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

2009-09-01 07:52 | 作者:郑小风 | 散文吧首发

世间,情分,相持。

花与花之间存在着空隙,叶片在习习清风中,摇曳深邃的蔚蓝天空,细细低语倾诉人间情分;

人与人之间拥有着温暖情感在细水常流中,洗涤清澈的心灵戈壁,轻轻扣击萌动人间真情;

素白芬芳的栀子花,清翠浓郁的绿叶簇簇紧抱。清晨中酣醒来,清新灵动的水珠跳跃在叶间底面。在滴落泥土的瞬间,贪婪地吮吸着栀子花的香味,淡然而清晰的回忆在心中如梦般轻轻唤起。江南古老城镇的一隅,绵绵细,丝丝绦绦,倾斜地洒在天地间,充溢着一股浓郁的江南细婉气息。栀子花恬淡素雅的香气阵阵袭来。如出浴美人身上的体香,贵而不娇。

在我所识得的花中,栀子花是最具气质的。它端庄而不刻板,美丽而不浮华,温柔而不娇媚,天生丽质而不奔放露骨。栀子花花瓣繁促却井然有秩,素淡白洁的花瓣像极一位不谙世事的亭亭少女,青郁欲滴的叶子大大咧咧地横冲树枝,没有一丝一毫的细致与做作。

赏花,花,惜花。但栀子花的淡雅恬然的气质却禁不住喜欢,又以“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的良言勉励,忍不住折下一枝带青色叶子的花来。养在水中,花是离不开水的,滴滴露珠沁在花瓣上,心中一股压抑的气息逐然化开。又以栀子花垂于枕边,睡梦中与花香共眠,神清气爽,心中无尽喜悦。梦中的低风细雨,随香味潜入夜。清晨梦尽,花却失却昨日光彩。耷拉着花瓣,干枯而无力,已成明日黄花。心中悲切不已,捧着花朵,像捧着夭折的孩子。左也不是,又也不是,有点想哭。

过几日,满地飘满栀子花瓣,这让我想起一个词:尸体堆积。

一个季节过去,风也改变了方向。

素洁的栀子花,随风而散尽,如此轻易。

再凄楚动人美丽的事物,都抵挡不了四季的变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