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夏花

2009-02-14 10:24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也许,这是我第一次在空间里写下最真的自己了吧。

又是一年蜕去时,这一年,似乎经历了太多太多。

九月,我走进了一个拥有60生命的陌生地方。

开始,我一味排斥这个班级。逃避它。瑾和李并不跟我在一个班。瑾在8班,李在10班。我找不到像她们两个那样好的女伴。

我哭过,哭过好多次。整理自己心情的方法只有与韵子交流。我与她不熟,但由于是同年同月同日的关系,我愿意把所有事跟她讲。至少她不会疯疯癫癫把秘密说出去。

我拼命想融入这个班级,便学会了伪装自己。不能去说伤害别人的话,不能霸道或骂人。只有这样,我才会对自己宽恕,因为暑假经历过的事,我永远不会忘。

也许那个人并无恶意,只是一时的生气才败坏了头脑,说出了令我对电脑默默哭泣的文字。看着那些静静躺在聊天记录上的灰色文字,我开始想是否是自己做错了,然后义无反顾把所有罪名扣在自己头上,之后,便把自己做到最好的一面。可越这样,我就越累。甚至到了初中,我每天看见的不是最真实的自己,是一个内心很脆弱的人。但我只有这样,只有这样去对待世间万物。慢慢,我喜欢上了这个班的女生。她们都带给我不同的气息。

熊诗挺开朗的,也很仗义了;

戴文姝长的很漂亮,随时随地都能够袒露自己的心情;

戴心原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妈妈”了。。

哈哈,到吴了。貌似每天都遍体鳞伤啊。。还要付出那么多食物。。

徐憧,我认为挺好的人,每天都被她和周弄得发笑;

赖艺雨,初中感觉她变了很多,准确是开朗了许多,发现她人很好;

刘心怡,好“男孩”的女孩啊。。。

总之,太多太多,感觉女孩子都很好了。却是一班脏话连篇的男孩很让人。。。

一口一个“jian”,什么“sao”之类的。。。

不过廖的话还是会让人觉得开心。

本以为生活就是这样过下去,但每次下课看见瑾和李的身影会感觉很孤单。虽然她们并不是形只影单,但她们身旁多出的女伴总是让我觉得很难过。好像她们已经忘了我。彼此都忘了六年一直相守相依的三个人。

幸好瑾在广播室,我也在。我们可以天天见面,感觉又是从前的美好

瑾所在的8班就在广播室旁边,我又认识了她的一些好朋友,祝月,罗文昕,杜书颖,徐秋忆,刘李玮。。。

发现有朋友真好。三班的吕露,五班的胡韵朗,花昕捷,七班的张平平,十班的熊舒琳。当然,还有那个我一直不知道名字却见面打招呼的女孩。这些,都是我偶遇却成了朋友的人。也许,其中,就有我生命中的贵人吧。

不过,却感觉和李的交往又少了。

还好,趁借书的名义和她多说几句话,互相挑弄一番。那种滋味仿佛还是孩童一般。

可我内心还是寂寞,总是想要独自欣赏窗外的枝丫。

吴老师说我的作文太文字精致可却太过低沉了,想看我活泼的一面。我何曾不想,可压抑了太久,我释然不了。这种压抑不仅是外表的压抑,还是心灵上的压抑。以前在我们班的人应该知道,我喜欢笑,喜欢在自由的国度有自己的率真,很开朗。可现在,虽然我依然笑,但笑声里的内容却不依旧了。

那次,期中考试前的几十分钟,骆老师找到了我。和我谈了谈这方面的事。因为前一天,我写了一封信给老师,关于我自己,从前的自己,现在的自己。已不记得骆老师当时的话语,只是有很深的印象,最后,老师提出了一个拥抱。我顿时热泪盈眶,和骆老师紧紧抱在了一起,可能别人看来很可笑吧,可我不认为。

感激骆老师,说不出为什么感激,但现在写下来,还是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翻了翻从前的日志,终于看见了那片《歌者,歌着》。又想起了三四年级时和瑾,李一起坐在操场谈论这篇文章的情景。那时,瑾细细的听着,在她的眼中,我看见了一种闪烁着的东西。而李呢,傻笑着,那时,她还是小孩啊,天真的很。看见文章的最后一句“我喜欢朴树的一首歌--生如花。我听着它,一直,歌着。。。。。。”我又将这首快被我遗忘的歌找出来听了听,有一种不同的感受,歌的背景似乎有一种尘世的喧嚣与宁静,繁华与淳朴。。

初一过去了,当最后一节课铃声响起时,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我连最后一节班会也没有认真,虽然只是一学期。但。。

我又想起了小学毕业时的遗憾。

我们没有开茶欢会。

老师问我们要不要开,不懂世事的我们竟然连声说“不开,不开”,后来,连向老师道别也没有。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遗憾,还没来得及大哭一场就走了,什么都没了。

现在看见以前的老师,我依然会叫“老师好”,有时还会抱一抱淦老师。真的太想念了。

这是一个多么美好却又遗憾的世界。。

回头想想,这一个学期就这样过去了。也许真就像吴老师所说“美好的时光是用来辜负的,不是用来享受的。”

已经算长大了吧。

很多事都要自己去解决,独立承担。太累了,太累。。

看见家中的两个妹妹还不懂人事的玩耍,多想参加她们的行列。和她们一起玩泥巴,一起把纸张撕的粉碎。。可一旦这样,换来的就是一声声“都怎么大了还跟个孩子一样。。。”

我只能看着阿果一声声嗲嗲地叫着“悠悠姐姐”,看着她跟在匆匆后背屁颠屁颠地跑,然后傻乎乎地“咯咯”笑着。

突然从桌上发现了瑾写给我的那张纸条。

那张让我深受感动的纸条。

我不会在乎形式,只在乎实质的内容和那份心意。瑾,我了解你,说好了朋友一生,不是吗?

我们学会做自己吧,最难的,莫过于做自己,了解自己了。像我这种,既不了解自己,又不会做自己的人,应该是被称为“神经病”或是“心理变态”吧。。好早以前就承认自己是了。。

看来,自己说得有点多了。

就这样结尾吧。

最后,就祝大家在新的一年能够找到从前的自己,做最好的自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