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的彼岸

2009-05-03 17:52 | 作者:蔺大树 | 散文吧首发

痛苦的此岸是什么?痛苦的彼岸又是什么?

当林黛玉执着地用眼泪偿还着前世的恩情,她痛苦的彼岸是“冷月葬花魂”的宿命;当杜十娘痴痴地幻想着与心的人地久天长,她痛苦的彼岸是坠江之时溅起的朵朵浪花;当李清照安静地期守着丈夫的凯旋,她痛苦的彼岸是秋风中香消玉殒的那朵黄花……

生命本不是空虚。当幻想与现实面对时,总是很痛苦。痛苦的此案是我们承受的磨砺,而痛苦的彼岸呢?或是被它打得生不如死,凋落了人生最本质的幸福快乐,或是顽强地昂起了头,

开出一朵最夺目的玫瑰!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危地马拉,有一种名叫落沙婆的小,七天七痛苦地啼叫之后方能产下一只蛋,然而恰恰是这七天的痛苦,使蛋壳变了坚硬,幼雏变了硬朗。帝王娥破茧而出,是血肉之躯铸成箭镞的蜕变,然而恰恰是痛苦的长夜,使它有了永不坠落,一飞冲天的翅膀!

所以,不要抱怨生命中的痛苦。大海如果失去了巨浪的翻滚,就会失去雄浑;沙漠如果失去飞沙的狂舞,就会失去壮观;生命如果没有痛苦的磨砺,那么由谁去播撒那玫瑰的种子,生命又怎能顽强地绽出那夺目的芬芳呢?

就像明眸如水的三毛,心灵的明澈与聪智仅仅源于生命里不住的风;就像断耳的梵高,艺术的灵感仅仅源于生命里挥刀的那一刹那;就像双目失明的奥斯特洛夫斯基,创作的巅峰仅仅源于生命里征战的记忆;就像……

泰戈尔说:只有经历过地狱般的磨练,才能炼出创造天堂的力量;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

出世间的绝唱。于是,我可以说,未曾经历过真正痛苦的人,也必定未曾真正的快乐过,何况,是要用玫瑰的芬芳与夺目来点缀一生呢?

痛苦的此岸,荆棘与风雨,并不可怕,无需遁逃。给生命一个顽强的理由,给痛苦一个流淌的口,一个流失的漏,也许它就不算什么了,而变彼岸的玫瑰也会在风雨中挺起枝干,在荆棘里舒展根须,盛开吧!盛开,承住了嚣张的苦难,擎起了生命的光环,让它照亮前方的路途,站起来,走下去……那些高尚的灵魂都是这样解脱,这样实践,这样升华,这样绽放……

试试吧!-——不是像那些脆弱的灵魂一般在此岸中挣扎,消逝,留给彼岸沉重的叹息,负罪的白骨,而是,像那些顽强的人们,生命播下了痛苦的种子,我却在彼岸绽出了玫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