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林

2009-08-21 07:36 | 作者:林深不知处 | 散文吧首发

石 林

暑期到伊走亲戚,那里的石林让我流连忘返。在水上公园沿着乌玛河边的小石路,悠闲地往前走,高高的成排松树遮住了太阳的强光,两边是茵茵的小草,是纳凉的好去处。不知不觉就到了石林,石成林,谓之多,石多必然千姿百态,在绿荫下、碧草间,横躺竖卧。

本来石者不足为奇,但把它放在特定的环境中,就有了灵性。你看,在碧草如茵的松林间这一块、那一块白灰色的石块做点缀,就像晴朗的空中的繁星耀眼夺目,给人以无限的遐想,在加上石上刻着古今文人墨客的辞赋、书法,更增添了神韵。一块近似方形石上篆书着龙腾虎跃四个大字,永久蹲在草丛里,好似一只东北虎在等待猎物的到来,其实,它等来的只是一批批慕名而来的八方游客及他们的欣赏目光。“得句会应缘竹鹤,著书不复窥园葵”不知是谁的诗句,也难以理解诗中所描绘的境界,但是,那两行苍劲有力又带有几分古朴的大字雕刻在一块长条形石上,矗立于小石路旁的绿草中,像在向人们颔首致意,迎接人们的到来。小路向松林延伸进去,带领我走向深处,一块竖石站在浓浓的树荫下,像是在乘凉,又像是在等人,我走过去,呕,原来是明朝时江南才子唐伯虎早已等在那里,我不知他是否欢迎我的到来,但是,他给我准备的礼物“小亭结竹流青眼,卧榻清风满白头”诗句,让我喜欢得驻足遐思,只是小亭结竹无处觅,半头白发到眼前,似有相见恨晚之意。

我是山外人,我的家乡看不到山,当然也见不到这些千姿百态的娇石,在这里我不仅可以欣赏美石的丰姿,还能领略风格各异的书法艺术,你看,“春啼花不落,风静月常明”不但诗句美,红红的草书写得飘逸潇洒、尽展风姿。在往前走,在一片宽阔的草地上,安安稳稳的平放着一个硕大的石头,雕刻着孙文的题字“博”。关于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的这两个字,我不知道它的缘故,但我想“爱”的本身就需要有博大的胸怀,不但要爱人,也要爱山、爱水,爱花、爱草,爱树、爱石,爱诗、爱赋,爱绘画、爱书法,爱这山山水水,更要爱我们国家的优秀的历史文化,一句话,就是要爱我们繁荣昌盛的伟大祖国!徜徉在这石林中,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可爱,看到仅靠路边的一块整整齐齐的条形石上刻着“翰墨铸真情”时,我的思想、我的感情也完全融入在这石林中了!我已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内心的感受了,“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我无话可说。

我陶醉在这石林中,不知不觉来到了仙人圣地,看到了几位老先生,更让我惊叹不已。我摸摸这个,看看那个,孔老先生,双手合在胸前,庄严肃穆,以礼相见,足见儒家圣贤风范;再看唐朝李大诗人,安然而卧,神态自然,左手把杯,二目微闭,满腹经纶溢于言表,“斗酒诗百篇”实不为过,他的诗是妇孺皆知,被称“诗仙”堪负其名,我也是他的拜读者,不知在下有灵能知否?还有一位不能不谈,就是我非常崇拜的恩师米芾先生,他是宋代大书法家,虽然没有把手教过我,他的名帖《蜀素帖》、《苕溪诗卷》是行书珍品,我不知临摹了多少遍,虽不能得其精华,也收获不少,我对行书独有情钟,也得益于米老先生。这些作古的先辈,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精英,是我们民族的骄傲,在这里得见尊荣,真有点依依不舍,偶发奇想,与他们合张影吧,作为永久纪念。孔老是站着的,我在一侧只能站着相陪,也算是对中国几千年的传统礼教创始人表示尊敬;对于浪漫主义大诗人李白,他是不拘常礼的,一生恃才放旷,遍游名山大川,潇洒豪放,他横卧于地,我就自然相靠而坐,表示亲近吧;对于米芾的合影,就有点大为不敬了,我背对于他,而且右脚放在了塑像上,希望他老人家地下有知不要怪我呀!

当我从石林出去时,回头看一眼那标志性的巨石牌匾上写着“小兴安岭石苑”。

2009年8月19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