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落天使

2009-07-02 00:08 | 作者:亿万斯年 | 散文吧首发

我是在午突然咀嚼到这些被放逐的文字,我想用一些比较专著的描述,来用力烘托任何一道关于她们的凄美。--------------题记

她们以华丽得章节,描摹自己单薄得青,她们用心解释这关于腐朽的每一个动词,每一个名词。她们在满伤的轮廓里翻滚一些画以时代的凄美。

音乐总是最时尚的DJ和舞曲,穿梭在骨子里,漂泊淡淡的卑微喝落寞。以个性为旋点,湮没生锈的舞台,上色最原始的疼伤,无碍绽放着所谓的宿命。

她们也许会突然羡慕端坐教室的同学,也许会拾掇那些未来得及隐退的记忆,在某个深夜暗舔枯萎的年华。在明亮的镜子里,她们会看到自己过于红颜的衰老和凋谢。然后,轻妆淡抹,黑色的眼晕,长长尖翘的睫毛…

我记得她们的上衣会波动着她们的肤色和躯体,会,裸露出很久未曾有阳光抚摩过的肩膀。在那白里,甚至可以看到那些拼命呼吸的脉痕,就像大病初愈的病人。她们的每一记呼吸都带着孱弱的诙谐,魔鬼身材后,藏着自我的怜惜和凄凉。套着黑色的裤袜,游弋在生活的枯燥里,挂着性感的幌子。

也许是躲在小小的工厂,也许沉浮在混乱的酒吧,桑拿…她们都有着共同的黑色妖异的瞳孔,然后极其性感的嘴唇。在那修长的手指尖上,会画上她们灼伤眼泪的指甲油,在阳光的某个弧度里,弯出一道不和谐的忧伤,尽管,她们一直畏惧阳光…

她们也许会在某个节日里突然转弯,叫上几瓶啤酒,HI几首音乐,她们会因为酒和零食的煎烤声音而不再灵翠,用那些明丽的尖叫吸引着那些猥琐的目光。她们也许会在节奏里摇摆自己骄傲的身体,然后看那些帅帅的男生唱歌,她们期待这样的邂逅,关于,浪漫的开始。

她们通常很容易醉,不再注意矜持,说一些脏话,然后微醒的时候她们会躲在角落里抱着自己的双脚,她们轻轻地啜泣,不露出声音。她们开始去撕开那些寂寞,或者被伤害的伤疤,她们不再怪谁,只是把自己抱得再紧…这样,能让自己一如既往的吮吸那些要命的孤单和一切悲伤,就像上了毒瘾一样。她们的面色是苍白的。

她们也许会经常花掉自己辛苦赚的钱,跑到发廊里摆弄自己那已不成样子的发型。她们会在发药味里,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开始变成各种奇异的模样,黑色,黄色,紫色,直到感觉那头发枯萎得无药可救。那些头发好象没有长在自己头上,她们会把眼睛遮住,不让自己看清楚这个世界的肮脏。

还有耳朵,她们小心的摆弄着那上面的千种风情,直到某天,那些洞口发创出脓。她们也许会学着男人一样抽烟,微翘的小指,弹开那寂寞的烟灰,深深迷失在那失神的窒息里。她们习惯绝望,在那些打工的枯燥日子里,无法把握属于自己的宇宙。

她们开始不再相信情,她们是出华丽的电影,以最骄傲的上演,然后最凄美的结束。她们会看到周围很多男生,重复着伤害与被伤害,连同精神甚至肉体。她们因为年少的放纵,失去了后面精彩的理由,可是她们还是寂寞的。

她们被时代污染上了太多污垢,卑微的男人,金钱,灯红酒绿,用心拥着沉默,彼此都是被逼的。她们似乎不再吝啬“老公”这亲呢,用这些张狂来掩饰自己心理的难过和悲痛。其实都只是活着,在无奈时空里,只是用力反抗着自己的矛盾。

我突然觉得很难控制关于眼泪的思量,落下大堆大堆的眼泪,这些让人怜惜的天使。也许早不再有人去捉摸她们的生活,也许他们会鄙视,会不屑,一展望,刺痛我孱弱的心灵

我看到她们总是春天最凄美的景色,她们因为那些凋谢,而看不到秋天冷的到来。她们用那些非主流的打扮和思想逃避着寂寞着生活,她们习惯半夜看那街边的路灯,或者蹲在沙发上敲击有些僵硬的键盘,那里,她们可以寻到一些空虚却能疗伤的茶汤。

这些让人怜痛的女人,是我见过的最惹人心疼的宠物,她们所经历的风,文字无法绣尽她们的凄美。很想用这个世纪的声音来呼喊温暖,拥抱填充她们的深渊,呵护每一次美丽。

一种毁灭,整个世界,我为你们留下泪水千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