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清明

2009-08-10 20:13 | 作者:飞过千山 | 散文吧首发

是谁在问酒家何处有?又是谁家酒香在杏花深处飘摇?

又逢清明。又是潇潇,杏花纷纷。

第一次目睹亲人离开,是奶奶。她矮小慈祥,又干练严厉。她的手温暖粗糙,皱纹柔软深刻。她的小煤炉里肉骨头炖的又烂又香,她带我舀一小勺米去炸爆米花,那是童年最响最响的声音,那是童年最香最香的米花。可她去时,我并没有特别的伤心。也许是童年与成年之间隔了太长太长的时间,也许是目睹老人面临病痛的折磨太过残忍,也许吧也许,是我的心太小太钝……

奶奶有一个很春天的名字,提醒我她曾像春天的杏花一样的烂漫,也曾在少年的目光中低眉回首。她的经历很坎坷,有很长一段时间,她给人的印象是乖戾、倔强,是多少的时光多少的经历把一颗温润年轻的心变得这般孤独、坚韧?可是在岁月轮回面前,我们都是这样的脆弱和无助,像一个婴孩,无力挽留似水流年,无力把握手中的暖暖余温?奶奶,今天我没去扫墓,可是我好想,你牵着我的手,走进那曲曲弯弯的巷道,米花,好香……。我希望老人家在那边住的地方叫杏花村,因为她喝点小酒。看见过奶奶笑、奶奶生气,没看见过奶奶哭,可是,我这个孙女却不自禁泪潸潸了……

去年,爸住院。奶奶的儿子也是这样倔强、不服输的人啊,当我帮他擦澡时,他居然是那样的忸怩和害羞,我的眼泪就悄悄的跑出来。爸爸的病并无大碍,可我知道,当我们的身心在渐渐变得强壮的时候,我们的父母在渐渐老去。那一天我回家时,没乘电梯,一个人从13层的楼道里慢慢的走下来,泪流满面……

流光容易把人抛。别老别老,亲人别走。可是—怎能?

天各一方,阴阳相隔,共同举杯,即便不能人长久,就让亲情怀念长长久久……

评论

  • 小草:清明踏墓地,最是断肠时,祝在天国的亲人安好无恙。
    回复2012-04-01 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