茑萝

2009-08-25 23:59 | 作者:小溪 | 散文吧首发

一场淅淅沥沥的清晨时分才住。起床后站在门前的石阶上,深深的呼吸着雨后的新鲜空气,那湿润、清凉的空气使周身都感到轻松舒畅。地上的砖,房上的瓦依旧湿漉漉的,院中的那棵小枣树还没发芽,今年的第一场雨来的比较晚,清明都过了好几天,这才在昨夜发生。

就在要转身回屋的瞬间,窗前的一点新绿吸引住了我的目光,那是从两块漫地砖之间的缝隙中刚钻出来的一株小草,细细的,短的还没有寸高。在这灰墙灰瓦的世界中,那嫩嫩的绿色虽说只有一点,却是那样的醒目,那样的令人欣喜,春天真的要来了。

几天的光景,在那场春雨的滋润下,那棵小草长高了许多,这时我才发现,那不是一棵野草,而是一棵小花,一棵茑萝的幼苗。细弱的蔓茎上已滋生出几片茑萝独有的线形叶片。蔓茎的顶端有些弯曲了,似乎象是在沉思如何继续向上生长。

从何而来的种子姑且不去管它,为了让茑萝继续生长下去,我小心翼翼地起出它身旁的两块砖,并把它身旁的土质翻松,一根钉实的木桩牵引出几根放射出的细线,线的另一端就挂在屋檐下。一切都是简简单单的,多亏了这棵茑萝不是长在路的中间。

茑萝生长的速度快的惊人,还没有到天,檐下的细线上已布满了茑萝的蔓茎,那横生出来的分枝左右互相缠绕、相互褡裢,茂盛的线型叶片彼此交叉,在窗前形成了一张密密的屏障,夏日的强光透过它漫射到室内让人感到舒适,顺畅。

茑萝开花了,在夏天时候,绿色的屏障上散落着无数猩红色的五角小星星,它们或是双双对对的并排连在一起,或是五六个聚在一堆,在枝头、在绿色的屏障上喧闹着、雀跃着,使得原本文静、羞涩的茑萝变的豁朗、活泼起来。不安分的蔓茎爬上房檐,窜上房脊。把那些猩红色的小星星带的更高,带的更远。

为了留作纪念,我选择了两只相连的花朵,为它们拍下了照片。那是两朵正在怒放的小花,在浅绿色朦胧的背景映衬在下,它们猩红的颜色更加鲜艳,花瓣上淡黄色的五角星清晰、端正,白色的花蕊令画面醒目提神。

我喜欢这张茑萝的照片,我也喜欢无意间生长出来的茑萝给我带来的一切快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