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

2009-06-11 13:44 | 作者:南山 | 散文吧首发

每只小小的蚂蚁,都是一名执着的无上灵魂的信徒。回忆不起,很小的时候,是什么时间第一次与这卑微的生命相识,很可能,这相识也是多情的一厢情愿。

小孩儿的生命里到处是可的颜色,一只爬出洞的蚂蚁,能把他带向一尺之外的远方,还能背他入三尺之深的地下,更能与之拉叶成舟共度一碗之大的“海域”,更能够同攀八丈之高的树干,与云共享清美蓝天。……一粒微小生命的色彩竟是如此的丰富,一个小孩儿天真的童年竟能涵盖整个苍宇空间。

时间是种奇妙的东西,每种生命的开始,它最富有,当生命之舟开始启程,这东西就慢慢消耗,如同单程的车票,一站又一站,直到生命结束的终点,才忽然发现,最富有的财富已经奢侈为零。

蚂蚁的生命里,没有富足的那一刻,蚂蚁的王国里,没有富足的字眼儿。一旦出生,一生之命就已知晓,无需抽签算命,只需每天心满意足地用足丈量一生该丈量完的土地,然后快快乐乐的化为泥土。

相比蚂蚁,人类的命运尝起来如同苦胆,火辣辣的苦,苦的生疼。现代化的都市里,高楼闺房里的美并不是绚丽多姿,而是人类命运的背弃,因为远离了相依为命的香兮兮的土地,一层层归一化的空间,一条条统一的思维模式;没有了语花香的灵气,失去了飞滑奔跃的舞姿,人类独断而又专行,在自我建造的道德规范里相互欺压残杀。

蚂蚁的国度里有一种信仰,为人类出行让路,虽然他很渺小。

人类的天国里有一种背弃,为人类“出行”开路,虽然人类也很渺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