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思随

2009-01-25 01:16 | 作者:寒蝉轻鸣 | 散文吧首发

2009 年 1 月 24 日星期 六

我觉得好郁闷,为什么每次都会不小心把日期写成2008呢?每当听到08年,或是08的字眼,心里总不是滋味,至于是什么原因,我也不明所以然。今天无意中听到青两个字,刹那间心里颤抖了一下下,青春……有多长时间不曾再想起这两个字了?有多久不曾再为这两个字而心酸难过了?想不起来了……过去忙碌的生活,使我不曾注意过,也不曾停下来细细聆听自己的心声,充实得一点时间空间都没有!!然而现在的生活,工作,不是很忙碌,空闲的时间比较多,而我发现,每当空闲时,我总是傻傻地往同一个地方,同个方向发起呆,心里,脑海里,想什么,我也不知道。要问我喜欢现在的工作么?我不知道,只知道,这是我踏上社会以来最满意,也可以说是我过去一直所追求,所向往的,可是,我并不知道,原来过去不曾给予我机会尝试,如今一试,竟是这样的感觉。有时候,会突然地在心里悄悄地问自己“阿琼啊琼,你喜欢这样的工作么?过去一直以来,你所寻找,所追求的,就是这样的工作么?做得很开心?很充实,很幸福么?”每意识到心里竟有这种问题时,瞬间象是触电的感觉般,颤抖……突然感觉好难过。为什么我总是这样?总不能在想到这些时,潇洒地对自己笑一笑呢?

每天清晨去上班,走在那条必经路时,走到某一地,眼睛总是很自然,很习惯地往那方向望去,望着那一栋豪华的高楼,与那一片昏沉的天空,突然就微笑起来……我不是向往那高楼,只是总感觉,高楼的天空,比较宽阔,比较清澈,比较迷离……而这种迷离,是让人猜不透,看不透,想不透。让我的心情豁然开朗。

一遍遍地听着同一首歌,反复听,反复听,越听,心里越是思念,忘了有多久不曾象今天般,一直一直这么想念一个人,也忘了有多久不曾再这么深刻地想起一个人了。今天我这么想某人,我知道,他不会知道我在想他,因为每当想起他的时候,从来不曾跟他说“我想你了”……对任何人,我都可以自然地,随心的感觉而说出心里的思念,惟独一个他,使我说不出口,也不敢说出口。

我听的歌是范逸臣的《放生》,之前写过一篇文章,一个博友给我的评论是“我建议你,有空去听听放生吧,听完,你会明白一切。”当时我只是回答她说“好的,谢谢,有空会去听的。”但是,到现在已经有半年多了,我不曾去听过,直到昨天,突然看回从前博友的评论,才看到这一句话,才想到去听一听。这首是老歌了,很久前就听过,只是当时,意会不到其中的含义,听到其中这句“放我一个人生活,请你双手不要再紧握。一个人我至少干净利落,沦落就沦落,闯祸就闯祸,我也放你一个人生活,你知道就算继续结果还是没结果,又何苦还要继续迁就……”歌词时,再联想到博友的评论,恍惚间象是明白了些什么,可,貌似听完的反映与感觉,完全是相反,越听心里越是思念,越是不舍,越是无法放下,而这歌词,反复强调,放生放生再放生,沉默沉默再沉默……心里某一深处,有一个声音,却在呐喊,等待等待再等待,期待期待再期待……你教我如何放生?如何放你一个人生活?……

评论