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亮一下

2009-01-27 18:55 | 作者:风萧萧兮 | 散文吧首发

开始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忘了哪里是开始,哪里是结束……走在漫漫的寒风萧瑟的街道上,落叶飘零一如既往,没有什么需要悲哀,结束,是必然的也是茫然的,就像想不透,《千江有水千江月》书中,无疾而终的情。

这些天心情莫名其妙的烦躁,虽然还是会笑着上课吃饭笑着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却在每个间隙中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失落。

分分合合好伤人。

终于放手了后悔了难过了流泪了无所谓了……

凡是在乎,划在对方的伤口越是直接,所以我们故意装着很冷漠,不想别人知道,我们依恋着他。

我看过一本书,他说,如果有人砍你一刀,那么,不是知道怎么把刀抽出来,而是应该转身就走,避免对方或自己把刀划的更深,我佩服他的勇气,可是,我做不到。

愈合的伤口永远是伤口。

老大说,谈恋爱不能经常说分手,就像结婚不能轻易说离婚一样。我记住了可还是不小心说了。

舍不得在这个时候不要他,

他对我很好很会照顾我从他给我盛的第一碗面第一个笑第一次的撒娇第一次牵着他的手过马路第一次在公车上在我身边安静的睡着…每个第一都会另我爱他更深一点。

因为爱他我让他走了……

该放弃的我都放弃了,我都舍得,除了回忆

从此活在各自的幸福里,那些以前的旧时光,那些简单安静的回忆,在那一刻起,破了碎了灭了多了去了。

还是想起了MARS,那个带领人们冲破悲剧的黑暗之神,那个在《战神》里记着的唯一的英雄

我们都不认输,大家一起告别然后头也不回地朝着不同的方向

曾经,是可以牵着手唱着小儿郎背着书包上学堂蹦蹦跳跳的走在一起的人,却在最后看对方怎么伪装着做着最熟悉的陌生人。

其实到现在,我都不敢正视他。

爱情走进心里去的时候,就像走在海边一样,一步一个脚印,在经历了浪涛后,终会被淹没。

于是,醒了搁浅了沉默了挥手,听见自己的叹息,走过辛酸的一站走过无奈的一站走过悲伤的一站。

我还记的第一次说分手那天,他抬起头看我的眼神,然后眼泪顺着脸庞滑下了,我装作若无其事的问他:“干嘛呀。”他说:“没什么,我忘了眼泪是什么味道了。”突然地,心里好难过。还有那一次,我们闹矛盾,我被他气哭了发誓再也不要理她了,我看到他眼里藏着泪,没好意思讲出来,因为他们男生都爱面子,可是从那个时候起开始,我就决定不再轻易放手。我都以为自己淡忘了那张脸,原来一直都在记忆里。

以前的自己,因为少不经事,走过了一段迷惘的路,最后才知道,那是错的不可原谅,只是没有人知道我错了,没有人知道那个故事,除了老大。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的自己一直过着卑微的日子,现在,学会了把握幸福,可终究是错过了,是我自己搞丢的,我不悲伤,只是难过,人生的选择题,我一直不擅长选答案,我总是一塌糊涂……

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固执地,坚持了不该坚持的……

如果,不幸福,如果,不快乐,那就放手吧;如果,舍不得、放不下,那就痛苦吧。

南昌的天气一点也不好,特别在天里,手变的越来越敏感,稍微天气变冷或者下,冻疮就会阴阴地氧,然后藏被窝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她们说,我的手是奶奶级别的,丢死人啊!

前些天南昌下雪了,第一次见的雪!那天晚上11点多听屋外有人喊下雪了,我跑下床去看,后来感觉好象不是雪,像冰雨,然后自然而然的想起了刘德华的“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还好,它只是拍在我们的窗户上。那晚就一直兴奋着睡不着觉,隔天五点多就醒来了,跑阳台去看,草地上屋顶上树上全变了,在暗里白的分明。然后我就想起了忽如一夜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然后我就跑回屋里喊她们,我说下雪了,她们说我有病,这么早喊她们起来,呵呵呵。挨到七点多的时候,大家都起床了,然后我们就跑下面玩雪,才走出公寓,一下子感觉像掉进了冰窖,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冰天雪地。跑雪地上玩了不到一小时脚丫耳朵都给冻坏了赶紧收工跑宿舍插电热毯睡觉。

前些天老大去漳平调研,她饿了,可是上菜的时候突然没电了,我在想好啊,你可以趁黑使劲往碗里夹菜呵,可是上蜡烛了,我想也行,烛光晚餐嘛,然后他说,没对象,一堆老男人……哈哈哈把我给笑死了。

很多事情我从来都不告诉别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她,很多事情我都愿意说。

我没告诉她我们分手了,我怕她笑话我。

这些天听了首歌叫《闪亮一下》,蛮好听的,歌词是这样的:

忘了昨天的叹息/没看见美丽的风景/我要呼吸/快乐的空气/给我跳动的旋律/找回飞扬的憧憬/我的勇气/像一场雷雨打醒沉睡的心/闪亮一下/世界为我鼓掌/我插上天使的翅膀飞翔/勇敢追逐/明天的幸福/生命是精彩演出

过去了,只是一场梦,梦醒后,擦擦额头的汗,打开窗,做个深呼吸。然后开开心心地。

没有了谁,我们也可以一个人过日子。离开怀抱,坚强永远都得在!

以后的日子,我决定不掉泪,迎着风撑着眼帘用力不眨眼……

我要呼吸,快乐的空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