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美记

2009-04-30 19:59 | 作者:夏日牧场 | 散文吧首发

从列车上望去,青藏高原北部的山,大都起伏和缓,少有突兀险峻的。山山相连,线条及其柔美。平整的山坡上长着贴地的矮草,不时会看见一群黑牦牛在悠闲地觅食。黑牦牛的肩部耸起,腹部垂挂着厚厚的毛。八月,骄阳似火,高原的那天空可真叫蓝!蓝得发亮,蓝得醉人,蓝得让人恨不得融化其间。放牧的多是藏族女子,穿着下摆五颜六色的藏袍,头戴宽檐礼帽,脸色黝黑,看见我们的列车驶来,热情地挥动着手臂。

高原小镇和居民点的旁边都耸立着一座玛尼堆,玛尼堆是藏民祷告祭祀的地方——把石头堆垒起来,中间插一根粗木杆,很多细绳从木杆的顶部呈放射状向四周垂下,每根绳子上串挂着由红白蓝黄绿组成的小旗子,这是经幡。色彩鲜艳的经幡在风中舞动,一派生机勃勃。

列车驶过不冻泉,前面便是可可西里了。

可可西里,蒙语意思是:美丽的少女。这是一片群山环绕的高原草地,有四万多平方公里,其间,夹杂着一些低矮的山丘。由于海拔高、常年大风,故人迹罕至,然而这里却是野生动物的乐园,也是藏羚羊唯一的栖息地。可可西里的河流纵横交错,水洼密布,成片成片的草原相连。如果是清晨或黄昏,时不时会看见出来觅食的藏羚羊和藏野驴。藏羚羊背部浅土褐色,腹部白白的,成年的公羊长着长长的、尖尖的角。或三五成群,或形单影只,看见列车驰来,惊慌地奔跑而去。藏野驴则仍旧若无其事地嚼草。我曾经看见过一群藏野驴,有四五十只之多。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看见颠颠跑着的狼,土灰色,毛亮膘壮。大水洼里银白色的水在翩翩起舞,雄鹰在蓝天上翱翔,当其低空盘旋时,宽长的翅膀会在草地上留下一道幽灵般的阴影。

可可西里中心地带、青藏公路的西侧有几间红色的房子,旁边竖立着一座高高的瞭望塔。这就是可可西里藏羚羊保护站,人们习惯把此叫做索南达杰救护站。索南达杰是藏羚羊保护组织-----野牦牛队第一任队长。面对当年野蛮的盗猎狂潮,这个藏家汉子和他的战友们用落后的装备,与有着先进武器和通讯设备的盗猎者进行了你死我活的战斗。在一次追捕行动中,索南达杰遭对方伏击而壮烈牺牲。人们发现他的遗体时,他还保持着射击的姿势,牙关紧咬,怒目圆睁!......每次路过这个救护站,望着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我的胸膛里会涌起一股热流,眼前会浮现出一个健壮的汉子,他手提半自动步枪,黑苍苍的脸上一对犀利的眼睛正注视远方......

列车爬上唐古拉山的时候,虽然山坡上依然铺着浅草,但已看不见放牧的牧民了。这里海拔已达五千多米,映入眼帘是几座相连在一起的大山,艳阳高照,皑皑白雪发出耀眼的光芒,在蔚蓝的天空映衬下,雪山显得格外庄严肃穆。铁路两旁的水泥护墙上,用红油漆书写着标语:“中铁十七局,挑战极限,勇创一流!”铮铮誓言,震人心魄!我们在有供养设备的列车里,尚感不适。想想那些铁路建设者们,在这被称为生命禁区的地方,从事那么繁重的劳动,怎不让人肃然起敬!

从唐古拉山下来,列车进入了西藏。一过安多便可看见措那胡了。这个藏北的高山湖真是美极了!群山环绕,清澈的湖水好似一块美玉,远处的湖水呈润绿色,稍远是湛蓝,近处是浅蓝......层层变化,让人目不暇接。湖畔芳草茵茵,放牧着成群的牦牛。湖南面,高山、蓝天、白云倒映在湖面上;湖北侧,则天色昏暗,乌云翻滚,云气从高空垂落下来,宛若一面面倒挂的纱帘,在微风中,飘渺空灵变幻万千。一群麻头鸭从湖面上惊起,浅白的翅膀煽动,好似一片珍珠在闪烁......

措那湖里生长着一种无鳞的鲤鱼,据说一年只长一两肉。藏民是不吃鱼的,因为他们有水葬的习俗,鱼是要吃逝者肉的。藏民去世后,先净身,待法事完毕,将遗体安放在牛皮筏上,由四个精壮的小伙子推至湖心,抽掉筏子,让遗体缓缓沉入湖水中......人,能安葬于如此的圣湖中,是不是也算一种福分呢?

高原的天气像小孩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是阳光灿烂,车停靠那曲站时(格尔木至拉萨之间唯一停靠的车站),外面变的阴云密布,冷风嗖嗖,天,竟然飘起了雪花。一些穿着装的川妹子,跳到站台上,兴奋地尖声大叫。

古露过后一直到羊八井是西藏最富饶的地方之一:当雄草原。一座座雄浑的高山下,只见一马平川的草场上放牧着大群大群的牦牛、绵羊,还有星罗棋布的居民点。草场分为场和夏场。夏场是现在放牧的草场,草矮,草色也淡,呈黄绿色。冬场都用铁丝网围着不让牛羊进入,秋天收割,以备冬牧。冬场的牧草比夏场茂盛多了,草叶长,草色浓绿得发黑。溪水在草丛下潺潺流淌,成片的野菊花怒放,如同撒在绿草中的金子一样,格外的悦目。

藏胞的住房大多呈U型,用水泥方砖砌成,平顶,后墙顶部一角垒一堵烟囱。矮墙围院,旁边还有一院,用牛粪垒成。经常看见房顶这边竖着五色的经幡,那边则插着一面国旗,经幡和国旗同时迎风招展。

拉萨河谷两侧的山,高大而险峻,山石嶙峋狰狞,水量丰沛的拉萨河穿行其间,灰白色的河水滔滔奔流。河的两岸有一小块一小块的青稞麦田,麦已熟,金波涌动。青稞麦的穗子细长,粒小。我吃过用青稞面做的烤饼,上面麸皮密密麻麻,口感也粗糙,却有一种别样的醇香。

离拉萨越来越近了,河谷宽阔起来,大片大片的麦田像金丝织成的毯子铺在大地上,藏民用一种柄弯月状的镰刀开始收割青稞麦。一些藏家小朋友看见驰来的列车,高兴得手舞足蹈。远远望见拉萨市区了,望见了布达拉宫那红白相间的宫墙。布达拉宫建在一排大山前面的一座小山上,照片上看上去那么壮美的布达拉宫,此时更像一个傲慢的小公主,在一群大汉的簇拥下,几分可,几分顽皮!列车隆隆驶上拉萨河大,这座三拱钢构大桥,通体洁白,她像一条银色的哈达把大河两岸紧紧相连。列车一声长鸣驶过桥头的武警岗哨,武警战士举手敬礼。车厢里的扬声器开始播送《友谊地久天长》,悠扬的旋律在空气中回荡......

拉萨,美丽的拉萨,到了!

相关文章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