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顶长风

2009-08-04 11:58 | 作者:汪建中 | 散文吧首发

已不知道有多少次登临绝顶,泰山、峨眉、青城、五台、华山、衡山、雁荡、嵩山……数不清的名山,曾经被我一一踏在脚下。登临绝顶,众山真的就小了,小得犹如一大堆袖珍的盆景。当然,珠峰没有攀过,盖因那里太过寒冷,太过荒凉,寒冷与荒凉到极致的绝顶,是神界,是仙界,这样的绝顶,峻极于天,哪里是吾辈所能企及?于我而言,能把三山五岳悉数征服,就足矣。

登临绝顶,最大的快乐不是一览众小,而是面迎浩浩长风。

那是一种看不见的东西,却又实实在在地可感可触、可听可闻。它来自于一个难于预测的地方,在不知吹拂了多少生灵与圣灵之后,涌到绝顶,吹拂着我,让我衣袂飘飘、长发飘飘、神情亦飘飘。面对这样的长风,就感到“三山五岳渺何许?云烟汗漫空竛竮”这句诗,写得实在是太妙。

每次登临绝顶,都感到,真正的过客不是我,恰恰就是那些无影无形的浩荡长风。说它是长,是因为不知道它来自哪里?又要去向何处?在吹拂我之前,它是怎样的一种状态?是飓风?是龙卷?还是徐徐曲、猎猎秋吟?我想,这一切都有可能,因为它们是风,是天地之气。既然是风,就一定会风行万里,就一定会风卷残云,乃至威风凛凛。否则,它就是一阵病风,而病怏怏的风,又哪里称得上是风?

让我庆幸与快慰的是,我每次登临绝顶,迎接我的,都不是狂飙,也不是龙卷,而是春风那样的徐徐着,它的刚烈、它的粗暴、它的无敌、它的蛮横,在我面前竟然全都变得那样温顺,那样服帖,犹如一只被驯服了的凶猛的鹰鹫。

没有猎猎飒飒的风,头上的云,就是一片祥云,山间的雾,安静得犹如一场远。让我纳闷的是,在绝顶,按理说风应该更加猛烈,因为它已经翻越了所有的障碍,面对壮阔与众小,就应该释放出风的本性。但是,我所登临过的绝顶上的风,全都失去了风的本性,化作了一缕缕温情脉脉的绕指柔。

那么,它的刚烈与霸道究竟到哪里出了?它的粗暴与蛮横又消失在了何处?

在吹拂过我之后,那些风又依次飘走了。我依然不知它们要飘向哪里。它们就这样柔柔地飘来,又柔柔的飘走。

我想,它们飘走后,也许会用更加温情的心性抚慰天下,也许又会突然释放出狰狞的本性,在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制造狂飙,掀起龙卷,将祥和的天地搅动得一片昏暗,直至翻江倒海。

我每次登临绝顶,所遇到的风,都很温柔,我想,这一定不是我比风厉害,多半是风也知道我太怕风,心存余悸,所以才不忍让我再度惊吓,一再受伤。或者,风也知道这样的名句“海到尽头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

2009年8月3日于弄月斋

评论

  • 枫叶儿:名家的文章,就是不同凡响!绝顶临风好惬意!更何况临的是温婉、含情的风!欣赏!学习!
    回复2009-08-04 19:52
  • 汪建中:谢谢枫叶儿的关注,祝好!
    回复2009-08-04 23:37
  • 汪建中:谢谢枫叶儿的关注,祝好!
    回复2009-08-04 2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