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 子

2009-02-17 16:40 | 作者:龚家凤 | 散文吧首发

孩提时,村前偃卧着一棵好大的柿树。我们才不管它天的花开多么芬芳,天的浓荫多么凉爽,秋天的霜叶多么红艳,唯有初那满树红如灯笼的柿子,才叫人垂涎呢。

树是我村吴姓的。每年吴姓上树摘柿子时,树下便站满了村里的孩子们,一个个如饥似渴,伸长脖子,睁大眼睛,翘首盼望着掉下一个可人的柿子来。当“啪”的一声,掉下一个柿子,七八个孩子抢作一团。每捡得一个柿子,就像得到一枚长生果般的欢喜。

有一年夏天,柿子结得像李子那么大,吴姓建房需要屋基地,决定把柿树砍去。

记得一天中午,我走在放学的路上,只听一声巨响,柿树轰然倒地。便急急跑了过去,摘了满满一书包毛柿子回家,把它藏在一个坛子里。十几天后,柿子由青变黄,掰开一尝,却又苦又涩。

那又苦又涩的毛柿子啊,真像我那缺衣少食辛酸的童年生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