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藏

2009-08-20 22:49 | 作者:自由的飞翔 | 散文吧首发

今天,其实实在没有理由算作一个特殊的日子,或许是因为天上不断的下着一些小,偶尔有些冷冷的风吹来,显得如此的阴凉和苦涩,和自己心情有非常好的照应。事实上,对除我以外的任何人来说,今天和平常的所有日子都是一样的,或晴,或阴,或雨,都只是大自然的变化,没有任何特别的意义,而对于我来说,却是十分特别的感觉,因为我要珍藏一些东西,或许将是一辈子的,以后都将会是回忆

无论是别人说的,还是自己觉得的,自己都实在算得上是非常感性的人,实在不是一般的感情用事,人说,感情丰富的人是最容易伤害的人,所以常常把自己弄得遍体麟伤,却只好常常独自去疗伤。癔想中,有些伤痛实在是看不到伤口的,即使就算是用上显微镜。它只有在伤口慢慢的,悄悄的渗出的鲜血,把整个儿人吞蚀以后,待整个儿灵魂因失去作为水份的血液而干涸掉,露出的苍白和无力,才能够作最终的证明。

也许是因为知道自己的致命的弱点,常常把心禁固得很紧,禁固在自己觉得安全的范围内,一刻也不得松懈。也许,也没有故意,既然是弱点,总是隐藏得非常好,一般人,一般的事物根本就不能轻易触及到,就这么,安全的渡过了这么些年。

没有办法,世界上的任何事物、任何人的出现,是大自然的规律,不论你喜欢还是不喜欢,也不论你意识得到,还是意识不到,因为没有人能比大自然的力量还要强大,该出现的终久会出现,不会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而且在出现的时候,不会有任何的征兆及提示,更不会管出现的是不是时候。

没有理由去责问大自然的规律,因为任何事物有必然,也有偶然。也或许,是自己放纵了自己的心,觉得自己有信心,有能力接受一切来自繁尘中的不拘。身在红尘,也就只好感受着红尘带来的滚滚热浪,或敷衍,或蔑视,或感动

也许,有些人,有些事,能够选择敷衍,想必不会去选择感动。敷衍后,是别人受伤,感动后,却是自己受伤。据说,感动的来到,没有任何的理由,没有任何的原因,没有任何的前兆,没有人会告诉你,它在侵入,在逼近,甚至在吞蚀你的灵魂,只有等到一切已经寄生在你的躯体,才能够感觉到它的存在,但当发现,一切都已晚已。为寄生的感动,泒生出更多的感动,晃晃忽忽中,觉得一切都是如此美好,觉得地球都是围绕着自己在转动,感动的每一字每一句,似乎都是千金难买。寄生体和寄宿体或许同时都忘记了,人性都具有两面性,那一刻的感动,是真正的敷衍,是紧闭着的心,给出的最原始的,最没有意识的,最没有目的的,最预料不到结果的,一种最浑沌的状态。沉迷于这种昏昏噩噩的感动,进而是激动,恨不能跪谢上苍给你的这份感动,它是那么完美的出现在你的眼前,让你会觉得生命为这份感动而存在着,是多么值得!

感动,注定只是一瞬间,寄生的东西,注定会给宿主带来无穷无尽的伤痛。如果一个人一生都处于感动状态,先别说那是不现实的,就算如果是能够发生的事情,好几十年的亢奋,人最终也得空空如已,因为生活只剩下了感动,这一种滋味,不相当于一日三餐不可少的白米饭了么?

所以,我们不得不从感动调整成为感悟

或许是因为感动来得太猛烈,太无拘无束,太无预期,又太完美,所以常常想要去抓住。那一层漂浮在心际之上的东西,密度一增加,注定将要下沉。越往下沉,越觉得有缺憾,越觉得无奈与无助。因为我们不适应和不甘心,不适应这种不完美的气息,希望这一切不要发生,不甘心感动就此过去。所以,我们用上我们身上能用上的所有武器,拼命的去维护,拼命的去留住,无形的绳索,越勒越紧,越紧越使劲,勒死了感动,也勒死了完美。其实,那一刻,我们都忘记了一个词:放手,继而:感悟。

感动不常在,感悟却常在。只要懂得了,万事万物均有规律,我们去遵守,我们去尊重,我们用心去感悟感动,感动就会如涓涓细流,时时暖在心田。美好的事物,我们都会去追求,因为我们希望我们的生活多彩斑澜。只是,只因为我们用了太大的劲,去勒住感动,牵强的要留住它,而腾不出手来,而喘不过气来,等到绳索被折断了,留在手上、心上的,是重重的伤痕,滴着血。所以,倦缩成一坨,痛着,疲备着,责怪着,是什么样的力量,让自己使了如此大的劲,连绳索都被生生拉断?

感动不在了,感悟也太晚了。

扯断了的绳索,想要再接起来,怎么样也有个咯嗒,而且还不知道是否接得牢靠,是否能接起来。被勒住出的伤痕,血迹干了也是疤痕,不管作了再多的努力,带来的都只能是无法磨灭的印记,深深的,一定会存在。做得越多,负担越重,所以,自己一再力求少做些,再少做些。但感悟后带来的痛远比失去感动的疼痛来得更猛烈些。一千万个不甘心,也有一千万个美好的回忆,交织在一起,交错在一起,此一时的想法,彼一时的想法,错综复杂。只因为回忆,都是美好,不甘心就此成为回忆,成为珍藏,告诫自己:平常,再平常,平淡,再平淡。。。。。。心痛了一次,再痛了一次,痛了数不清的多少次,都习惯了,但还是不甘心,就在这种失望与希望的交错中等待重生。

其实,或许现在就成了一个人在演戏,独角戏,没有观众,任凭自己站在一个人的舞台上,跳得有多久,跳得有多累,旋转得有多晕,没有人看得见,没有掌声,没有人喝彩,直到累得晕过去,再爬起来,再跳,真的不知道多久。人说坚持就是胜利,坚持总是对的,是正面的。但事实真的如此吗?现实总是与理想相差得太远,总会将有些理想的东西击得粉碎。或许,该放弃的东西就得放弃,坚持就是胜利的真理不是完全的真理,得看场合,得看事件,万事都没有绝对,只有相对。是的,我不轻易的感动,不轻易的坚持,不轻易的放弃,但是这些说来都一无用处。当感动来时,我不懂得拒绝;当危险来时,我不懂得避让;当该放弃时,我却又在告诉自己,坚持;当一切都成空时,才发现,自己是一败涂地。高傲的心落到了尘埃中去,变得如此的俗不可耐,被打击得是如此的不堪。再也不敢说自己单纯,再也不敢说自己不在乎。

回忆,一切都变成了回忆,我说过,就算就此成为回忆,那我也得感激,把一切当作是一次彻底的历练,当成是对自身灵魂的一次洗涤。已经不能完全的想起,是如何的一步步走到心的绝境。是啊,当初所有的美好,以至到如今耳边响起的似乎就是那些美丽的词汇,是那一幕幕的感动。所有的快乐,如山泉般清澈,流连于心戾。好多个动人的典故,只有彼此知晓的典故,组成了一个过往云烟的故事。心没有波动过,却从未料到对这一个过往云烟的故事,却是独有钟情,泛起的涟猗,却有着惊人的力量,无论如何都不得平复。与其怪罪于当初的美好,不如置问于自己所处的世俗。也或许,早知道会是如此的难,为何当初不选择一刀两断,也或许,选择一刀两断本来就难,所以选择了顺其自然,可却不知道,自然是最是不能被人为的控制的东西,这是忽略与失误。

原本,是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的,但那一句“顺心而动”给了自己最好的解释。顺着心而动了,却还要野蛮的告诉自己,那是被风吹的,跟我没有关系,多无奈的安慰!说来也许觉得可笑,之前不知道孟婆汤和奈何!人说,女人是感性的,男人是理性的,这话似乎真的没有错。但是,感情不是凌驾于肉身之上的东西吗?对于男人与女人来说,不应该有着一样的效果吗?但为什么却实实在在的有着不一样的结果呢?人说,感情没有对错,只有适合与不适合,这就好解释了,就算错了,那也只能当作不适合罢了。能够拥有并有缘份珍惜的,原来只能是天时、地利、人和为一体的产物,缺了一样都不行,否则只能作为珍藏。红尘滚滚,诱惑与欺骗实在太多,我很愿意相信,人性本善,不会有真正的欺骗,也没有诱惑,那只是一种随意掀起的波澜,只是常常在不经意间走了进去,或许本身就不想走进去的,也或许,走进去了也还不知道。当一转回身去,看看自己走过的脚印,遗落的那一串伤悲,哀嚎叫嚣,却已于事无补。诱惑已经存在,只因为当初的美好,似糖如蜜,试想谁可以轻易的拒绝啊!往往,就是这样,没有办法的掉了进去,连一点的挣扎都没有,因为不想挣扎。我想再也没有人会在此时说,我理智,我不会,我不应该,我不世俗,我还有责任。。。。。。道德有规范,法律无定论,没有人手里随时端着一碗孟婆汤,也没有人教过,太长延伸的感情之路应该如何去走,只有走到尽头,无路可走,才得回头,虽然已是头破血流,却也心甘了。

没有如果,没有也许,也没有或许,有的只是明晃得刺眼的摆在眼前的事实。没有传说中的开关,也没有传说中的良药,所能看到的是无法遇越的倔犟,坚固似石,冷得似冰,寒得浸入骨髓。坚持与坚强的结果,是寒意,没有停止过的寒气侵袭。

所幸,遇到一块冰,也或许比碰到一团火要来得幸运得多。火太炽热,会把自己给烤焦,冰虽然够冷,化作水,可酿成酒。但酿酒需要技术,一定要把握火侯,才能酿出精纯来。胡乱的加水,胡乱的加一些辅料,胡乱的搅拌一通,直到那叫酒的液体,浑沌不堪,看着都很是惹眼,才停下动作来,真的,不要试着去品尝,一定会失望。(未完。。。。。此文空间来,原指一人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