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岸。彼岸

2009-02-14 10:24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人世轮回,换你倾城一笑。尤其在这里无法抑制着想念,想念如丝般绵延不断,绵延不断。什么时候,我们失去彼此,而又或者从未得到过。

我想念你微笑的弧度,想念你的细语,想念你的一切的一切。也许,那街角的转角等待时,等来的是两个人,多少有点说不出的失望。我不起,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如果说人生最初的苍老是等待,那么人生最初的无奈就是等待的是两个而不是一个。

也许是我天生的占有欲太强了呵。

在这铺满沥青的马路上,空气分子似乎都被这沥青分子刺破而代替,刺鼻而无法抗拒。十五分钟的路程,尽管我想数数到底,你有几个笑容属于我,却连一个都找不到。

那银色的水银在我心里沉淀,不断下坠,下坠。我们的世界找不到谁早已泪流满面?

什么时候,你的笑容已经不再属于我了。什么时候,我苍老到,这两鬓都变成了霜白?

如果说咖啡是一种悲伤的液体,我用了这东西充斥我的人生,这的夜里,寒冷而无情。目光停留在你们离去中。那繁闹的毒,冷酷的嚣,充斥着撩人而杀人的芬芳。这个不自由的世界。我孩子气地想要让你先打破沉默,你却连沉默都不愿为我打破,到底是天真而无知。可笑的奢侈。

当我终于下定决心要离开的时候,毫无牵绊地到我有点失望。这个冬天好生凄凉。曾几何时,你穿着同件衣服在我身旁倾城地笑,今天你的笑依旧倾城,只是,身旁的不是我。

我一直想告诉你的是,你踏过了我三年的日记本,我会在夜里,想念你微蹩的眉,倾城的笑,温柔的脸庞,但是,我还来不及告诉你。来不及...

我并不是不会介意,你拿我开玩笑,是不是只要我安安静静的,不哭不闹。我们就能跟以前一样?这昏暗的灯光里,连白色的球鞋都已经不是白色的了,怎么也走不回去了。你那不属于我的笑容在我心里翻天覆地,怎么也停止不了。

来世,在这黄泉路上,如果有一天,你要看见那妖艳红色的花儿,那是相见的指引。当这花儿都褪色,你要记得我的笑容;当那冬天的白色恋曲响起了,你要记得,我还在等你。即使徘徊千年,我都会等你。

今生,就让我在这此岸,远远地望着彼岸的你,这样,够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