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的月亮二十五个圆

2009-04-02 16:12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副标题#e#如果有一天,你很有钱,也很想在C市买套房子定居,你要是问:在C市,哪儿的家居环境最好啊?一定要——最好的。绝对没有两家售楼公司一起来回答你,唯一有自信让你花钱的是——恋情家园。恋情家园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再加上专业的园林绿化设计,是你唯一的家居选择,我们这儿绝对是当今世界上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上面那句是恋情家园的对外广告。

可几天前接连发生的几起神秘盗窃案却在坏着“最好的”名声。恋情物业接到住户的关于物品丢失投诉有好几件了,这让搞安全管理的何经理头痛不已。上头明跟他说了,要是不能配合公安部门尽快解决这些投诉,就不要在这儿干了。从老总办公室走出来,他仰天长叹:每个月几万块的工资真不好拿啊。

话上说是配合公安部门,可派出所的同志告诉何经理,这是特殊时期,警力不够,你们这点事,几个保安就能解决掉。没办法,只得他亲自率队出马了。在物业安全领域里也混了好几年,他想这点事也不会难倒他。

何经理调来了保卫科的工作记录,查看业主们的投诉。第一天,F区1单元1楼的黄大妈家里丢了件皮夹克。第二天,A区3单元1楼的李大爷家里掉了件高档西裤。第三天,G区4单元1楼的张大姨家里一双皮鞋不见了。看完之后,何经理心里有了数。

所有掉东西的住户都在一楼,所有东西都是放在阳台上的。凭经验,他猜测,小偷应该是借助了小区里的一根长棍子把东西偷走的。细心的他,在小区转了一圈,果然不出所料,在E区附近的绿地上,一根用于固定一棵大树的长木棍没有插在土里面,而是斜靠在树上,根部还带些泥土。他估测了下长度,完全能够到1楼上的物品。

何经理又去了监控室,查看所有小区摄像头的录像资料。整个小区有三十六个摄像头,他一个一个地查看了一遍,却没看到任何可疑人物的任何可疑动作。这令他百思不得其解,按理来说,小区的摄像头覆盖了所有的角落,怎么就没有一点蛛丝马迹呢?

这天是正月十五,何经理把小区所有保安召集在一起说,按他推断,小偷肯定还要来一次!保安们好奇地想知道为什么,可他却闭口不谈。他分配了十五晚上的全部保安的巡逻任务,叫大家眼睛放亮点。他自己则跟业务过硬的保安小陈在小区门口附近巡逻。

十五晚,天气晴朗。八点刚过,万家灯火,通明。小区里的一些住户也开始在小区广场上燃放烟花,爆竹。看到那些绚丽的烟花消失在月亮下边,爆竹声轰响在耳畔,何经理突然想到自己漂泊在外工作已经有七八年,还从来没正正经经跟全家人过过节,更没有跟全家人一起在元宵节看过天上的月亮了。望着那轮皓月,他感叹道:今天的月亮可真圆啊。经理你干嘛啊?我们可有任务在身。小陈提醒何经理。你看我这人,还是年轻人敬业。何经理向小陈竖起大拇指。快到九点的时候,小区门口出现一个身影,不怎么高大,显得很是瘦弱。那个身影一直在小区门口转来转去,却不见进来的意思,也不见走开的味道。十几分钟后,他笑了一声:哈哈。把刚要从门口路过的何经理吓了一跳,他赶紧示意小陈先不要现身。

那个身影快步晃进了小区。何经理仔细一看,原来是个男的,上身套件皮夹克,下身一件西裤,脚上一双皮鞋。何经理心中大喜,这不正是登记的东西吗?他小声用对讲机跟小陈说,跟上,但不要打草惊蛇,看看他要做什么。

男人在小区里转啊转,从A区到J区,把小区转了个遍。何经理注意到,在B区5单元的一楼阳台下,男人停留了一段时间。男人回到E区的绿地,在大树下面动手取长木棍以前,扭头看了看四周。幸好何经理跟小陈跟得远,没被发现。

男人扛上那根撑树棍,径直向B区5单元走过去。看得出来,他有些慌张,用力捅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休息了一会,他又努力试了试。这一下,何经理看到有个东西掉了下来。就在男人丢掉长棍弯下腰去捡东西的这点时间里,小陈从他们隐藏的角落冲到了男人面前,一个扫荡腿,男人结结实实摔在地上。小陈左手反扣着男人的手腕,单腿压住男人。

经理,是个皮帽。小陈右手举着帽子向赶过来的何经理欢呼道。

把他带到保安室去。何经理把那根棍子放回了原处后,回到保安室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在日光灯的帮助下,男人“凶相毕露”。爬满皱纹的脸上不怎么干净——胡子拉渣的,手上更不好看——黑不溜秋的。那岁数,再加上邋遢的样子,穿一身高档商品,显得有些滑稽。老人浑身上下都在颤抖。当小陈正惊讶老人一身穿戴怎么跟丢失的物品一致时,何经理开口道,你自己坦白吧,我们不为难你。

二十天前,我从Z市流浪到C市来。我一直住在你们小区对面的那个天下。十四天前,也就是大年初一,我在外面看了你们小区的几场水幕电影。我好久没看过电影了,也算过了一把瘾了。最后那场精彩的电影里有个家伙的穿着太有意思了,我就想啊,要是我能穿上那么一套衣服看看今年的月亮,死也值了。你们要知道,当时我就是想想而已。只是想想?那怎么又偷起来了?小陈声色俱厉道。

别打差,让他接着说。何经理说道。

你们以为我真想偷啊,我都快七十的人了。几天前的晚上,我出来散步,路过你们小区门口,看到门桩上的摄像头晃来晃去,并没对准门口,刚好你们的保安又换班。那个时候又没人,又没监控,我就想进来看看,有钱人都过什么样的生活。当时,只是想进来看看罢了。转了几大圈,才发现有钱人确实过得比我要好很多。我也没什么歹意的,知道有钱是什么样就行了。正当我准备“打道回府”时,看到了这件皮夹克。这衣服跟电影里很像,不是吗?我狠了下心,不如就找这些有钱人“借”上一套,过完十五看了月亮就还回来。四处找了会,就在草地上找了一根用于支撑大树的棍子,然后就“借”来了皮夹克。后面几天,还是那根棍子,凑齐了裤子跟鞋子。你们看,月亮都快升到半空了,可我还差一顶帽子,所以待到这些人都热闹的时候,也等到摄像头没对到门口路面的时候,我就想进来碰碰运气,没想到,真遇到“贵人”了,可刚到手,还没戴头上,这小伙子就把我按到地上了,哎哟,我的手……

老人把袖子挽上去,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何经理瞪了一眼小陈,埋怨刚才下手太重。

我说,这可不能全怪我吧。是你们先出了问题,没人,又没监控,我才产生圆的想法。老人为自己辩解到,还说,能让我出去看看月亮吗?听说这个元宵节的月亮是好久以来最大最圆的月亮啊!老人颤巍巍地乞求着。

小陈面无表情地说,脱了这一身再出去,让你看个够。帽子,先给他带着,何经理站了起来,凝重地说道,带他去看看月亮,等他看够了,再带他去我那儿叫你婶子跟他找一身好衣服换下那些。他指了指老人那一身,接着说道,最后,带他出去,这不是他呆的地方,记得办完事向我汇报。

听完那话,老泪纵横的老人不停地跟何经理鞠躬。小陈带老人出去后,何经理思忖着,这小区保安换班的时间差是有点长了,可那些摄像头一直好好的,怎么会出问题呢?他走到小区门口,观察了下,没想到门桩上那个摄像头还真地在左右晃动着。他又查看了小区的其它几个离门口不远的摄像头,虽然没有动来动去,但明显都没有对着预定的“危险”位置。他拍了下脑袋,立即往监控室跑去。

监控室设在A区的底楼。到了监控室外面,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他用对讲机对所有保安说,监控室有情况,快来。他轻手轻脚地移向监控室的玻璃窗,眼睛凑近窗户底角,眼前出现的,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画面:

三十六个摄像头有二十四个拍到的不是“危险地点”,上面都只有一个东西——月亮。

那一幕,随后赶到的保安们都看到了。为了知道是哪个调皮鬼在这儿捣蛋,保安们都在等候何经理的命令。正当何经理要下命令时,一个小孩子朝监控室走了过来。 #p#副标题#e#

何经理示意保安保持警惕,等小孩子走近了,大家才看清,原来是家住何经理楼下的小男孩儿,才五岁大的月儿。月儿胸前抱着个瓶子。借着月光,大家都看清楚了,那是一瓶精装五粮液。何经理小声地问,月儿,怎么不去跟妈妈一起看月亮,来这儿干嘛啊?

爸爸妈妈不在,我想跟俞爷爷一起看月亮。俞爷爷喜欢喝酒,我刚才专门回家把别人送我爸爸的酒送他喝。月儿看着这一二十号人的队伍,围在监控室外面,好生奇怪。

月儿口中的俞爷爷,就是何经理常称呼的俞大爷。几年前,俞大爷由人介绍到小区来找工作。本来担心老人年纪太大做不了事,可老人家说他眼神可好了,看门的工作完全可以让他来干。当时,看门的工作都是年轻人干着的,哪能说让就让出来。由于介绍人跟上头有些关系,他只得想想法了。不久前,小区在一些关键位置装上了摄像头,还要找一个“看电视的”。那活儿,说轻松也轻松,只用“看”,说不轻松也不轻松,你得不停地“看”上十二个小时。白班已经有人了,是个小伙子,晚班还有个空缺。

何经理问他,做晚上的工作,受得了不?老人说年纪大了,没什么好睡的,能行。就这样,俞大爷在恋情家园开始了工作,头天晚上八点准时“看电视”,第二天早上八点回到职工宿舍小睡,醒了之后就在小区里和小区附近溜达。几年过去了,小区住户都认识他了,都知道他早些年没了深女人,膝下更无子。见到他时都会尊称一声——俞大爷。因为性情比较好,小孩子也喜欢俞爷爷前俞爷爷后地围着他转。

月儿的父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工作也就特忙了。月儿满月后,差不多都由他们家聘请的保姆带着。保姆做完家里的清洁也常带上月儿去俞大爷那儿闲聊。一来二去,到月儿上学的时候,他喜欢上了这个俞爷爷。后来,出于信任,月儿父母辞退了保姆,让俞大爷在他们不在的时候,帮着看下月儿。俞大爷本来孤身一人,但自从有个小伴儿后,倒显年轻了不少。每当白天天气晴好,一老一少就会出现在小区的绿地上,不知情的,还以为是他们是爷孙俩儿。

正月十五这天晚上,月儿的父母都有应酬,跟俞大爷嘱咐了几句就出门了。

怎么不叫俞爷爷一起到广场上去看月亮啊?何经理问。

俞爷爷说,他要让我在这间屋子里看好多好多与众不同的月亮。月儿的小手指着监控室充满向往地说道。

何叔叔,你们也是来看月亮的吗?月儿眨了眨眼,问何经理。不是,你进去吧,可别跟俞爷爷说大哥哥们跟叔叔来过。何经理看着月儿推开监控室的门,月儿进去,门关上。门都关上了,这群当保安的年轻人却没离开的意思。何经理说,那我们听听他们都看到什么样的月亮了?听到这指示,一个个的脸上笑得都堆起了花。

哇,好多好多好漂亮的月亮啊。刚进屋的月儿跟外面那些人一样,生平第一次看到这么多月亮出现在自己面前。

月儿,数得清有多少个吗?俞大爷和蔼地笑问。

一个,两个,三个,……,二十三,二十四。二十四个月亮。

不对,你再数数。

一个,两个,三个,……,二十三,二十四。还是二十四个月亮啊。月儿疑惑的看着俞大爷。

月儿没有数错,因为何经理数得也数过了,那群年轻人也都在心里默数过了。二十四个月亮,有的在小草上,有的在树梢,有的挂在高楼边,一阵焰火出现在有月亮镜头里,然后又慢慢消失,又一阵焰火接上来。整个监控室,因为焰火变得五颜六色了。

怎么会是二十四呢?你不叫月儿吗?加上你多少了啊?

还要加上我啊?嗯,那算上我,就有二十五个月亮了。

这下就对了嘛。俞大爷乐呵呵地笑道。外面的人们心里也豁然开朗了。

月儿,来,我们爷儿俩干杯。月儿端起装有可口可乐的杯子跟俞大爷的酒杯轻轻地碰了下,抿了一小口,稚气地说道,好酒,果然是好酒。那语调没把在外面那群偷听偷看的小伙子笑翻,何经理赶紧招呼他们,嘘……

俞大爷从胸前掏出一张发黄的照片来,月儿凑上去,俞爷爷你旁边那个人,是谁啊?

月儿真厉害,那么年轻的我,你也能认出来。她啊,是你的俞奶奶啊,你不认识的。说完这后,俞大爷把那张黑白照片摆在一张椅子上,照片正对着监控画面。他转到椅子后面,蹲下去,眯着眼睛从照片的角度看了看那些月亮,稍微调整了一下椅子的位置。

二十五年了,你离开我已经二十五年了。记得你跟我说过,结了婚就跟我一起看元宵节的月亮。那时,你依偎在我的怀里,我们一起躺在草地的怀里,望着天上,看那个月亮。可为什么你就走得那么早呢?我在外面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能回去看你一眼。你不知道啊,每到元宵佳节,烟花飞舞时,我就忍不住地想起你。

俞爷爷,你哭了。月儿盯着俞大爷的眼睛。没呢。俞大爷抹了一把眼睛。

每天晚上,我只管呆在屋里,就不用到外面去看那月亮了。我是怕啊,怕那月亮跟你一样,跟你一样的温柔……外面有人抽泣,谁啊?何经理责问着,但没人回答。今天实在忍不住了,我就想,还是让我们一起看月亮吧。给你大大的惊喜哟,你知道这些月亮都在哪儿吗?悄悄地告诉你,他们没在天上,都在水里呢。嘿嘿,看那几个,是游泳池里的,再看这个,是小区的一个喷泉里的。

何经理伸头看了一眼,后面那个月亮还在晃动,应该是喷出的水重新落回到喷泉里,溅起波纹的效果。本来想让你看更多的月亮,可有几个摄像头照不到有水的地方,也就二十四个了,加上月儿,就是你离开我的日子。是不是很凑巧啊?

俞大爷蹲在地上,干枯的手指不止一次地划过照片上那女人始终微笑着的脸庞。

俞爷爷,你真的哭了,爷爷不哭,不哭嘛,来我们喝酒。月儿安慰着俞大爷。不一会儿,里面传出欢乐的笑声,这个时候也不知小区哪家住户“很没道德地”大声放着宋祖英的那首《望月》:

望着月亮的时候/常常想起你/望着你的时候/就想起月亮/世界上最美/最美的是月亮/比月亮更美/更美的是你

没有你的日子里/我常常望着月亮/那溶溶的月色/就像你的脸庞/月亮抚慰/抚慰着我的心/我的泪水/浸湿了月光/月亮在天上/我在地上/就像你在海角/我在天涯/月亮升的再高也高不过天/你走的多么远/也走不出我的思念

一曲结束,外面的小伙子抽泣得一塌糊涂。何经理赶紧说,撤!小伙子们,今天晚上大家就加加班,看好一点,可别让我们的“上帝”发怒了。何经理把保安们召集到保卫室里,刚指示完,小陈走了进来,汇报了陪老人看月亮的经过,老人已经看够了,离开了小区,这是他那身衣服。何经理说,不错。今天晚上大家看月亮的时候,可别忘了给家人报个平安,同时也不要忘了小区的平安。

第二天,正月十六一大早,何经理专门到了小区对面的天桥下,他想去看看昨晚的那个老人。可到了那儿,他只看到一些破烂织物跟一堆灰烬,什么也没有了。愁眉不展之中,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路过小区门口时,他完全能在摄像头里看到自己的影子,查看了一遍小区的其它摄像头,也全都回到了预定的“危险”位置上。

何经理把昨天老人穿过的衣物,拿到干洗店稍作处理,除臭加香(免不了的)之后还给了相应的住户。何经理跟他们说,小区里的孩子们把元宵节当美国的万圣节来过了,“借”了大人们的衣服去玩。因为都是一个小区的邻居,他们也没说什么,去派出所销了案。在那之前,何经理已经修改了每个保安的作息时间,保证每个地方再也不会出现没人值守的情况。

可是没想到,几天后,C市一家小报不知从那儿得到的消息,公开地批评恋情物业如何对住户不负责——居然把“上帝”的衣服随便“借”给流浪老头穿着看月亮。 #p#副标题#e#

没过几天,何经理被降成了何副经理,俞大爷回了家,没人知道他是否回去看过俞奶奶,因为再也没有人在恋情家园看到过他。只是长大以后的月儿,不止一次地问过他父母:

什么时候能找回俞爷爷,我们一起去看好多好多好漂亮的月亮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