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子

2009-09-01 13:22 | 作者:楚成 | 散文吧首发

——我只说这条巷子,世上有许许多多的巷子,而我要说只是这一条。

巷子很窄,只能容三四人并肩的走着;也不长,只有近二十来米的距离。而两头呢则是各自连接着一条较大的街道,在很多人看来这不过是一条狭小的过道罢了。

巷子不大,可巷子里还是有着不少的店铺的,各自呢则都紧紧地挨着,也经营着一致的事业——理发。虽说是理发,但对于期间的女子而言则是用自己的身子作为本钱,做一些皮肉上的生意。当然随着这里理发事业的发展,就近的住宿、保健还有餐饮的行业也逐步的被联系并带动了起来。因而从这巷子辐射出去,实际上也促进了这一块区域经济的繁荣。基于这样的原因,抑或是根据存在即是理由的解释,这巷子也多多少少的被周围的居民所接受了。而对于巷子自身而言,因为理发事业的存在,这里的白天和晚也同样的也起了一定的变化。

白日里巷子两边的店铺总是迟迟的才将门打开,透过作为橱窗的玻璃便能清晰地看见里边的女子的行动。她们对于来往的路人也显得很大方,任着那远远近近的目光来打量她们,而有时她们也会痴痴地去看某一个路人,看着那个人并想起另一些人或是一些事来,或许她们也单单只是看看而已。其实这样的生活对于她们早已成为了习惯,习惯了别人许许多多的目光,许许多多的想法,她们也不在意,即使在意那又能如何呢?

早晨的时候她们便呆在厅子里,穿着单薄且随意的衣服,彼此间闲聊着,有时也看看电视或是嗑着瓜子,人多时的候也会玩起扑克来,用一些小钱消磨着这过盛的时光;中午呢她们也是这样地过了。在白日里她们并不刻意地去招揽客人,只是在屋子里等着,但总还是会迎来一些的人的;在选定了女子并谈妥了服务和价钱后,客人便由那选好的女子引着进到内屋里去。到了屋内女子呢自然将裹在身上的衣物一一的蛻尽,在这小小的空间里便任由那男子把一切的放肆都耗在自己的身上,待到那男子力尽满足后自己再很从容的整理好衣装,堆笑的同男子寒暄一番。假若是一些常来的生意上的熟客不免还是要依偎的在耳边暖语几句,随后再自然的从床上下来往客厅里过去。而男子出来后当然得把价钱给付清,毕竟是买卖的生意,最基本的诚信也还是需要的。有时客人完事后也会和其她女子应付上几句,之后才大方镇定的迈出大门;作为其他的女子则照惯例在客人走前给他抛去一些柔软且暧昧的语言,而一旦出了门他和她们之间便没有多少的瓜葛和牵扯了.这样的迎来送去在她们似乎熟悉得有些乏味了,但生活却仍是得继续的。

夜晚,灯火照亮着的夜晚,巷子里也映照着多彩且柔和的灯光。你能看见的是一些温暖且暗淡的颜色,以及被这颜色所裹着的女子们。因为是夜晚,人的视力自然不济,注意也要少上许多,所以一些本来怕事人才放了胆子朝着这巷子里来。而在这些人之间呢也有老人、学生、或是民工,而这巷子身边的住户有时也回来这光顾一下。虽然说来的顾客有点杂乱,但这里的女子却并不刻意地来区别他们,仍旧用自己的身子一一地给予他们足够的安慰,所以在夜晚巷子里也是热闹的。

作为女子,平凡的女子,假若真的能寻得一些好的事来做,那她也不会在这生意上劳损自己的身子了。而一个外来的,无所依靠又无学识的女子在生活上确实是需要一定的经济才能真的安顿下来,在这种情形下也只能在这一项古老的职业上谋求生计了。她们不甘接受,可那又能如何呢?太多的事是不如人意的,渐渐的她们也有了这样的明白。有时她们也会在一个人的时候想起自己的家人,想到自己寄回家的那些不多的钱,从而感到自己的行为的意义。虽然她们彼此在一起的时候也会闲聊,也有玩笑,但她们各自的内心却大都在为自己将来打着小小的算盘。感情呢或许寄托到某个顾客的身上,在他身上筑起小小的想;抑或是经历的太多,会去相信的也很少,只是一天一天的暂且的过着。她们有过怎样的经历,最后又会有如何的结果,有几个人去关心她们的生活,关心她们身子的又有几个?这是我不知道的,她们自己也不完全的不知道。

其实巷子只是巷子,巷子作为她们暂时居住的巷子,她们生活在这,正如我们生活在别处那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