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

2009-04-18 10:04 | 作者:缒億 | 散文吧首发

青丝飞扬在充满水汽的风里,钢匙搅合着墨褐色的咖啡与镶着花边的瓷杯做着无聊的碰撞。

浓郁的咖啡香掺杂着檀木桌椅的霉气贯入鼻腔,还有一丝战火的气息。

光影摇曳在墙上,浅灰色的双眸宛如千年冰封的深潭,读不出任何讯息,却让与它对上的人都不禁隐隐打了个寒噤。

黑色的风刮过树梢响起空旷辽远的声音,长着天使翅膀的魔鬼跪在黑暗里哭泣。

那些纤细的长长的比喻句和哀伤的蓝色段落重新以血液的形式流回我的身体。

久违的情感没有再离我远去。

喷薄的末日繁华开始落幕,我看到了发丝间闪起了银光,看到风,看到了浩浩荡荡的青打马而过,残酷的离开

咸咸的味道在我的世界里没有界限的弥漫。左手空虚,右手冰冷。

我听到大海的声音以及天空海的破鸣。然后听到心脏的声音依次衰弱。

似曾相识的乐声,如同一个经久不息的境。

梦中总有一个压抑的哭声,像大提琴婉转悠扬的低音,激起一股穿堂而过的黑色的风,风中盛开一朵黑色的曼陀罗,一边妖艳,一边疼痛

黑色暗想在空气中飘荡,蔓延,阴暗而诡异,开放,然后凋零。成为一块一块很小的碎片,掉在我的窗前。

灼灼的光华烧疼了浅灰色的瞳仁。

印在大脑皮层下的那些美好,带上花瓣的脉络,以仿佛再不会遭遇天般的骄傲,将我引诱进一整个消失了季节的谜局。

空气中膨胀着舒缓的琴音和风信子的碎屑,云层上的鼓音落向地面。

很大一片白色,蔓延出泰山压顶般的空虚感,我试图为它增添几分颜色,但空白,还是空白。

梦境主宰了我,还是我占有了梦?前者吧。

梦人人会做可真正能占有它的又有几个?但无法占有我们却依然要做。

佛祖脸上的笑没有轻浮却有嘲讽:世人太执着,静月看不破。可怎样才能看破?

放下情仇是否就能羽化而登仙?身上的枷锁与脚下的水牢又当如何超脱?

花间酒,邀来的不是明月徘徊影凌乱,只有飘荡在枝叶间的,被刺的千疮百孔。

眼前金色的向日葵,铺天盖地的蔓延,黑色的空气染指了金黄,散发着浓郁的咖啡香。

光线刺破天空,我停下思绪,抬起头,对着天空,浅声道:“亲的,晚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