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房隔壁

2009-05-15 08:34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幸福不是每一天都有,错过以后要等很久很久,拥抱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错过以后会失望很久很久。

斯重走后我的感情生活一度空白很久,有时候走在街上,甚至会思考宇宙爆炸,地球诞生这些与现实生活偏离很大的问题。

然后好心的朋友小灰就经常带我去各种聚会,企图通过让我认识新的男性朋友来改变这种空虚与迷茫。但是这的确太过盲目不是吗?在那些各种身份各种背景的男性之间徘徊来去,也换不来一个温暖的拥抱。于是在我第N次与人讨论冰河时代与现代文明的联系的时候,小灰终于礼貌的将我从面前干笑的很难看的男人面前拖开。她说斯绮,你还是呆一边喝冰水吧,或许可以喝出你的猛犸象来。

冰水才入喉咙,有一个人夹着包在我身边坐下,我隔着杯子看到他温和的眉眼,思考他与冰河时代的关联。他显然也注意到我在打量他,他笑着问我:“你不要用看猛犸象的眼光看我好吗?”

我语结,我意识到他刚刚有听到小灰对我说的话,于是我马上脸红了。不是吗,我也知道我很多做法很奇怪,我不希望他把我看成是疯子的,至少他笑起来很好看不是吗?我是对他有好感的。

此时聚会已然末尾,很多人相继离开,我局促的看着小灰在一头忙着与人周旋。突然很想回家。

我像兔子一样的放下冰水,拿起外套就往外走。一路拌倒地毯拌倒烟蒂拌倒服务员的微笑。

走到地铁站的时候我发现他也在那里,他也看到我了。他过来跟我打招呼。拿着报纸,旁边是轰轰烈烈的广告牌。可能是冰水喝多了,我突然肚子疼,痛到捂住腹部蹲到地上。他赶忙跑过来,脱下外套披到我身上,说:“你怎么了?”

我们有一个好的开始,他解我与危难。如果当时他肯抱一抱我,或许我就会上他。可惜他是个谦谦君子,他没有。

而从来都没有人抱过我,除了斯重。斯重在大学读的是医科,主修心血管。经常在书本上做很多记号。尤其是心脏的图片,密密麻麻全是记号。我很羡慕这几颗心脏,可以被他那么仔细的打上标记,就像是一种身份证明。是属于他的拥有。我羡慕它们。后来我就一直想偷偷的把我的名字写在那里,可是当我最终有机会写的时候,那些心脏图已经被他的标记挤的毫无空隙。我只能慌乱且不甘心的在一颗心脏旁边写下ZSQ我名字的缩写。

那天我的眼泪一滴又一滴的落在那颗心脏上,模糊了我的字迹,因为我透过他实验室的窗户,那么分明的看见他牵着另一个陌生女人的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不是吗?可是他执的是别人的手。

后来猛犸象男人开始约会我。他说你看起来像是一个从来不属于地球的生物。我抬起头来,无奈的说:“你是说我像ET吗?”

他笑笑,摇头,他说:“你看起来像个小天使。”

他开始约会我。

我没有理由拒绝。至少他赞美我了,不是吗?每个女人身边都应该有一个欣赏自己的男人。

猛犸象男人就职于一家规模很大的广告公司。我应邀去参观的时候,看到他们公司休息室里贴着一张公益广告,一颗心脏一根烟,是吸烟有害健康的标示。我问他:“我可以在上面写上到此一游吗?”

他偷偷的笑说:“可以,但是你要小心,不要被人发现。”

中午吃饭的时候他问我:“你真的写上到此一游了吗?小天使?”

我点头,但是我想这是我唯一一次有机会将名字写在心脏正中位置的机会。怎么可能与之失之交臂呢?不过我当然没有写上到此一游的,上面是我名字的缩写。

“那你有没有连同我的名字一起写上呢?”他问,我摇头,木然。是呀,我一直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与莫斯重一起时如此,与猛犸象在一起时也是。我第一次意识到了自己的孤独性。

后来猛犸象男人突然在有一天送我回家的时候说:“我在那颗心脏上补上了我的名字,这样我们两个都可以一起住在同一颗心脏里了。当然,我做这些的时候很小心,没有人看见。”

是下着晚,他打着伞,雨点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仿佛我们两个人的心跳。沉默了几分钟,他摸摸我有些湿的头发说,快回家吧,洗个热水澡睡个好觉。我点头,背过身的刹那,突然泪如泉涌,那种心痛到窒息的感觉再次涌动。

透过家里的玻璃窗,我看到他在楼下站了一小会了,然后离开。那天的雨好象很寂寞,独自下了一个夜晚才停,滴答滴答,一直很罗嗦的说着地球人听不懂的话。

我反反复复的想起莫斯重,又想起猛犸象。想起同样的玻璃窗外有的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然后我平生第一次,失眠了。

我决定将莫斯重抛弃与自己的记忆之外,因为我决定好好跟猛犸象谈一次恋爱。我想要一场公平的恋爱。我们只有两个人,彼此的心里都只能剩一个位置给对方。

我们去做许多恋人都做的事,去儿童乐园玩过山车,去电影院看午夜场,一起去新开的餐馆吃饭,甚至介绍对方给彼此的亲友。这一切本该水到渠成的。

可是莫斯重突然在一个阳光很好的日子约我出去见一面。我本来该拒绝他的,可是那天阳光太好,我的心情也太好。于是我就答应了。

我们约在初恋时第一次见面的咖啡馆。那家咖啡馆明显的比几年前旧了,生意也没有之前的好,他放一首陈奕讯的歌给我听。

我只断断续续听到几句歌词。然后他开口说话了,他说:“为什么你当初一声不响的跑了?”

我发现这个人真奇怪,我开始质疑他是不是我曾经爱过的那个有修养有礼貌的美男子了。他跟其他人好了,难道我还应该死皮赖脸的缠着他不放吗?我没好气的回他:“怎么?被人甩了?来跟我分享被抛弃的感受?”

他说:“斯绮,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你的,只不过你一直都很难让我理解,你很古怪,你不知道吗?”

一向好脾气的我,突然爆发,喝的还剩下了一半的咖啡,被我猛烈的拍出了杯子。桌子被我拍的抖动不止,我说:“够了,我来不是来听你指责的,你要是对这个社会制度不满你可以给国务院写信,你要是对这个国家的环境不满你可以选择移民。但是你要是对我不满,你就自己憋死吧,我们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再见。”

咖啡馆的门被我关的劈啪响,我最后听到一句歌词——“我才明白时间较分手还残酷,老朋友了再没资格不满足。”

那一整天我都似一壶烧开了无人搭理的开水,不断的往外冒气,呼哧呼哧响。猛犸象来的时候我还憋着生气,可是我想我再憋下去会憋出内伤来的,于是我控制不住的哭出来。

他不断的抽出纸巾来给我擦眼泪,我一边哭一边说:“如果你抱抱我,我会爱上你的。”这句话,我终于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给说出来了。

他愣了一下,然后走过来,轻轻的抱住我,轻轻的拍我的背。“这样,好受点了吗?”

他离我那么近,我听的到他的心脏,强有力的跳动,我能感受到他胸膛的温暖。我第一次感觉到一个男人的真心离我那么近那么近。

可是天知道,那时候的我,怎么会没有一点反应,我的脸是被气白了的冰冷,我的手指是被气僵硬了的冰冷,连我的心也是冰冷冰冷。而他,感受的到吗?我不希望他感受到的。

可是,他好象感受到了。接连好几天,他没有再约我。

我内心忐忑,又不敢给他打电话。一直僵持到一个礼拜后,他打电话来给我了,他说:“小天使,难道你不想我吗?一个礼拜了,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可是你都不打。”

我赶忙说:“其实我也想打的,但是——”但是为了什么?我说不下去了,我心里有鬼,我心里分明有两个位置的,莫斯重那个鬼,一直都阴魂不散。挤走了我心里的小美好。但是,我怎么跟猛犸象说呢?

可是他又开口说话了,他说:“我听说你跟以前男朋友见面了,虽然我很喜欢你,但是我还是给你选择的权利。我等你的消息,我希望你最后还是可以选择我的,小天使,你不是说过吗?如果我抱抱你,你就会爱上我。我抱过你了,不是吗?”

那一天我所有的话都梗在喉咙里梗死了。

我在大学是学经济学的,闷在家里的日子我反复计算每段感情的投资回报率。后来发现没有可比性。相对于莫斯重的见异思迁,以怨报德,无理取闹。明显的猛犸象的温柔体贴,聪明宽厚,真心实意有绝对的胜出优势。应该被所有身边的朋友祝福的,我们两个才是天生一对。

我路过书店,翻到那些心血管的书,想起自己多年前偷偷的在它们旁边写下自己名字的荒唐来,原来我与莫斯重,一开始我们都住在彼此心房的隔壁,时机再早,人物不对,也永远修不成正果。

我开始无比疯狂的想念那张吸烟有害健康的广告。我好想看看我和猛犸象的名字一起写在心脏正中的样子。

我甚至想着,那张广告我应该悄悄撕回家中,做为以后我们结婚时展示给亲友好友看的爱情的信物,那将是多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于是我兴冲冲的跑去猛犸象的公司。

人去楼空。

所有的一切戏剧性的不见了。公司不见了,办公设备不见了,工作人员不见了,连那张广告也不见了。

这一刻我怀疑我真的是ET,突然回到了外太空。可是我还有手机,我颤抖着手打电话,电话拨通的一刻,我突然觉得全世界的阳光都撒到了我的脸上,我说:“猛犸象,我是小天使,你还要我吗?”

他在电话那头很肯定的说:“当然,我等你很久了,我相信你一定会来我身边的,因为我很自信我将是对你最好的一个,并且在此余生,不论你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你,你也会一样的,对吗?”

“对对,可是那张广告呢?有我们两个人名字的那张?”

“你是说那个心脏?我们公司搬迁到对面,我趁机将它撕下来放在家里了,我想以后或许可以给孩子们解释这个是我们相爱的证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