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陌蓝尘

2009-05-07 09:25 | 作者:飞爱兰 | 散文吧首发

阴沉的天空降着无言的悲哀,那暗红的光线中杂糅着忧郁的苦涩,都定格在一处,一步一步地引着走进黑的山谷。深深埋没的火热随着难舍的情怀漂浮在孤寂的谷中。

某些时候,蓝尘的目光会随着反射的光消失在门的尽头,空荡荡的视野中孤单的色泽构成了一副广旷的悲凉,一直凉到天黑,直到下自习。那黑幕遮掩了灯光的昏暗,蓝尘就这样一直坐着,想着,灯的弧光反射一点点的弥散在周围,思念的空气又在反复的折射汇集成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于是他便情不自禁的想起过去时光盼望会在走廊的尽头出现那个靓影,视野渐渐模糊,空寂的楼道,除了摇曳的光线,什么也没有。最终泪水打湿了一切。

不记得是第几次说分手了,但是这次肯定是真的。蓝尘心里很不好受,他是公认的好学生,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心里有她身影的,仿佛存在很久了。现在都高三了,都在忙碌的准备高考,或许过不了几个月都各奔东西,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可是面对自己的第一次情感,却怎么也割舍不下。人们都说初恋永远是最让人难忘的。的却,昏暗的天空挂着昏暗的月亮,昏暗的光线映着昏暗的人影,眼前飘落一片秋风,时光随之旋转。晴朗的天空放牧着如羊群的白云,两片树叶从我身边滑过,看见她在身边走过。渐渐的消失的窗外,在没有留下什么,昏暗的视野瞬间笼罩着黯淡的前途。

时间的车轮慢慢的向前走着,败破的蓝尘如同风中的惨尘,消漫在无踪的空气中。他想逃脱这个多风多多雾的城市,离开这个令人伤心的地方。似乎一切都失去了意义,悲伤的小风孤零零地穿行于夜市,孤单地像个唯一幸存者游荡在荒凉地四野内,看过空无一人的古堡,见过荒无人烟的绿洲,寂静的可拍黑夜永远都这么催人入睡,而他异常清醒。清醒的让人想哭,于是禁不住泪花如飘花。飞满天空银白的花絮密密地织起了犹豫的情丝。绕来绕去去缠着整个空间。忧郁的雨夹着忧郁的味道,在这忧郁的风中弥散开来。包裹着一个忧郁的身影。于是用明砌带点儿悲伤的眼睛去看快乐搭成的雨伞是不是也会沾上点儿难过的滋味。羞涩点纯朴可是否代替伞下美好的一瞬。瑟瑟的秋风在凉爽的雨点中更显得冷不可测。哪怕一点水珠溅落在手背上,我可以察觉到心中凉凉的感觉。

蓝尘依稀记得当时的心情,那种淡淡的忧愁,寒啸的风呜呜的悲吟出传神的心境,这究竟是错觉,还是断魂的落拓。点点的水花溅出一个美丽的微笑,应该对它很熟悉才对,可每每回味一番,才发现自己错过了一个真心笑一次的机会。不过不算伤怀,只要还可以记得一点什么,也是会好的。总比什么也没有的好。一串笑脸如意境般闪过我的指尖,我察觉到他们的存在。我开始怀念双儿。自我疲惫的时候我就没有停过对她的想念。想着她的好,她的美,这个可女孩,是否依旧等着自己的花开呢?如果是,那你有在何方。蓝尘我真的想知道你现在哪里。

窗外的几只麻雀在叫着,暗黑的翅羽很清晰的印在眼中。蓝尘只要一看到灰色事物,就会觉得悲伤。想到过去的一天下午,自己在烈日下等候一个人的出现,想到过去的一天,想用不吃饭来唤回一个人对自己的注目,想到过去的一天早上,排了半个小时队伍给一个人打饭。很多很多的画面,甜蜜中泛着苦涩。情深似海,谁会潜到海底去采撷用心人的珍宝,谁会驾驶欢乐的游艇飞驰在用心人的心上。怦然心动的浪涛终究要归于平静。蓝尘想大声的呐喊让我死掉吧,可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就这样在寒风中死掉吧。

心头一点头绪也没有,发的卷子到现在一个字也没有动,一边是学习的压力,一边是内心的折磨。蓝尘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要被逼成精神封裂了。他还想保持以前那种生活,轻松写意的日子,不是学习就是想着中午该吃点什么之类的杂七杂八的东西,而不是辛苦的心里装着一个人,慢慢受这种感情的磨合。

时间和的影子是破旧的废灯,历史的影子是斑驳的土地,艺术的影子是落花的飘盈,于是便到处都是影子的走迹。我们生活在一个影子的世界,想到自己太多太多的付出,却什么也唤不回来,累的无法呼吸。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白亮亮的光很是刺目,似乎要穿越无限的黑地照亮世间所有的角落。可见层层淤泥积着的心湖,漂浮着黑黝黝的碎的残削,就算再亮的光也不会被湖底深处的精灵知道。可以听见它渐渐的沉入湖底的声音,微弱的如同划过几个时空的晨钟的呼唤也几不可闻,就让它死掉算了!

如果泪可以流,就会使飞瀑黯然,一群银光泻在历史的长河中,飘过那么多悲惨人生的命运,流过多少悲哀生命的足迹,洗过多少悲痛事情的扉页。变质的哭声印出了人生塔楼的表象,是对亲情的呼喊,还是对友情的爱慕,或是对爱情的呻吟?一圈又一圈的问好如同尾巴,把我勾回了远古时代,我怀念那个单纯的年底。我们的情感永远没有那么复杂的让人无法捉摸。

蓝尘在想那个单纯的女孩,一个和可爱的女孩。但是他有发现她如一清水,清得可以让他知道自己有多么的脏,他怕自己玷污这里风景,一不小心就落到如此地步,眼中满是沙子,只想落泪,心中满是苦水只想倾诉。

看着片片碎云就这样飘忽不定的晃来晃去,倒影在路上模糊的暗影似烟般消逝传过蓝尘的身体。平静的心湖微微叠起层层微波,偶尔滑过的树叶在泛黄的颜色中记述的是过去的心酸还是幸福?条条的叶脉是快乐的河流还是泪水的故乡?错开的斑点是美丽的驿站还是痛心的地府?也许这个小什物的却是累坏了,也该停留在清新的土地上睡觉,做梦。梦自己过去的岁月,梦昔日如火的情愫以及缠绵的恋情。蓝尘没有它那般雅致,自然会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不真实的梦,一个接一个的糟糕,最后却无梦可作了。黑夜的精灵送他了一份宁静,心安的月光,可是那灰色的背影缺痛彻心扉。匆匆的脚步踏在他难舍的情怀上,一一留下的尘土如同在伤口上撒盐痛及周身。昨日的黄花依旧凋落,这是“花自飘零水自流”的意境,那“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是不是就如同蓝尘这般模样呢?

烛火映着忧郁的脸颊,心灯划开黑暗的幕布。一个人在戏台上上演自己的戏,台下空无一人。没有喧哗,没有掌声。余温的双手可以拍两下,为自己喝彩一下吧!要不然自己会被着孤单寂寞的气氛扼杀当场。蓝尘知道想要把一个人忘记的确很难,虽然说自己表面上确实下定决心把她从记忆中删除,无奈她的身影始终在心中发芽长大,挥之不去。人们都说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但是面对这种痛到骨髓里的伤是时间可以代替的么。不再想谁是谁非,因为在这种情感的世界里没有谁对谁错,错的是缘分的捉弄,我们彼此谁能知道谁是谁的谁。能够在茫茫人海在找到爱的人,谁说不是运气。缘分天注定,一切的心计都是徒劳,不是你的在怎么牵强,也终究会以悲剧而告终,不要有太多的奢求,一切都有上天安排,不能反抗命运,就让命运把你华丽推倒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