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无奈

2009-05-24 00:48 | 作者:清水荷月 | 散文吧首发

今天,我感觉有许多想说的。到了现在,我,却不想或是不知道再去说些什么。只感到的是一阵阵的头痛,悲哀。

就从早上说起。

今天早上中醒来,就是天降暴。我的梦中却是天降暴。梦中是在湖北家乡,正六月,却下着大雪。我在梦里也知道我那是在做梦,但不知道为何要在六月的要下大雪是为何事。

今,星期六,近早上六点左右发现外面在下大雨,同事把我叫醒,看见衣服被风吹得四处摇摆。于是马上收了我在外面晾着的两件衣服。完后,继续睡觉。因为晚上做梦下大雪,一直在寒冷中,没有睡好。早上醒来只好补上晚上的不足睡眠。九点上班,我却一直睡到十点才起,弄得一个同事要跑去叫我起床。

只感觉自己最近变得特别的懒,什么都不想做,确实,感觉吃饭都是很累的事情。竟懒到如此地步。因为不想吃饭,中午就没有下楼去吃东西,在纸盒中拿了一个苹果吃了完事。不过还好,中午后肚子没有感到饿,这是我感到值得庆幸的事情。直到晚上二姐过来才和她一起去一个小餐厅吃了饭。又觉得太饱了。

今天下午在下班的时候阅读了时寒冰先生对湖北巴东县邓玉妖案件的分析。看了以后觉得分析得非常好,而且也非常的直接。也是许多人对邓玉妖的无语的声音。读后感觉很明了,也是非常的悲哀的,因为有许多的疑问,有许多的迷团,都是地方政府警察一直制造的坎坷。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对一个弱女子这样的残忍?而且地方政府拿着法律不当法律,更可悲的是,某些教授像没有人性一样的乱分析,乱讲话。他们都不知道他们是违背了良心在说一些自己心里都想不到的话。也有许多媒体,报道一些自己都报道不了的假新闻,假事例。对此,我感到非常的可耻。

今天在时先生空间读到《南方都市报》的一个记者发了一篇报道《女服务员与招商办官员的致命邂逅》,看似像在讲小说,看到内容却实不敢让人想像事情会让媒体记者那样扭曲实事。当我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却不想再往下看,但我却硬要耐着性子看了一大半,最终还是没有把那个媒体的那位记者的“小说”看完。因为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居然有许多人的想像力是如此的丰富,而且“小说”也写得如此的蹊跷。引用时先生的话说:“当看到那篇报道时,以为是小说,一看原来一篇报道”。

媒体,我不知道他们在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报道新闻了。是小说形式还是....,我真的不知道他们还会再有什么样的形式来报道现实。而且现实在他们的手里已不再是现实了。我看着那篇报道确实的让我很无语,也是感到非常的悲哀。我能为邓玉娇说什么呢?我又怎样才能帮到她呢?然而,我却是这样的无力。

今天在新闻上看到邓玉娇的生日,她和我是同一年的(但我是年底的,她要比我大几个月)。面对着她的这件事情我也是非常的痛心的,但我也是很无力的。一切的法律权利,是谁掌握在手?而百姓却是唯一的受害者,事情在那些有权利的人的手里,却一再的扭曲,一次次的让人伤心,让人无语。几次看到邓玉娇的事情,一再的被严重化,我却不知道再去说什么,只有头痛了。上次,在发现邓玉娇事情在法律严重的一面一再的偏向弱者时,我痛心了,我真的不知怎么办,真的好想给国务院总理温爷爷写一篇完整的信。但,我真的不会写,真的无法表达我心中对社会对邓玉娇冤判的事实,无以言表心中的悲愤。写出来的却是一些无力的文字.......

然而,现在我的心却一样的在随着我的手发着抖。我发抖的原因却是这个社会无法再让人去相信,法律却无法再让人感到安全,感到有唯护自己的利益的感觉。今天我突然想到,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想可能我会无力去与之对抗,因为我怕自己没有耐心与他们僵持着,最终可能还是占权者仰着面笑去......

啊......!我还能说什么?然而,我却只能一再的感到悲哀。因为,我只能对社会感到悲哀。我现在已经无语了。许多事情都是那样的让人感到无语。

现在我只能支持邓玉娇的行为是正当防卫,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就在这里做为同年的我给于支持!

静观其变吧...........!!!

清水荷月/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