亡 | 散文吧首发

总在天昏地暗时出现,不愿落入尘埃,也许生命需要一种逃离。

她脱掉外衣,仿佛仿佛摈弃虚伪的戒律。

就这样的秋意裸露在风里。

星空是让人沉静的地方,月亮是最撩人的插图。

月亮醒着,读着卷云,数不清的几多闪电雷鸣,风交加,回首星河,多少故事如一部不朽的传奇。

桂香从天上渐渐飘下,品赏,不做折桂人,只做传香人。

月将满而月太惜自己的缺陷美,只有弯弯的清影才能支撑起最丰富的想象。

活在中,是月的精神,而梦如诗温软、纤弱,又苍凉、遒劲。

生活令人一路风尘,月光洒下来的时候,是为你接风洗尘。

华光如水,潺潺,洗净了多少情怀,像一首拯救灵魂的圣歌。

触摸月光的手指是性格中最温柔的部分,让你感知季节的温度,你不会因此逐渐世故,丢了激情、喜怒、哀乐,依旧那么鲜明。

且把命运做成月饼,将月色做成桂花酒,而后煮酒论英雄,奢侈地谈论地球与玫瑰。

心灵放出风筝,飘飞成一种永恒,即使地平线离我们越来越遥远,遥远的歌声也会将离我们越来越近。

花期注定无限,激情也注定无数次被点燃。

风非风,花非花,有什么愁能让我把心丢在天涯

夕阳是斜的,只有斜着的夕阳才能让我们看到更多侧面的光芒。

风过千山,月影横斜,纵使八千里淡淼烟波落入眼帘,只不过一杯沧桑,花开不是为了花败,相逢也只是为了终结等待

月轻轻地缺。

越吹越薄的风,越烧越朦胧的烟,犹如我准备了五千年的语言,用黄昏的血抒写着她的忧伤

秋风中的领诵者,已喑哑了喉咙,宁静的天空下,一湖绿水只抱紧了大地的沉默。

清霜还未走到黑夜的树梢,纯净的秋意正穿越用感恩铸就的诗行,在时间深处一步抵达你的天堂

谁的手指,宛若金石,横过天?

谁的灵魂,活成自己,不渝的闪电?

寒风肆起,又有树叶开始飘落了。斑驳的梢头支撑着灰霾的天空,象一座年迈的老屋攀延在历史的崖边残喘。夜凉如水,置身于无边无形的夜色中。黑暗寂,将所有的喧嚣尘埃滤净涤清,只余下净空。

一首年轻的歌词走进了一支古老的曲子,就这么长出了一种能传递情感信息的树。

好想写一封信,像旧时的情书。端端正正的字,飘散着淡淡的墨香;素洁的纸张有花香袭来。淡淡地,却沁入肺腑。每一个句子,都像山涧流淌的涓涓小溪,每一个标点,都像心弦跳动的音符。

窗前的花儿,默默地开了,又无声地落去。像我无法诉说的情愫。美丽只在瞬间,有的只是叹息。

走过的地方,流星和彗星擦亮了我的轨迹。而弯月的另一半里,一定潜伏着我的情愫。六弦琴为什么忧伤?秋枫为谁而红?

粲然一笑的风景,正是我的忧愁所在。还有什么能比你的微笑更令我心驰神往?你能弹响梦中天空的七彩虹,我为何却弹不响你的心灵?

此刻,你如果看得见挂在枫叶上的眼泪,也一定会听见我内心的恸哭

最后的夜晚,感觉月牙不是绿色的音符,月亮的瞳仁也不能让我躲雨。

落叶是秋天的眼眸。看见风带流水远去,白云在天空凋谢。还有怎样的风情,在解开心结的夜晚。不可以鼓舞日光里面的含蓄,踩响月色,把柔软全部裸露。从叶脉走向花朵的人,总想用艺术来掩盖生活。这些在虚构中发现的浪漫,就像贴着水面跳舞的石片,只能在瞬间绽开的浪花下沉没。

也许,我落地的呻吟就是沉闷,而石头上留下的字,不会写出动摇。

也许,往西而去的鸿雁,瘦骨嶙峋。可是,天空再高,又怎能高过翅膀?!

其实,无意斑斓的色彩,注定了再弥漫的宁静中无法宁静,而在无法流淌中自由而明亮地流淌。

不问在众齐喑,暮霭空蒙之际,于清笛深处默默时,斑驳了的往事可曾闪现?

谁在星辰下面吹响的风笛,幽怨漫来,令喑哑的心弦轻轻呜咽,让山月碎成千杯万斛,清辉如水,肆意流淌?

天空,很远,很远。

从我的左眼到我的右眼。

一直都有梦,一直都没有醒。

花开到最后总是凋零,即使她是整个花季里的最美,当节气点燃了所有的颜色,燃烧到最后,也只得化为灰烬。

风起了,在依稀的月影间,疏离的是无缘的缘,无的爱。

评论

  • 墙头草:、、、、、、、太好了、没话说了、
    回复2009-10-23 2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